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其子:闲言碎语之妻、女篇

  • 作者:其子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6-18 09:31:42
  • 被阅读0
  •   闲言碎语之妻篇

      海风习习,疏星闪烁,月似镰勾,心似镜。又闻“那只蟋蟀”鸣叫,思念关中妻子。妻身怀六甲,身重如山,行动万般艰难。

      回想妊娠初期,妻来队探亲,食不能下咽,闻之即呕,颜容憔悴,体重日减,吾本木讷之人,目不能观色,言不能慰人,常以方便面、水果等应之,度日如年。妻以善良正直为人,勤劳自力为本,虽身体每况愈下,仍不倦洗衣帮厨。军营生活多枯燥,妻想家切切,却又不齿于口,常嘱吾,每夜于灯下,用家乡语读书,以解思家之苦。一夜,吾班中一兵,胃病发作,疼痛难忍,妻闻之,拿出自备之药,托吾送之,次日又亲自探望。妻此善良之举,为人赞,吾无限美之。

      妻嗓百灵,仿田震、那英之歌,如出一人,每每有战友相求,不遗余力歌唱,令人叹服。吾职之掌连队伙食,每逢周末,营中要包包子,妻热心助之,技虽不精湛,但谦虚好学,一遍遍,一次次,不厌其烦操练,甚至于寝于床间,仍以纸替面,反复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之人,妻之技艺在吾之上。妻好学不止尔尔,在闲暇时,抄写菜谱,说待吾归时,好为吾做之,吾感动不已。

      吾驻地,旅游景点甚多,渔港之滨,有普陀佛山,风景神奇,中外游客络绎不绝。年初二,吾与妻及战友,四人同游。妻穿着朴素干练,神采奕奕,楚楚动人。行路艰难崎岖,但妻从无求助于人,始终冲锋在前。在南海观音处,妻虔诚求子,叩头之声,铿锵可见。午后,游至海滨浴场,妻见浩瀚之大海,纤纤之沙滩,兴奋不已,追浪逐水,迎风奔欢,其快乐之状,似于孩童。南方春日多雨,时滂沱,时淅沥。三月初,与友人相约共游朱家尖,临日细雨霏霏,吾有退意,但妻执着,遂与张剑君同游。雨天游人甚少,但景致极佳,先去南沙观海,妻见无垠之碧海,澎湃之波浪,陶醉万分,遂弃伞,淋漓雨中。海风徐徐,海浪轻轻,细雨柔柔,心儿润润。海中漂泊渔家,海边红颜佳人,吾一时为之所动,幸福感油然而生。尔后,又游情人岛,经晃晃浪桥,与妻在“情人岛”前留念。一路牵手,散步雨中,柔情切切,情语蜜蜜,为同游者羡。再后,游至乌石滩,妻为奇形卵石所迷,与吾同捡之。

      吾与妻一别已有三月有余,想念之情,莫语言表,常做梦连连,或梦妻来队,或梦吾已回家,梦醒之时,痛楚万分,整日不乐。时值初伏,家乡高温不下,非常人所能受也。而妻仍为学业,孜孜拼搏,可伶之状,可以想见。吾身为人夫,身为准父,吾无一力之帮也,妻无怨无悔,默然受之,贤惠之状,足以惊天地。吾亦感谢卢姐,照顾吾妻无微不至,替吾分愁担忧,不惜人力物力而帮之。吾为妻有如此之良友,叹矣!而吾又得如此贤良之妻,相扶一生,白头偕老,与欲何求?

      闲言碎语之女儿篇

      春风和煦,暖阳熏人,吾坐于桌前,端视台历良久,今为女儿五个月生日,激动之情不能名状。壬午年九月二十八日九时,小女昕睿降世。时逢周末,祥云浮天,喜鹊晨鸣。九时一刻,小女由护士抱出,示众观状,见其平和安详,梦见周公,众人乐乐。遂被抱至消毒室,打针、洗澡、过称,体重六斤。初夜,平安无闹;次夜,吐奶连连,亲人惊,求之大夫,诊为吞食羊水。遂住院,针液从头部入,吾不堪目睹,欲为躲之,但见小女勇敢无泣。两日后,小女睁左眼观人,其清澈眸子,似乌石玛瑙,不久,又独睁右眼,吾以为奇,追问大夫,答曰:正常。三日,终睁双眼观人。妻剖腹之伤日日加痛,小女似知其母之苦,安然睡之,从不哭闹。七日,母女出院,回归小屋。

      小屋虽小,温馨有加,墙壁四周童画篇篇,暖床之顶,玩具悬挂成行;屋内灯光柔柔,歌声轻轻。小女无生疏状,似久居于此,胃口大开,非母乳所能及,遂辅添牛乳,欣然食之。日日见长,精神倍欢,与大人开捉迷战,昼寝夜醒,乌溜眼珠,环顾四周,见无人应,遂张嘴“啊啊”叫哭,哭声似撒娇状。揽于怀中,边摇曳边说话方可安省。为父任,吾晨早起,洗刷尿布,消毒奶瓶,清理卫生,虽之甚累,但快乐之状,常随歌声飞扬。十月二十八,小女满月,亲朋满座,只见小女桃花小面,粉色绒装,可亲可爱。承母之善良大方,小女整日无闹,众人夸之。四十天后,小女已能听声入耳,每每音乐响起,哭闹即止,深夜于怀中,竖耳静听大人数说歌谣,稍有停歇,即扭身摇体,以示反抗,精彩之处,随声“咿呀”附和,开心笑之。吾与妻常围女而坐,开怀逗笑,其情其景,历历在目。

      小女“昕睿”之名,来之不易,从满月起,吾与妻查书想名,数翻字词典,及报刊杂志,先后拟为:子幸、子涵、安睿,皆因其不妥弃之,其中子幸方及单位同事,子涵欠温柔,安睿方及太公。吾与妻之意,名寄人愿,名达人意,盼女健康聪明之。后终定此“昕睿”,释为:花之心蕊,又释为:晨之阳,聪明睿智。小女名定两日后,吾假期已到,临日,小女一改往日日寝习惯,整日不眠,临行抱于怀中,双目盯吾不移,无哭无闹,吾鼻子阵阵泛酸,泪欲夺眶。归队途中,吾邻座一妇其一岁小女,说话做事皆引人乐,甚是可爱。吾思:年末归家,小女亦如此状。见此及彼,离别之痛愈增。妻寄来小女百天照,吾置于书桌前,日日观看。

      时至春日,吾离家已三月有余,听妻讲,小女已会笑,会与大人互动,其调皮状,可以想见。今日之作,以表思念,以示愧疚,念妻与女能理解之。

      ◇《我和我的父亲》——节选○父亲是位严肃的人,对我要求也很严格。他教育我的方式多半是身体力行,很少用言语训导。即使是小时候,有一次与小伙伴玩耍时,不小心用石子打破了伙伴锁怀的额头,当时我吓得不敢回家,父亲找到我并没有责打责骂,只是带着我去了他家,当面让我道歉,并赔偿了人家所有的医药费。有年暑期,天气久旱无雨,村子里几口饮水的水井都干涸了,村子里开始用深机井抽水,放水时段,家家户户都拿着扁担和水桶去挑水,父亲说:“走,担水去”。我便跟着父亲去,接满两大桶水后,父亲迈着轻盈的步伐向前走,肩上的扁担很有节奏的晃动,水桶里的水丝毫无撒漏。我追上去问了担水的技法,后来在父亲的指导下,我也会担水了。

      上初二那年,一天放学,我骑着自行车回家吃早饭,就在家门的拐弯处,不慎摔倒,左手腕骨折,附近没有接骨医生,父亲便用自行车带着我去20里路外的故郡镇找医生,要去的医疗点需要途径一个很长很深的孔头沟,漫长的沟一个人骑车走至少需要半个多小时,那天去父亲走了1个多小时,上大坡时父亲不让我下车,他慢慢推车子爬坡,看着他被汗水浸湿的后背,听着他一步一步沉重的脚步声,那刻不知是手疼还是心痛,我哭了。我在县城上高中时,因为距家有30里的路程,是住校生,每周六骑自行车回家,周日返回。每次返校前,我总会看到父亲拿着工具,围着我的车子检查,加加润滑油,调调手闸,一切妥当了才放心我出门。

      当兵走的那年,在走的前一天,父亲拿起我刚领回的军用被,教我好几种打背包的方法,说部队经常外出训练,打背包是最基本的功课,让我好好练,并教我一种快速系鞋带的方法。这些好的方法,在我二十多年的从军生涯中很是受用。父亲对我的爱是深沉的、默默地,从没有直接表露过,记得上高中那会儿,一次我从学校骑车回到家,因为天热,对父母说想睡一会儿,在我醒来还未睁眼时,听到炕前父亲对母亲说:“你看儿子睡觉的姿势都和我一样”。话语中流露出满满的关爱,我倍感幸福。

      父亲老了,身体每况愈下,尤其是母亲过世以后,父亲的身体和精神都垮了,蹒跚的步伐变得举步维艰,落寞的眼神中是孤独和思念。我也常常打电话回去,说起一两个话题,然后就静静地听父亲述说。现在,我能做的就是话语的陪伴。父亲在哥哥姐姐家过得很好,我也安心了!

    【审核人:雨祺】

      标题:其子:闲言碎语之妻、女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21757.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