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美文摘抄
文章内容页

盛文强:东海绮谈集(节选)

  • 作者:美文苑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7-29 14:24:47
  • 被阅读0
  •   编者说(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编者说伙头兵误打误撞成为盛将军,鸡犬升天成了一岛之主,他飘了……他好大喜功,盲目追击海盗,误伤龙目,被雷劈死。为了重振盛家门楣,盛将军的儿子将他葬在风水宝地上,梦想盛家子孙代代显达。东海绮谈集(二题)盛将军事略文| 盛文强……那时盛将军还是伙头兵,红日西沉时,他开始做饭。前一天刚下过雨,柴草潮湿,他含着竹管在灶下吹火,呛得眼泪直流。火燃起来了,照亮了他脸上的汗滴,锅里炖着狗肉,是留给几位长官享用的。肉还未熟之时,探马来报,海面上出现海盗船,正朝着岸上驶来。李总兵下令,全军开拔,向海滨地带进发。狗肉加了艾叶,在锅里随着沸汤抖颤,盛将军不舍得扔下,急切中拿绳.....

      编者说

      伙头兵误打误撞成为盛将军,鸡犬升天成了一岛之主,他飘了……他好大喜功,盲目追击海盗,误伤龙目,被雷劈死。为了重振盛家门楣,盛将军的儿子将他葬在风水宝地上,梦想盛家子孙代代显达。

      东海绮谈集(二题)

      盛将军事略

      文| 盛文强

      ……

      那时盛将军还是伙头兵,红日西沉时,他开始做饭。前一天刚下过雨,柴草潮湿,他含着竹管在灶下吹火,呛得眼泪直流。火燃起来了,照亮了他脸上的汗滴,锅里炖着狗肉,是留给几位长官享用的。

      肉还未熟之时,探马来报,海面上出现海盗船,正朝着岸上驶来。李总兵下令,全军开拔,向海滨地带进发。狗肉加了艾叶,在锅里随着沸汤抖颤,盛将军不舍得扔下,急切中拿绳索穿了铁锅的把手,连锅带肉一并拎走。他一手在前抓着缰绳,另一手提锅,随着大队向前进发。

      战马飞跃沟壑,锅里的沸汤溢出来,溅在马身上。马惊了,猛地摇头摆尾,盛将军没提防有这股大力,手里的绳子也撒手了,热锅飞了出去。紧接着,这匹马急往前冲。海盗已经登陆,盛将军骑着惊马,闯进了海盗的队列之中。海盗顿时阵脚大乱,还以为是官兵的主将冲杀过来,只见马上骑着一人,正在闪电般突进,马来得太快,面目还来不及看清,马蹄已经踢倒了好几个海盗,海盗的阵形大乱。李总兵见状,当即下令擂鼓,带着兵卒冲杀上去,竟然获得大胜,海盗自相践踏,倒在泥水之中,海盗的两艘战船也被缴获。

      战后论功行赏,伙头兵作战勇猛,论功排在第一。功劳簿呈上来,李总兵特意在伙头兵盛某的名字下点了两个点,不久便破格提拔为把总。此后这位把总见风使舵,半夜时总兵军帐里的灯还亮着,人影闪动,知道总兵还没睡,他便亲自下厨为总兵烹制夜宵,深得总兵欢心。此后十年之间竟然一路扶摇,做到了参将,这即是后来的盛将军。

      盛将军刚做参将不久,上峰派他带兵驻扎到海岛去独当一面,与陆上的守军互为掎角之势。在海岛的日子里,盛将军经常亲临灶间,检查伙食,看米面肉菜的成色,兴起时还亲自下厨,施展一下旧时的刀勺功夫。锅里暴起大火,照亮了众人的脸,只见他手腕一振,将锅里的菜蔬抛上了半空,人们抬头观看,望着那些菜蔬的碎屑升上了最高处,稍做迟疑,就开始坠落。他肩膀用力,带动手臂,锅随臂走,落下的菜尽数收到了锅里,一众伙头兵齐声喝彩。

      亮过手段,已是意兴阑珊。他把锅交给伙头兵,众星捧月般走出了厨房。临出门之前,盛将军指着墙上挂的刀铲,命人都收纳到木柜里,免得伤人。他的手下连连称是,做出恍然大悟状。更多的时候,盛将军在厨房里并不动手,而是看伙头兵做,火候不到,放盐过多,他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得伙头兵原地转圈,脸上隆起五条手指印。

      有人劝道:“请将军手下留情,些微小事,不宜惩罚过重。”盛将军怒道:“不能打人,我做这将军还有什么意思?”说完便叉开右手的五指,作势要打,“老子做到将军,还用你来教我?”兵卒不敢多言,退在了一边。他们私下里议论道:“到底是个伙头兵出身,整天围着厨房转,这样的人怎么能带兵打仗?”

      话音还没落地,就传到了盛将军耳中。毕竟有些殷勤的告密者,像蜜蜂一样不知疲倦,嗡嗡出入将军的大帐,将军就是最艳丽的花朵。起初盛将军只是一笑而已,毫不介意。后来听得多了,不由得有些恼怒了。思量再三,他决定主动出击,去海上寻找海盗的巢穴,与海盗的主力来一次决战,毕其功于一役,到那时,就没人笑他是个伙头兵了。

      他的船队在薄暮时出发。本想借着夜色掩护,哪知刚到海面便迎头遇到大雾,先前的星斗月光也都藏匿不见,雾气汩汩流泻,堆叠在船头,愈是驱赶便愈发浓烈。船队难辨方向,在海上踟蹰不前。这时船舷一侧出现了两盏红灯,在大雾中施施然前来,眼见那两团红光渐大,似要撞进船队中来,众将官身上脸上都映出了红光,盛将军也变成了红头发、红胡子。船头一阵骚动,满船兵将都以为那红灯是海盗的舰船袭来。

      在慌乱中,盛将军看见了大炮,赶紧从兵卒手中夺过火把,擎着火苗往引信上戳去。海上大雾,引信潮湿,燃烧时冒着浓烟,过了许久,大炮才隆隆醒来,炮弹向着那两盏红灯飞去。炮弹扰动气流,在浓雾中凿出了一柱空白地带,从那空荡荡的圆筒里望过去,红灯的光亮更为刺目,像太阳一般炽烈,令人不敢直视。后来盛将军还念念不忘,经常跟部下说起那时的场景:“就像一口烧红的锅。”

      只听扑的一声,居然打中了,中弹之处似乎柔嫩,不像是硬物。两盏红灯骤然灭掉一盏,另一盏忽亮忽灭地闪烁。盛将军又点燃了大炮的引信,还没等射出,只见剩下的那盏灯跳跃着远去了。就在这时,海面上起了大风,将雾气吹散。炮弹飞出,径直落在海水中,海面上炸起了巨浪,空中下了一场急雨。月亮和满天星斗又回到海上,只见海面空荡荡,并没有海盗船只。后来有人说,盛将军开炮击中的不是海盗船上的红灯,而是龙的眼睛。在大雾弥漫之际,龙看不清道路,就要拿眼睛点灯。

      盛将军的出征一无所获,在大雾中胡乱放了一炮,竟然打中异物。人们都说他打灭的是龙的眼睛,他也起了疑,不知是真是假,终归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心里犹觉胆寒,此后龟缩在军营里不敢出门。这一战使盛将军获得了意外的成功,他的声望达到了一生的顶点,远胜于剿灭一股海盗。在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中,盛将军成为天神一般的人物,他打瞎了龙的眼睛。盛将军听闻以后,也暗自得意,命军中的书吏写了捷报,派人送去总兵那里请功。总兵看了捷报,以为荒诞不经,随手往桌案上一扔。

      盛将军没有想到,海上射龙目,是他戎马生涯的顶点,到了顶点之后,便要走下坡路了,像他锅里抛到最高处的菜。这一日他觉得烦闷,趁着天色大晴,便带着几个兵卒出营去闲逛,美其名曰查看地形。一行人登上了岛屿的制高点,俯瞰全岛。这里是岛屿中心的一座山,登临目送,海风扑进胸襟,眼望着脚下房舍,还有远处的万顷波涛,不由得豪气顿生。盛将军抬起右臂,指点前方的海面,对众人说道:“自从我来岛上,海盗逃匿,不敢来犯,就连海上的孽龙,见我也要让路。”

      话音刚落,空中飘过一块方形的乌云,平移到众人头顶,乌云的四条边缘刀切般整齐,若不是内部有黑云翻滚,众人还以为那是一块黑毯。乌云来得出奇,盛将军和部卒仰头观看,乌云投下阴影将众人笼罩在内。这时,乌云中降下闪电,电光的鞭梢触到了盛将军的头顶,把电流传进了他体内,盛将军的全身都被电光包裹缠绕,瞬间又都熄灭了。

      有人闻到了焦煳味,走到近前细看,盛将军已变成了焦炭,脸和手都是黑漆漆的,身上的衣服裂成碎片,在风中剥落。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盛将军仰面倒地,他指向前方的手臂仍保持不动,此时的指尖已经垂直指向天空。众人沿着那根焦黑的手指,一齐朝天上看去,翻滚的方形乌云中露出了一只巨大的龙爪,五个趾尖形似黑铁秤钩。龙爪缩回时扰乱了云层,现出了窟窿,周围的云絮齐来聚集,及时填补了漏洞。在那一刻,众人隐隐看到乌云中有一盏红灯。方形的乌云自行卷起,缩成一条黑线,随后凭空消失了,阳光重新照在了众人身上。

      盛将军的儿子闻讯赶到岛上奔丧,随船带来了一位风水先生。据说这位风水先生是南七省的堪舆名家。盛将军的儿子今年刚十九岁,沉沦下僚,不得拔擢,父亲亡故以后,更是断了倚靠,他想要重振盛家的门楣,于是想到请风水先生泛海来到海岛,为他的父亲盛将军寻得一处佳穴。按照秘传的风水理论,死者在风水宝地安葬之后,其子孙必能得以显贵。盛将军的富贵来得太快,去得也快,他的儿子有了更上一层楼的野心。这正是:由穷入达易,由达入穷难。

      在岛上盘桓几日,风水先生无所事事,终日饮酒,四处游荡,直到有一天,他在一处向阳岙口中停下来,不再挪动脚步,眼望着岙口吞进的一湾海水,在阳光下闪耀着碎金,他眯上了眼睛。盛将军的儿子听说了,急忙赶来和风水先生相见。

      刚到了风水先生的身后,风水先生就知道他来了,没有转身,就说:“有一处佳穴,却是在这岙口里的浅滩之下,海水之中,沿着岙口的中线,去往海中二里,用船做棺,到了位置把船凿空,就能保你盛家子孙代代显达,出现的大人物难以计量。”

      盛将军的儿子将信将疑,他倒不是担心父亲葬在水里:“那么,盛家将来的大人物有几何?”

      风水先生朗声道:“就像东海的岛屿一样多。”

      东海的岛屿,大大小小加起来,少说也得有几千个。盛将军的儿子掰着手指暗自盘算,面现喜色。

      船棺如期下葬,盛将军的儿子也就放了心,盛将军去世后,朝廷新任命的将军还没到,这时节,盛将军的儿子俨然是一岛之主,随意驱遣父亲的旧部,日渐跋扈起来。风水先生也受到了冷落,减去了酒肉,换成了窝头,撤去了丝绸被褥,换成了干草,许下的酬金也想赖掉。日子久了,忽想起这风水先生既然会布局,同样也会破局,这样慢待,恐怕他前去施个破法,干脆把他关进马厩里,用铁链锁了,和马在石槽里共同进餐,好教他无法动弹。

      这一日,食槽里有兵卒加水,水中有小鱼一尾,风水先生捉鱼在手,又撕下一条衣襟,咬破手指写了几个字,塞到鱼嘴里,向空中一扔,鱼不见了踪影,一直在空中飞行多时,终于落入海中,摇头摆尾,直向北游去。

      ……

      未完,全文见《花城》2022年第4期

      盛文强,1984年生于青岛,作家,海洋文化研究者。著有《渔具列传》《海怪简史》《海盗奇谭》《海神的肖像》《岛屿之书》等。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捉鱼在手,又撕下一条衣襟,咬破手指写了几个字,塞到鱼嘴里,向空中一扔,鱼不见了踪影,一直在空中飞行多时,终于落入海中,摇头摆尾,直向北游去。……未完,全文见《花城》2022年第4期盛文强,1984年生...

    【审核人:站长】

      标题:盛文强:东海绮谈集(节选)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jieriduanxin/23769.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