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恩师刘湘如

  • 作者:星语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9-10 14:30:55
  • 被阅读0
  •   与我的师父刘湘如老师相识,真是一段奇妙的缘分。

      时间追溯到十三、四年前,我当时还在交通银行的东陈岗支行做储蓄柜员。由于那家支行附近都是居民区,每个月来取社保工资的老年人特别多,尤其到每个月十五号左右。我们那家支行储蓄柜台就两个,我和倒班小李姐两个都忙得灰头土脸的,经常到交班点都交不了班,甚至连上厕所和喝水的时间都没有。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便捷,到银行办理现金业务的特别多,我每天光是办理存取款业务就有两、三百笔。经常营业大厅里黑压压的全是人,连叫号都来不及,大堂经理都安排好在窗口排队。

      刘湘如老师就出现在这一堆办理业务的人群里,当然那时我并不认识这位文学泰斗,甚至也不会想到他会来我这里办理普通的储蓄业务。那个年代,皖籍作家刘湘如老师的小说《美人坡》风靡全国,我们这里的新华书店甚至卖断货。我好不容易买到一本,小说的情节深深吸引了我,我就这样如痴如醉地读着,对作者本人更是钦佩和崇拜。后来,我又陆续读了几本刘湘如老师的散文集,像《星月念》《淮上风情》《十步芳草》等等,被这位散文大家的文字折服了,这些美好的文字就这样深深镌刻在一位文学青年的心底,引领着她从此走向文学的殿堂。

      深秋的傍晚寒意十足,接近下班的点,我在柜台按了一个号,只见一位戴着帽子,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系着围巾,穿着十分朴素,看起来大概有将近七十岁左右的老人缓缓走到我向我的窗口。“小姑娘,麻烦帮我查下卡上有多少钱,我平时不住合肥,有时候几个月才取一次。如果够的话,帮我取六千块钱,谢谢……”边说便从窗口递来一张交通银行储蓄卡,声音低沉却很温暖。我看了下眼前这位老先生,很有礼貌也很有素质,眼神慈祥。我接过老人的银行卡,在操作台上刷了一下查余额,突然户名“刘湘如”三个字跳跃到我眼前。由于我当时才读完小说《美人坡》,对作者的名字尤为深刻。再看看眼前这位朴实的老人,完全没有把两者联系在一起。“老人家,您的名字和一位著名作家的名字一模一样,一个字不差,这也太巧了,您的卡内余额是……”我半开玩笑地对眼前这位老人说。老人略显激动,“你一位银行的员工,还对文学感兴趣啊,你为什么喜欢这位作家啊?”打开了话匣子,我滔滔不绝,“我可是文学爱好者呢,从小就喜欢读书写东西,还在报纸上发过作品呢。刘湘如老师的《美人坡》写得真好,影响力太大了,我现在抽屉里就放着……”我怕这位老人不相信,随手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那本翻了好多遍的小说《美人坡》。我看见这位老人手在颤抖,透过厚厚的镜片依稀能看到他眼睛里点点泪光,他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就是《美人坡》的作者本人刘湘如,真没想到到银行办个业务,居然还能遇到我的读者,真是太感动了,谢谢你对我作品的支持……”我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我无数次幻想见到我偶像作家刘老师的情形,比如在书展,亦比如在某个文学讲座中,我怀中抱着书虔诚地在等待着签名。

      人生的惊喜总在不经意间,我甚至都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后来,刘湘如老师给我那本《美人坡》签了名,甚至还在我的笔记本上留了言,这真是对一个文学青年莫大的鼓舞。后来,我们支行行长得知著名作家莅临我们支行,也激动地从办公室出来特地接待,握手和留影。刘湘如老师的照片从此就挂在我们那个小小的支行里,我也从此和这位文学大师结缘了。从此,我的人生也开始了另一段新的文学旅途。

      此后,刘湘如老师经常给我的小文指导,跟我讲文学创作的理念和态度,讲中外文学大家的创作风格,讲散文如何写出高度和境界,这些都对我的写作奠定了基础,也使我慢慢领悟到了散文创作的真谛。刘老师在文学创作上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他甚至要求我读文言文,懂句式和语法。他说散文想写好,要在很多方面下功夫的。刘老师经常送书给我,有次还送了一本巨大巨重的词典给我,这给我的创作造成了畏难情绪。他经常说的就是一句话就是“你的作品就是你的脸面,要对文字有敬畏之心。”在后面的写作中,我谨记刘老师的教导,在刘老师的影响和熏陶下,我在工作之余多读多写,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加入了中国散文学会,中国金融作协等,这也是对我这个业余写作者这么多年努力的最好的回报。后来《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对我专访,我谈到散文创作时,说到“我出生在人杰地灵的安徽合肥,这也是散文蓬勃发展的故乡,受到身边许多散文大家,比如我的师父,也是中国著名散文大家刘湘如老师的影响,我对散文有一种莫名的无以言说的热爱……”

      苍天不负有心人,刘老师终于同意收我这个徒弟了,我欣喜若狂。虽然刘老师不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但我还是举办了个比较正式的拜师仪式。当时还邀请了合肥当地的作家和媒体人,也是刘老师多年的朋友,共同见证。当时到场的有《新安晚报》的副刊编辑黄从慎老师,原《江淮晨报》的副刊编辑戴煌老师,还有作家戴旭东老师等。从此,我就是刘湘如老师的弟子了。刘老师从年轻的时候就在肥东梁园中学当老师了,可谓一辈子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很多,但是真正的弟子却没有几个,我非常荣幸,也非常幸运。

      在文学创作上,刘老师对我是非常苛刻和严厉的,但是在生活上又是一位非常慈爱的老人,像父亲一般对我。记得有一次,我去合肥桐城南路的家里看他,接近午饭点,刘老师非要留我在他家里吃饭,我见他如此热情,又不好拒绝。只见他从冰箱拿出菜,很麻利地就整出几个菜,其中就有清蒸鲈鱼、泥鳅挂面。刘老师说泥鳅挂面这道菜是他们老家肥东的特色菜,挂面是从老家带来的,不同于市面上卖的,他特别爱吃,也让我好好品尝下。刘老师爱好喝两杯,还特地拿出一瓶茅台酒,让我陪他喝两杯。我平时是从不喝酒的,但是那天破例陪刘老师喝了两杯。那顿饭吃得特别香,也从此爱上了泥鳅挂面。此后去土菜馆点菜,这道菜必点,但是奇怪的是再也吃不到刘老师做的那种味道了。

      由于疫情的原因,我与师父好久没见了,甚是想念。刚点开微信,是师父刘老师发来的一条微信,内容是“长三角作家代表会本月底将在合肥召开,每省市四名作家,上海作协通知我答应了,孙孟英老师也在,还有《解放日报》的……”我回复“太好了,祝贺刘老师,到时候我们聚聚啊……”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恩师刘湘如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2912.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