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胡不归:白鸟

  • 作者:胡不归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6-23 18:17:28
  • 被阅读0
  •   壬寅孟夏,余自作于窗下,目注于转盘之上,心游于无有之乡。忽闻鸟鸣啾啾,起看河上,见一白鸟翔于烟波之上,其大如赤壁之鹤,其白似茅山之云。回还上下,徘徊左右。河上乌篷遥遥,河畔芳草萋萋。恰闻正放一曲,所歌为放翁鹊桥仙词,正唱至,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恍之惚之,不知身所处;真耶幻耶,莫名感何端。

      又偷观夏纪舟老师叶集羊肉赋,羡其文美,爱其质雅。见贤思齐固妄想,坐地慕云亦可笑。不揣鄙陋,乃为斯文,盖自惭微渺,少发思古之幽情也。

      愚何人哉?蓼国故地,皖西之西一农家子耳。少不敏,居泥却偏慕云,好文而不读书;无田可耕于垅亩,有志久忘于江湖;谋食江南繁华之地,寄居义兴偏远一隅。日升月落,寒来暑往,尔来二十三年矣。穷困潦倒,蹉跎蹭蹬,于家于国,一无用处。近知命之年,逢盛世之会,可不悲乎。

      或言,男子当努力以不息,自强而行健。若尔自伤自怜,牢骚一发而千言,计较无成于一事,是未尽力耳,不拼命也。舍生方能忘死,头破期图壁破。诚哉斯言,善哉斯言,美哉斯言,大哉斯言。

      虽然,红尘深处,多有不如人意处。伯夷采薇饿于首阳之山,老子过关杳于流沙之海;夫子厄于陈蔡,灵均放于沅湘;晁错枉死于东作乱,诸葛尽瘁于北征伐;广陵散音绝于玉山崩,阮步兵哭返于道途穷;李太白欲散发弄扁舟,苏东坡念江海渡余生;岳武穆吞恨于风波之亭,天日昭昭;辛稼轩书愁于造口之壁,江水悠悠。此恨绵绵,焉能尽言。其道非耶?

      嗟乎!先贤大人犹若此,况如愚辈小子乎?然则愚辈当何以自处?岂诚善美大之言可以安哉!

      尝与守春言。守春者,余侄也,同龄而年长余四十余日。初,同学故里,其上大学,余止中学。所言者何?巢由严光之辈可学乎?彼先生辈,不肯到红尘深处,素衣山林,蓬发江湖,任人世之兴替,随造化之转移。愚辈惟恋红尘,至深处而不自顾,似此不来不去,不生不死,惟日日消磨,年年老去。可不哀耶?

      春曰,叔何痴!何为是言?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生世间,当穷生尽力以图远志,方不枉生此头颅皮囊。苟能成,放舟于五湖,栽竹焉三径;对明月以属酒,倚乔松而临风。尽力而不达,是天也,命也,运也,时也。然则惟尽力方可不悔,老死而无憾焉。其旨在何?在于心安,心安处,是乡也。来者父母,行者世时,归者尘土。来而行而归,此人间不易之理也。心若安,岂复忧名之不成,利之不得耶?岂惧生之多苦,老之多忧乎?

      喜而笑,遂不复言。然终若有惘焉。草二诗,诗曰:

      其一

      红尘深处较锱铢,忘却来时旧旅途。

      大冶烧铜成底器,微生呕血祭洪炉。

      白云何短斑双鬓,玄极太长渺一隅。

      欲问沾衣陶子月,此时还照柳东无。

      其二

      前唱喁时随滥竽,何其可笑一愚夫。

      庄生晓梦迷蝴蝶,辛子晚江闻鹧鸪。

      太白骑鲸沧海去,长风破浪白云凫。

      天生庸碌无堪用,徒忆江湖自沫濡。

      嗟乎!愚顽至此,悲夫。

      是日,维黄帝四千七百十九年四月十八日也。西历2022年5月18日。

    【审核人:雨祺】

      标题:胡不归:白鸟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2205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