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难忘同学情

  • 作者:兰亭书香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9-06 07:53:20
  • 被阅读0
  •   一天早上,我正在江镇公园呼吸吐纳、聚精敛气地打太极拳,陶醉在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优柔绵长之意境中,尽情地享受着打太极拳带来的快感。

      突然旁边包里的手机不适时宜地响起悦耳动听的铃声,本想打完一遍后再接,谁知手机响个不停,极不情愿地拿起手机。“喂,老同学,王尔勇这家伙从新疆回来了,他说想和你见一面,快回老家来聚聚吧”。老同学王尔干在电话里激动地告诉我这一消息。

      我太极拳也不打了,有种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这家伙的冲动,立即回家叫儿子帮我订了到合肥肥东来回的高铁车票。坐在高铁上,脑子里一直在想,已经四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此番重逢,不知他样子变化大不大,还能够认出他来吗?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

      虽然我们是一个村子的,从小就在一起玩耍,上小学、高中都是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直到高中毕业,他跟随他们生产队的瓦匠到新疆去搞建筑,在新疆农村娶妻生子,落户在那里。我和王尔干等几个老同学在大队里面混。后来我到上海浦东落户,从此各奔东西,我有时候还回老家,可他自到新疆后由于路途遥远,一次没有回过老家,所以对他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只是他刚结婚时,他的三哥去新疆看他,回来后逢人就说,我家老五落户的那个地方穷得要死,整天吃马铃薯,全家打通铺(和岳父母一家人)睡在一个火炕上。

      王尔勇兄弟姐妹8人,他在男孩中排行老五,二个姐姐一个妹妹。父母亲拉扯8个子女,由于兄弟姐妹多,生活一直很贫困。解放初期划成分时,他家被划分为雇农成分,这在那越穷越光荣的年代是很吃香的。分给他家住的是地主家的房子,墙是青色小砖砌的,屋面是青色小瓦,两扇大门是硬木做的,被桐油漆的油光铮亮,门上面的两只扣环是狮子头像,大门堂是用条块青石砌的,地面铺的是青石板。从外面看上去房子就很气派,里面房子又大又宽敞,是他家和地主的后代一家一半。别说在那个年代在农村是不多见的,就是和现在家家户户建造的楼房比起来,那老房子也毫不逊色。

      他的父亲精明能干,会手工做挂面的手艺。大哥当兵退伍回家后,担任生产队长好几年,后来有机会进城当了工人;二哥接了班,继续当生产队长;老三、老四从他父亲那里学会了手工做挂面的手艺,农闲到别的村子上门给人家做挂面。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会一门手艺在身是很了不起的。虽然几个哥哥在农村个个都是庄稼好手,但因为家里人太多、房子太少,除大哥当工人后在外面结了婚,几个哥哥都是光棍。三哥后来花钱从外地买了个女人回家做老婆,也因为家里房子少、人太多挤不下,尽管已经养了2个孩子,最后还是跟着别的男人跑了,老二、老四打了一辈子光棍。

      王尔勇从上小学就和我在一起很要好,文化大革命小学停学、停课,1970年我们村子里停学在家的小学生共32人全部复读五年级,我担任班长,王尔勇担任副班长。这家伙打架很厉害,有勇无谋,做事不动脑筋也不计后果,经常会犯错。他平时对我是言听计从,在学校不论是学习成绩还是吵嘴打架,谁都不敢和我们较真。小学毕业升中学,要经过贫下中农管理委员会推荐,贫管会里有一个我们生产队的代表,家里生活一直很贫困。我家那时候劳动力多,生活条件好一点,可能是出于嫉妒吧,再加上我家是富裕中农成份,贫管会开会讨论时,他不同意我升中学,王尔勇等家庭成份好的同学都推荐到公社正规中学去读书。校主任(那时不叫校长)觉得我和另外一名学习成绩也很好的同学(家庭富农成份)不读书太可惜,动用私人关系,把我们俩介绍到在本公社另一所小学代帽中学、担任校主任的老同学那里读初中,从此我和王尔勇就分开了。

      后来,我所读的学校不设初三年级,初三全部转到公社的农业中学,校主任很欣赏我的学习成绩,找关系把我转学到公社正规中学,就是王尔勇所在的长乐中学。王尔勇在初三(1)班,同村同队的另一个同学王文权在初三(2)班,他们两个都在班主任面前吹捧我,所以两个班级都想要我,我选择了初三(2)班,因为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我语文成绩好。虽然不在一个班级,但我们有机会经常在一起。升高中时,我和王尔勇都分在高一(1)班。

      不知什么时候起,由于受“读书无用论”的影响,加上又没有恢复高考,毕业后都要回村务农。所以同学们比较自由散漫,不愿意学习,老师教学也没有积极性,考试是开卷考试。我们学习都是凭兴趣和爱好。王尔勇喜欢体育运动,长跑、短跑是他的强项。学校每次举行运动会,他都会积极报名参加,而且参加长跑、短跑、跳高、跳远、打篮球等几个项目,每次会有项目得奖。他数学成绩比较好,但作文不行,他和王文权两人每周一篇作文写好后,都会要我帮他们修改后再抄写一遍交给老师,所以作文基本上都是良好。我因为喜欢语文,平时看书、杂志和报纸,只要看到好的词语、句子,我都会很认真地摘录下来,工整地抄写在一本笔记本上,好不容易记满了一本,我是爱不释手、视为宝贝。他强行把我拿去,送了一本新的笔记本给我,说什么就算是你帮我抄的好啦。抢又抢不过他、打又打不过他,这家伙就是这么霸道,蛮不讲理。尽管舍不得,但没办法,只好自认倒霉。

      正当我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不知不觉肥东站到了。走出车站,乘出租车回到家门口,一下车就看见一个陌生人站在我家门口,看见我走到我面前也不说话,满脸的胡子,面孔黑不溜秋的,看上去比我老很多,我仔细地瞅了瞅不认识。他一开口把我吓了一跳:“嗨,老同学,不认识我啦,我是王尔勇啊。你倒是一点没变,我一眼就认出了你”。“真的是你啊老伙计,四十多年不见,你变化太大了,变得我一点也认不出你了”。我难以置信地说,说完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久久不愿意分开。

      我问他这些年在外面过得怎么样?他告诉我他在新疆安家后,养了一儿一女,两个子女都很争气,考上了大学。他呢?一直在搞建筑工程,日子过得很好。前几年已退休了,儿子大学本科毕业后,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现在是中层管理人员,在乌鲁木齐市买了房子,现在全家都生活在乌鲁木齐市。他退休后和老伴在新疆老家承包了几十亩土地,栽种了不少枣树和瓜果。现在是新疆老家和乌鲁木齐市两头过过,有事可干,自得其乐。他也询问了我的情况,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不一会,王尔干开车来接我们,说是在镇上已经安排好了酒席,酒席上边吃边聊。

      来到镇上订的酒店,看到了原来比较要好的几个老同学都在。老同学相见,大家都很激动。酒席开始后,大家是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交谈甚欢。我因为身体不好,从来是滴酒不沾,大家也不劝我喝。王尔干逐个作了介绍,大多数人都混的不错。大家都知道,到了我们这样的年龄,已经不再心浮气躁了,没有值得炫耀和骄傲的资本了,一切过往皆成为云烟。酒席间,大家知道王尔勇路途遥远,回来一次不容易,会在老家玩一段时间。王尔干问我打算在老家玩多长时间,他们要尽地主之谊,我回答最多只能在家玩4天,因为我购买的是来回的车票。而且我还要抽出一天和我的家人团聚。大家一听急了:““开什么玩笑,你已经退休了,至少要玩半个月吧。要不然我们怎么安排啊”?最后只好让步,每天上、下午、晚上各一场。每次大家都开怀畅饮,王尔勇虽然酒量不错,但在大家的一再敬酒中,每次总是喝高了,我只好陪着他。

      相聚时难别亦难。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老同学,下次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难忘同学情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281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兰亭书香 兰亭书香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12篇
    • 获得积分:61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