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马贺:难忘的白裤子

  • 作者:马贺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9-23 06:03:37
  • 被阅读0
  •   三十多年前,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那么一阵子喜欢观察别人的衣着打扮,并暗暗地和自己的比较一番。比如同桌徐春波穿双新球鞋,体育课上,他一跑起来,鞋子好似两只你追我赶的白兔子,令人羡慕;再看我脚上的布鞋,又老又土气,而且两个大脚趾头把鞋头顶破了洞,丑陋地探出头来。我多么渴望脚上也有一对“白兔子”啊!一放学我就跑回家缠着父亲要,父亲拗不过我,跨上自行车飞向街去,半小时左右,他一手握车把一手拎着“白兔子”,风风火火地闯进家。我美滋滋地穿上新鞋子,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初夏的一天,“纷纷红紫已成空,布谷声中夏令新。”无数的飞鸟展开翅翼掠过漠漠的麦田,窜向深远的晴空,朝阳慢慢地吻红了天边的流云,草木碧绿的枝叶缓缓地摇曳在小河岸边。我走在这活泼泼的上学路上,暂时忘掉了压在心头的焦虑和忧伤:一向高大的父亲不幸得了心脏病,形枯色槁地躺在病床上,一家人不敢看他那被疾病折磨的痛苦的表情。

      “嗨!小马,等等我!”我背头看见好友葛玉东一边挥舞书包,一边向我飞奔而来。红褂子扎进白裤子里,整个人显得特别清新脱俗、朝气蓬勃。

      “小葛,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么帅气!”

      “不是快照毕业相了吗?穿补丁衣裳拍上多难看。”

      好像突然被人揭了短,我的头深深地低了下去。此时,我正穿着一条打着黑补丁的灰裤子,这条裤子还是两年前哥哥下放给我的。一路上,小葛说什么我都没有心思再听。一中午的课,我也听得心烦意乱,眼前老是晃动着小葛穿着白裤子,划过墨绿的麦田,呼喊着追赶我……我要是能有一条他那样的白裤子,该多好啊!

      放学后,我急匆匆地赶回家,劈头就说:“娘,给我做条白裤子。”母亲正在熬药,屋子里到处弥漫着烟熏火燎的气味。她眉头紧皱,两鬓萧萧,哪像个才到中年的人啊!良久,母亲说:“家里养个药罐子,哪能做起裤子。”

      “不做,我不去上学了!”

      “你翅膀硬了不是?”母亲生气了,她的火棍好像要落在我头上,但很快又缩了回去,她颓然地蹲下身,眉头拧成了疙瘩。

      “哪个少年不爱美啊?少买一回药,给他做一条吧?”床上的父亲有气无力地替我帮腔。

      “爱美也要看家庭有没有条件……为了瞧病,亲戚邻居都借遍了。”

      母亲叫我吃饭,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任凭泪水无声地流淌。母亲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近乎哀求的说:“儿啊,吃了饭去上学……娘答应给你做条新裤子,行不行?”我这才止住泪,上学去了。

      三天后,娘真的找裁缝做了一条崭新的白裤子。当我迫不及待地穿上它,仔仔细细地打量它,觉得并没有当初想象的那么美好。看来,现实与理想总是相隔一定的距离。既然如此,我为了它惹母亲生气,使一贫如洗的家雪上加霜,值得吗?我心里感到愧怍不安了!

      “你娘为了让你穿上新裤子,把她出嫁时压箱子的仅有的一块洋钱卖掉了,那块洋钱是你姥爷的遗物。几年来,咱家多次遭难,你娘都没有舍得卖。”父亲说。

      以后,我天天穿着这条白裤子去上学;毕业前,我和葛玉东穿着白裤子并肩照了相,将它定格在同学们的记忆深处。后来葛玉东又穿一条草绿色的新裤子,我再也不跟父母要新裤子了。我把心扑在了书本上,一个月后,考上了全县最好的初中——临泉二中。初中三年,白裤子陪伴着我走过校园生活的阴晴风雨、酸甜苦辣。又过三年,我穿着这条白裤子,叩开了师范的大门。从此,我告别了父母,告别了黄土地,告别了平静而美好的乡村岁月。

      有一天,父亲像耗干了油的灯,他悄悄地熄灭了。我仍穿着这条白裤子,戴着白帽子,伤心欲绝地跪别父亲,送他下葬。

      求学的几年里,白裤子像我形影不离的老朋友。它实在太老了,又短又皱,被我洗得薄如蝉翼。它不能再穿了,我把它叠好珍藏在衣柜里,后来几经搬迁,途中丢失不少东西,其中就有这条陪我多年的白裤子。

      不知为何,每当我穿上新裤子,总会想起那条白裤子,以及与它有关的种种琐事。那一条条颜色各异的新裤子,都好像是那条难忘的白裤子。

      这样想着,岁月并没有带走那条白裤子,它永远地穿在我的身上。

    【审核人:雨祺】

      标题:马贺:难忘的白裤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3397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