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吴计芳:娘啊,今夜就让我静静想你

  • 作者:吴计芳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11 20:42:39
  • 被阅读0
  •   “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重寻梦境何处求?人隔千里路悠悠,未曾遥问心已愁,请明月代问候,思念的人儿泪长流......”和着徐小凤的《明月千里寄相思》,泪水早已打湿了我的脸。娘啊,我想你了,你就那么不声不响地走了,没给孩儿留下一句话。

      娘,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今天下午放学时,我看到学校门前走着一驼背老奶奶,身材特像你。她留着齐耳的短发,满头花白。她弓着腰,一小步一小步往前挪,步履蹒跚。她手里拄着根拐杖,树枝做的。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黑漆麻乌的,布满青筋。我盯着她老人家看了半天,下意识地以为她就是你,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娘啊,我现在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在街上看到驼背老奶奶都认为是你。我的娘啊,你到底在天堂过的可好?

      我猜你一定过的很好,要不怎么一次也不回来呢?你不想我们了吗?你把我们全忘了吗?娘?我老爹说,“六儿,你嫁得远,又要上课,来回跑不方便,还耽误孩子们的时间。你想你娘的时候,给你娘在马路边烧点纸就行了,但要记得画个圈,留个缺口,朝着咱家的方向喊你娘的名字,这样她就收到了......”

      娘啊,你离开我们马上要满三整年了。前两年逢年过节的时候,我还可以在路边画个圈,给你送点纸钱,可今年新冠肺炎又卷土重来了,且来势凶猛,我们这里连路边烧纸都成了奢望,政府不允许,怕传播病毒。这个病毒厉害得很呢,19年爆发时整个武汉市都被封了。今年全国很多地方停工停产,学生线下上课,居民进出小区都要扫码,甚至连农民都被封在家里。疫情最严重的是大都市上海,我从新闻里获得的最新数据:感染者15万多,确诊阳性的5千多,这数字读着都令人恐慌。

      娘,你一辈子也没见过或听说过这么厉害的传染病吧!害怕归害怕,但我们相信国家有能力打败它。作为一名党员教师,我也加入了我们单位的疫情防控突击队,随时听命调遣。但因年龄也不小了,学校目前还没指派我任何抗疫任务,我只要安心搞好教学工作就可以了,我们学校很多年轻人争着抗疫呢!我们都期盼着病毒结束,孩子们能早日回到校园学习,期盼我们大家能早日过上正常的生活。娘啊,等病毒没了,出门彻底安全时,我一定抽时间回老家给你上坟,千万不要怪我哦,娘!

      刚才和三姐视频聊了会天,她说今年清明没回老家给你上坟,因为村里有两个人核算检测阳性,整个村子被封住了。不过等疫情结束她会回去看望你的。

      人们都传说人仙逝后会化为灵魂,先去地府报个到。你才去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那边专用的钱币,需要阳间的亲人烧给你才行。娘不用怕,我八弟在老家,他说烧了许多纸钱给你了。你千万别那么节俭了,该打点的打点,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吗?我们八个子女保证你在那边有钱花,我们也给你扎了金童玉女纸人,有他/她们俩陪你,你在那边不孤独。

      去年清明时,三姐和二姐一起回娘家的!听说二姐上完坟回去的时候车子没电了,我猜是不是娘舍不得姐姐们离去,想她们再多陪你一会儿才故意把车子弄没电的?你经常和姐姐们开玩笑说六丫头是摇钱树,摇一摇钱就下来了。放心吧娘,你去了那边六丫头也不会缺你钱花。但是今年我食言了,都是病毒惹的祸,政府不让出门,更不让在路边烧纸,我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在纸页里悄悄地和娘说说话。

      微信软件真好,我可以和姐姐弟弟们面对面地视频聊天。我也想像这样和娘面对面拉拉呱,看看娘的笑脸,听听娘的声音,可是我联系不上你。以前你身体硬朗的时候咱们可以通通电话,每次一听到娘的声音,知道娘一切安好我就很开心。后来你痴呆了不会说话了,再后来你的腰摔断了,瘫痪在床了。即使那样,我还能在老八发的视频里看到你,知道你虽然卧床不起但还能吃得下饭,知道你还活着,我的心也是安的。

      最早的时候我通过书信与你联系,再后来我们母女能互通电话,现在打开手机就能视频网聊,可以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就像在家里聊天一样。科学技术是越来越先进,都进入5G时代了,可我却与娘彻底断了联系。娘啊!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你?我怎样才能重新与你建立联系?

      时光如白驹过隙,娘啊,你可如我这般想你?你走的那天晚上,老爹去前院喊老八的时候,没有一个亲人在你身边,你一定很痛苦吧!是不是痛苦到了极点?是不是如传言那样,你感觉自己穿过了一条很长很长的黑暗隧道,你瓢到了空中,身体像羽毛一样的轻,你看到你八个儿女围绕你的棺椁哭得撕心裂肺,悲痛欲绝了吗?我的娘?

      你肯定是看到了的,村民说你不舍得我们,不舍得我们这个家。当痛哭的三姐说着胡话,手脚乱舞的时候,我村西头大嫂子把一根长长的缝衣针别在三姐的肩膀上,边用桃枝抽打她边喊着,“二婶,别折磨孩子了,你走吧!别和孩子亲热了。”我在三姐跟前看着这一幕,心里好纠结啊!我想把针取下来,不让针伤着娘,我又不想三姐这样悲伤,我的心比针扎得还难受。一边是我生我养我的娘,一边是我爱的姐!

      娘啊!老爹和几个村民吓着你了吧!他们非要在你睡觉的房间里燃鞭炮。我觉得房间里燃放爆竹很危险,可是老爹他们非做不可,非要狠心地赶你走。他们说你不能留恋阳间的家,他们那么做是想赶你早早去投胎或升入天堂。

      娘啊,为你操办丧事的那几天出了许多意外呢!第一件事和隔壁勇利哥有关。在帮你挖墓穴的时候,他开着挖土机掉到山涧里了,那个山涧是开山后留下的塘窝,深有二三十米。大家说那么深的塘窝连人带车掉下去的话必死无疑。刚开始时他们谣传说是你推的,后又说你一辈子为人善良,勇利哥是你救上来的。

      那个山涧真的很深很深,水泛着幽幽的绿光,冰的刺骨。人站岸上往下看,根本看不到挖掘机的影子。老七一个猛子扎进去也摸不到,后来潜了好几次才找到挖掘机的具体位置。等丧事结束后挖掘机被打捞了上来,但勇利哥说不要了,出过事的机子再开不吉利。农村里都信这个——做事情图吉利。为这事,老七老八赔了人家不少钱。不过好在勇利哥没事,他要在你的葬礼上丢了性命的话,一辈子我们做子女的心里都会充满着歉意。可怜了我的七弟,那么热的天,那么冷得水,他下潜了几次,上来时冷得直哆嗦,被冻感冒了许多天。

      另一件蹊跷的事发生在你棺椁入土的时候。咱老家虽然实行的是火葬,但老爹还是花钱求火葬场的人给你留个全身。当你的肉身被从几千度的焚化炉里推出来时,我的娘啊变成了一堆白骨,雪白雪白的。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摸着娘的小腿骨,手心里热热的,我觉得娘还是活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娘肌肤相亲。我们用鲜红的被单把娘请进了棺椁里,棺椁是老爹请人定制的,在方圆几十里最贵,花了8千多。老爹说不能让你在那边受苦。我们一路护送,把娘送到了屋后的老坟山上,那里是我们想你时的去处,是你在另一个世界的家。

      当棺椁入墓坑的时候,棺椁上面两米长的石板突然断裂了,差一点压伤了正在放棺椁入土的亲邻,出事情的那一刻,我们紧张极了,大气都不敢出。棺椁下葬那天真的好诡异。怪事一幢接一幢,你说邪门不?村民又开始传言这件事和你有关,说你实在舍不得离去,舍不得你的一群儿女,村民说你以各种方式告诉大家你不想离开。

      是这样的吗,我的娘?可我觉得这和你无关,是那石板的质量不行。别人的坟墓就是挖个和棺椁差不多大的坑,填上土就行了,可我老爹坚持说你一辈子辛苦,不能让你在那边住的那么寒酸。他央求六叔他们给你建造了地下小院,有一间屋那么大,都是用砖铺地,水泥抹平,上面盖上条石,然后在条石上方盖上土,这才会用到挖掘机,才会有勇利哥掉到塘里的这一出。但我不能埋怨老爹,我宁愿相信如村民说的那样:是娘舍不得我们,舍不得这个家。我宁愿相信是娘把条石弄断的,娘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山上。

      人们都说人去世后,灵魂会脱离肉体成为鬼魂,通常灵魂出窍后会被立刻引往冥界。我知道你没有被带走,你在家待了三天,这肯定是阎王爷特赦的吧!阎王爷知道你在人间受的苦,遭的罪;他知道你用甘甜的乳汁哺育我们八个成长;他知道你用柔弱的肩膀支撑着我们贫穷的一家;他知道你的勤劳善良,智慧坚强。。。。。。

      我们护送装有你的棺椁去火化的时候,你在车上还不忘记和四姐亲热一会儿。有好几次四姐脸色乌青,呼吸不畅,四肢僵硬,手卷成鸡爪状。我不断地帮四姐揉揉心窝窝,努力想捋直她的手,可姐她全身僵硬着,我的努力一点儿不起作用。我二嫂子说你又和四姐亲热上了。我的娘啊!你有点偏心了吧!我也想娘和我亲热会儿,让娘再感受感受六丫头想娘的心一点也不比姐姐们少,让六丫有机会再一次和娘肌肤相亲。小时候我每一次想趴你怀里和你亲热亲热,你总说累,总嫌我烦,总是叫我离你远点,一边待着。

      当载有你棺椁的车子驶过每一个村庄,每一座桥梁时,我大伯家的群哥总让我们喊一声:“娘,过桥了!”。娘,难道你已经到了奈何桥了吗?人们不是说先过鬼门关,经黄泉路才到奈何桥的吗?

      从人间通往鬼门关的路是不是一条悠长悠长的弯弯曲曲的小巷?娘啊别怕,从你闭眼的那一刻,八弟已为你点亮长明灯,照亮你前行的脚步。我们姐弟八个轮流守护着它,直到你到达黄泉路。我们在棺椁旁还为你准备了一碗饭,里面竖直插着一副筷子,这是儿女为你准备的最后一餐饭,从此后你就不能再食人间烟火。村民还说冥界和我们人间用餐方式不一样,筷子必须竖着插在碗里。这丧葬的风俗我也不是特别懂,虽然我读了许多书,识了不少字,他们说怎么做,我们就跟着怎么做。

      娘,人们都说过了鬼门关便是黄泉路了。他们说那路是红色的,红的就像鲜血铺成的地毯,那是因为黄泉路的两边盛开着大片大片彼岸花,只有花没有叶子。花开在如藕带般细长的一节杆的顶端,形状似龙爪,所以在人间被叫做龙爪花。我想起来了,我家楼下的空地上还种着几簇呢,叶子绿油油的如大蒜,如麦苗,花开的时候的确是火红的一片。由于花和叶盛开在不同的季节,因而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就如我们母女一样两世相隔。因彼岸花红得似火,所以黄泉路被称为火照之路,红是黄泉路上唯一的色彩。

      娘啊,你已经走到路的尽头了吗?你有没有看到忘川河?忘川河也叫奈河。人们传说忘川河水经年静静地流淌着,没有任何涟漪,只是水面泛着青光。那是来自人间的眼泪汇聚而成的河水,这神秘的河水能让人忘记前世的悲伤和今世的哀愁。

      这传说好像还有依据呢!《宣室志》第四卷记载:“行十余里,至一水,广不数尺,流而西南,观问习,习曰:此俗所谓奈河,其源出地府。”《后汉书,乌桓传》里:“传说该河源于泰山,流经山东省泰安市。将泰安城区一分为二,名为奈河。”

      明末清初学者顾炎武《山东考古录•辨奈河》记:“其水在蒿里山之左,有桥跨之,曰奈何。世传人死魂不得过,而曰奈何。”这就是奈何桥的由来。它是忘川河上唯一的一座桥,踏上这座桥,就没有了回头路,再怎么深恋人间的亡魂都要在这桥上了断。

      娘啊,你来到桥跟前了吗?你走慢点啊!这桥又滑又窄,还有日游神和夜游神把守着。不过娘不要担心过不去,你一世辛苦,又乐善好施,即使不打点,他们也会引着你走桥的最上端,走那条通往天道的路。据传言在人间行善者成仙,娘啊,你一生乐善好施,千万不用担心啊!

      娘啊,你在桥上见到一老婆婆吗?她叫孟婆,和你年纪差不多呢!你走了这么远的路,是不是又累又渴?那你快点喝下孟婆给你的那碗汤吧!据说这汤是孟婆用彼岸花和娘一生所留的泪熬制而成的。喝了就忘却了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娘这一生遭了多少罪啊,和老爹白手起家,在照顾八个子女的同时还得和老爹一起肩扛一个大家族。这该流掉多少眼泪啊,娘啊,你快点喝吧,喝完了你就解脱了,啥都不用记得,啥都不用牵挂。

      娘啊,你再往前走一点,走到那个高台上去,那个叫望乡台。你往前看一看,你和老爹一起打拼起来的家,你看见老八的楼房了吗?老七的家你也看到了吧?那是你和爹一点点,一天天如燕子衔泥般给我们建造的结实又温暖的家,你看到你八个儿女了吗?娘啊,你看仔细点我们的样子啊,你马上就要忘记我们了。

      娘,你转过头往后看,那是你的家乡,你成长的地方,你看见你兄弟姐妹了吗?你看见我外公外婆了吗?娘,现在孟婆汤起作用了吗?那你抓紧去地府报道去吧,快点进入下一个轮回。人生就是一场离别,眼见着娘越走越远,我却无能为力。这一走真成了永别。

      娘啊!我们的母女之缘是三生石上早就注定的吧!我借助你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是你的孩子,和你一起同在人世几十载。你现在已经忘记我是你的孩子了吧!哪有娘丢下自己的孩子不管了呢?你是天上下来历劫的上仙吗?下凡到我爹那个贫穷的家,辛苦一生养育我们八个子女也是你要承受的劫,是吗?

      娘啊!你把我带到了人世上,含辛茹苦养大了我,这恩情我都记着呢!咱母女的今世情缘已尽,但我相信总有一天还是会再见的,百年之后等我过奈何桥时,我不喝孟婆的汤,我会跳入忘川河等待千年去投胎。我要呆在忘川河里永世记得你的苦,你的痛,你的爱;我会看着你几世轮回从桥上走过,不管你认不认识我,我都知道你在那里,只要我记得你就够了。再过千年,让咱们再续母女情缘。

      三姐前几天给你穿箔时两行清泪挂在脸颊上,她小孙女问:“奶奶,你怎么哭了?你想你娘了吗?你可以做飞机去天堂看她呀?”娘啊,我知道你是从天上来人间的,你现在已经通过六世轮回进入天道了吧!天堂的路好走吗?那里有没有车来车往?提到汽车,我们也帮你扎了一辆,你收到了吗?你是坐着那辆汽车去天堂的吗?那里有没有飞机场?有没有能视频聊天的5G网?

      我听说天国美如画,那里是花的海洋鸟的天堂,那里有永不落山的太阳。我还听说那里有个很大的果园,里面有一颗生命树,听说吃了树上的果子百病消除。娘啊,你吃了那树上的果子了吗?你身上的褥疮全好了吗?腰也好了吧?那十里桃花林,夭夭桃花下正盈盈走着的白衣女子是你吗?你经历了八次孕育之苦,八次生产之痛,一生清贫。娘啊,我早知道你不是平凡的女子,你本是天上的仙,人世间的女子谁会经历这么多的磨难啊!娘啊,这一世的艰苦修行让你再次飞升为仙,恭喜娘已恢复本来的青春样貌。你衣袂飘飘,眉眼含笑。知娘在天国无病无痛,无忧无虑的活着,见或不见,你都在那里,知娘安好便是晴天。

      窗外树影摇曳,细碎的月光透过树枝的间隙撒进我的窗台,窗帘随微风摆动。娘,是你来了吗?你是否早已化作风,化作雨化作泥土守护着你的儿女?娘,你听见女儿心底的呼唤了吗?你看见女儿满眼的泪花了吗?夜深了,我要睡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可我还是想娘亲入我梦,让我搂着你的脖子,依偎在你的怀里重温未尽的母女情缘。这次不要把我推开了,好不好娘?

    【审核人:雨祺】

      标题:吴计芳:娘啊,今夜就让我静静想你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13860.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