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难忘野芹香

  • 作者:
  • 来源: [db:来源]
  • 发表于2021-06-12 18:10:49
  • 被阅读0
  •   初夏的一天,我们在武汉、孝感两地工作的同学,相邀回故乡孝昌县自驾游。观赏了观音湖的湖光山色后,随即驱车到双峰山景区,已是中午12点半了。打前站的同学早巳联系好了景区停车场附近的一家农家乐酒店,大家在餐厅落坐后,酒店老板把定好了菜单递过来征求意见:菜单上有小鱼小虾、蚂蚁上树、锅贴豆腐、火锅鱼头、红薯尖、泥鳅粉丝……

      突然,一道显眼的菜名让我眼前一亮:野芹炒鸡蛋!这是我儿时最喜爱吃、但50多年再没有重新吃过的一道菜啊!我问农家乐老板,是不是正宗的野芹菜。他的回答是肯定的,并介绍说,现在双峰山的小溪边和一些田埂上都生长着野芹菜,而今天的这些野芹菜,是他的侄女刚采回的。听说我们都是回故乡旅游的退休老同志,老板决定亲自下厨,显一显他的厨艺。

      老板厨艺还真不错,既麻利也独到,半小时后,一道道色香味俱佳的农家菜陆续摆到桌上。那盘野芹炒鸡蛋更是漂亮,野芹菜的翠绿色和土鸡蛋的金黄色相得益彰,令人赏心悦目,一箸入口,满嘴留香,把我的思绪带进了儿时的岁月。

      在人民公社时期,农业生产“以粮为纲”,除了菜农外,生产队是不允许种植蔬菜的,农户极少量自留菜地根本难以满足吃菜的需求,缺菜少粮是当时司空见惯的事。有一年,正是“栽秧割麦两头忙”的时候,我们七口之家无菜下锅,于是母亲叫姐姐带我去挖野芹菜,因为亲早已留意小河东岸生长的那些野芹菜了。

      于是,我提着小篓子,拎着小铁铲,跟着姐姐来到村前的小河边。果然,小河东岸上嫩绿嫩绿的野芹菜茁壮地生长着,嫩绿的茎顶着密密麻麻的小叶子,一簇簇一簇簇的,如同龙须。姐姐像是发现新菜地一样兴奋,从我手中接过小铁铲,吩咐我提着篓子跟在她身边,把她挖的野芹菜装入篓中,不到半小时,我们挖了满满一篓子。

      回到家里,母亲和姐姐细心地挑检着野芹菜,掐掉根和老了的茎叶,只留下的部分茎叶,用清水洗干净,切成寸段,再用沸水焯一下,捞出来放在切菜版上。然后,将家里仅有的六枚鸡蛋磕入碗闪,加入盐和葱花,用筷子把蛋黄蛋白搅至均匀,倒入烧热的油锅里,炒至半熟,再加入野芹菜一起炒熟,几分钟后,一大碗野芹菜炒鸡蛋便出锅了。我们一家人吃着野芹菜炒鸡蛋,觉得像是过节一样惬意,那香喷喷、美滋滋味道,从此便镌刻在舌尖上,让我终生难忘。

      几十年了,先是十多年的校园生活,紧接着30多年的城市生活,“三点一线”的空间总觉让人空泛、乏味。

      如今退休之后,昔日的老同学在故乡相聚一起,追忆中学时代的时光,还有口福品赏到家乡的野芹菜,大家不禁打开了话闸子—有的谈起野芹菜含钙高、叶绿素和维生素丰富的科学依据;有的讨论野芹菜降压、安神、利尿、补血的药用功效;有的叙说野芹菜从清明开始到夏至之前最宜采食道理;有的博引野芹菜在时令菜谱中的妙用∶如野芹炒牛肉的生鲜,野芹炒虾仁的滑爽,野芹炒豆干的清淡,野芹炒木耳的香脆,野芹炒粉条的滑溜等等。

      听同学们的一番阔论,我十分感概,不禁想起古人的诗句:“总有幽香潜客梦,魂牵桂水采芹人”。可不是吗?即便时光流逝,昔日野芹的幽香永远萦绕在我们的梦中。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难忘野芹香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315.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