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刘灭资:针缘

  • 作者:刘灭资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7-30 17:01:57
  • 被阅读0
  •   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有着吃不完的饭,说不完的话,看不完的景,走不完的路,可病体不支,竞躺在客舍中了。家人很着急,朋友忙寻医,不多久,我就置身县城一家中医诊所了。

      久病成医,我对中医很熟悉。大隐隐于市,祖国医学博大精深,中医中多有高人,我对此深信不疑。这家诊所,临街,二楼,楼旧,级陡,不便行走。诊所的主治医师叫吴传苗,中年人,面长而方,眉黑唇厚,有君子风。在他办公桌的一侧,有一个书架,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医学专著和文学典籍。他热情地接待了我。望、闻、问、切,详细了解我的病情,为我制订了符合实际的医疗计划。

      交谈得知,我们原来还是故人。我们同出一乡。童年时,他曾师从我哥哥习武,到过我家,见过我的母亲。知道我父亲的故事。20多年前,他的妻子和我的妻子曾为同事。更为神奇的是,在他诊所中,我还见到了近50年未见的初一同桌——他妻子的姐姐。

      我放心地躺在床上,吴医生一边和我说着话,一边在我头上画线,为的是找准穴位。我对吴医生说:放心扎,我不怕,我久经考验。不一会,我的头顶便感到一凉一疼。不长时间里,这种感觉就有四次。然后就是体验小锤敲针的震动感:极速、清晰、强烈。过了一会儿,再敲。睁开眼,脑轻松,景清晰,世界不朦胧。我问这是何种针法,笑而不答。再问,答道:头针,专治脑病。我很好奇,问:为何敲击。答:接近神经而不是伤害神经,让神经受到震动,恢复神经能动性,解除神经受阻。

      头针有两种:长针,敲击,刺激强,效果好,体虚者难承受;短针,通电,适宜体弱者。吴医生让我不要乱动,稍安勿躁。长针出,短针入,此时我的头部一定是个“刺猬”。妻子在一旁,噙着泪,含着笑,安慰着:一会就好。吴医生俯视着我,嘴角挂着坏笑: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小针舒适,通电补脑。不知为什么,我对他竟不反感,脑中浮现出这句话来:“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是别有风味的。”之后便进入了梦乡。

      从未睡得如此香甜,梦中的我身轻如燕、动如脱兔。醒过来,一看到吴医生意味深长的眼光,我的身上蓦地升起惧针感。我对自己说: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我的手臂上一阵接着一阵的是疼痛,我快要崩溃了,我不出一句声,手无力地放在身体两侧。我感到十分无助,我开始怜悯自己,我看到心上落满了泪水,口中充满着苦涩。突然,我听到妻子喜出望外的声音:“吴医生,你看,刘老师的手不抖了,不抖了。”

      面对明显的疗效,吴医生不动声色。过了好一会儿,他开始与我闲聊,表扬我很勇敢,是个男子汉。这一招叫“话疗”,岂能瞒得我过?我知道他居心叵测。“你再坚持一下,我再送你几根奇针,不要钱。”我不能三十六计走为上,姑且坦然面对,坦腹病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不一会,腹部,脐旁全是斜插的针。吴医生说:脐针就是奇针,它会让你充满力量。今天的节目就播放到这里,你可以起来了。如遇大赦,起身,身轻;站立,立稳。我“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就在我夺门而出之际,吴医生叫住我: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一个疗程十天,坚持就是胜利,欢迎明天再来。下楼时,我感到脚步轻,路好走。

      回到客舍,妻子急急而去。回来时,欣然而有喜色,对我说:“来不及与你商量了。我已与前台说好,在这里住上一个月,既治病,又避暑。”

    【审核人:雨祺】

      标题:刘灭资:针缘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2386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