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成长日记
文章内容页

途有好伴,不觉路远

  • 作者:天佑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10 23:52:52
  • 被阅读0
  •   雕刻年华的绚烂,铭记时光的永久,只愿光芒如你永不褪色,地久天长我们心中的友情。

      ——题记

      一、人生总是如初见

      2020年9月,站在树荫下,感觉着风轻轻拂过脸庞,初秋的几缕阳光从银杏树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鸟儿呢喃着天真,充盈着它那抹曾经深不可测的孤清而飘逸的影。大一新生军训,教官不出意外地注意到了我。

      “向左转!”

      “向右转!”

      “不是——这位同学,你怎么回回转错?!出列,罚跑三圈!”

      等我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完,我看到全班同学都席地盘腿而坐。小小的你拿个巴掌大的小镜子,站在原地,暖金色的日光如涓涓细流渗淌在你闪着亮光红嘟嘟的脸蛋,娇娇嫩嫩、柔柔滑滑的,好像吹弹可破的搪瓷娃娃,颈部的肌肤如同软滑透明的凝脂,隐隐显出皮下细细青青的筋脉。

      我看得有些怔了。

      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你,这个叫做张琦的女孩。

      二、事往日迁,不堪回首

      2014年,我因病不得已休学离开十五中学2012级初三九班。药物的副作用让我的身体如吹了气的气球迅速膨胀壮大。我后留级到2013级初三11班,经受了漫长的校园霸凌,诸如“老母猪”此类的下流绰号,不知何时就会是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11班,我的学习成绩亦由年级前十掉到年级800多名。我的理想,我的抱负也面临着“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的困境。

      我视九班的同学们为没有血缘关系但情似骨肉的兄弟姐妹,我与他们的感情如山厚重,如海深邃,提前离开九班是我一生的痛悔。

      就读市重点高中前夕,九班的几个兄弟姐妹为我饯行。

      卓弟絮絮叮嘱:“伟伟啊,你生性善良,但你最大的致命弱点就是太重感情。重情重义在你的身上,有一半的几率会交到九班这样情同手足的管鲍之交;当然,也有一半几率会碰到像11班这种将你弃若敝屣、视如草芥的渣滓……”

      出于对九班的信任,我对卓弟的话言听事行,深信不疑。

      于是,高中三年,我没有一个朋友。对于“友谊”这个词汇,我心扉紧锁,顾影自怜。整日沉醉在中国古典文学的世界里孤芳自赏、独径幽心。因为——

      我真的好害怕。

      一向坦诚待人、毫无心机的我再次遇到第二个“九班”,可能性太小太小了。所谓“九班”,有些人一辈子难遇,而我遇见了,还和他们在一起了两年,我已然心满意足。我不会奢求我的高中、大学时代再次遇到。我只是怕,单纯到缺心眼的我,嘴上没把门儿,和同学交流,又交流出第二个“11班”,彼时的我还能活得下去么?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人会无聊到欺负一个陌生人。只有永远与同学保持陌生,才会处于远离校园暴力的安全地带。

      三、友情如酒,烈而醇美

      上了大学,我打算继续奉行高中时期的政策——心扉紧锁,春帷不揭。只不过,剪不断、理还乱的孤独愁绪又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了。但是我身边的大学同学却对我是极其热情的,有两个女孩整日和我形影不离,我却不敢付出自己的真心。

      “我本就不属于这里!我视文学为己命,当初报考志愿,你为何牛不喝水强按角?!逼着我读医。所谓惠子善譬之行为,与逼良为娼有何区别?!”快要期中考试了,我停杯投箸不能食,因为我啥都不会,所谓的病原微生物、生理学、药理学、组织学与胚胎学,这半个学期过去,我好像也是活在梦中。只剩下打电话与“罪魁祸首”的母亲大吵。

      “我要退学!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医学院待下去了。我要回家自考汉语言文学,然后考研。”

      “你说走就走,你走了,那我怎么办?”

      我惊愕转首,是你。

      “辅导员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她要你先回家休息几天,缓缓压力。走,先回宿舍吧。”你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满面泪痕的我,像一个用石头雕成的小孩子,只有鼻翼在不住地微微翕动着。我的脸白得不成样子,缓缓闭上的双眼已满含泪水,以致瑟瑟抖动的长如蝶翅的睫毛像在水里浸泡了一样,如白瓷的门牙紧紧咬着的嘴唇也已渗出一缕血痕。

      宿舍里只有你我二人。你为失魂落魄、蓬头垢面的我泡了一杯面:“瞅你那样儿,肯定一天没吃饭了吧?”

      然后就开始骂我:“你这个女人,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说走就走,说抛弃我和莹宝就抛弃!”

      “你还想以自考的学历考研?你知道自考多难吗?”

      “你不是说,你,我,还有莹宝,我们三个是铁杆三人组吗?”

      “你走了,莹宝天真单纯得啥都不懂,我心里有话,找谁说去?”

      “你走了,那我怎么办?”

      ……

      我有些微微发怔,半口方便面含在口中,回忆像摇摇欲坠的蒲公英,摇坠,晃荡……

      我的眼泪每颗都滚烫,我尝过,那是咸的、苦的、涩的。泪不断地流,泪泉中不断涌现出昔日恸哭的回忆,当最后一滴眼泪流尽时,画面随着那一圈圈的涟漪戛然而止,透着一股邪魅,那是她妖冶艳丽的背影,迷人而又决绝。

      她叫怡彤。2013级11班的一名女生。仅仅只因那年盛夏之日,旭阳依旧升起,渐白的光芒伸展在灰色的天际里,我和她携手踏着细碎的步伐,走在徜徉着热浪的林荫小路,初夏的灼阳罩在我们的头顶上,穿透千缕发丝炙烤着我们的头颅骨顶,留下的是我们温和从容的笑靥。我把她理解作上天赐我的救赎,我视她为知己,十分诚挚地愿与其深交。我向她泣诉我在11班凄入肝脾、呕心抽肠的痛不欲生和忍声吞泪,向她吐露我欲在中考中一步登天的宏图大志。

      一日,她突然对我说,她妈妈想让她转学去济南的一家私立学校。霎时,我慌了,凌乱了,失魂落魄了。我无法想象,当这个全班唯一一个对我友善的人走了之后,我该怎么办?

      “如果你转了学,就注定要做插班生,我便是插班生,我如今的处境就将是你不远的将来。”

      “十五中学是全济宁市师资力量最为雄厚的初中,必定不会比济南的那所私立初中差。”

      “你走了,我心里有话,找谁说去?”

      “你说走就走,你走了,那我怎么办?”

      ……

      你走了,那我怎么办?

      好熟悉的一句话。

      只不过,后来初中快要毕业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无意中晓得了怡彤不为我知的另一面。我终究还是知道了,其实,我和11班之间的矛盾十有五成是怡彤背我暗通挑拨。原来,我在11班期间,总有莫名其妙的小混混围堵我,十有八成是怡彤招惹来的。

      那一刻,我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努力不让充盈了眼眶的眼泪掉出来,但它还是不争气地如断了线的珠子滚滚滑落脸颊,万箭穿心的痛我算是彻底体味到了。就这样,我无能为力地走着走着,微叹流年,嘴角苦涩不觉微扬,再也不敢奢求友情了。是否命中已然注定,那一段不得善终的风景,必将成为命格里翻盘不得的劫数。

      如今的你就是数年前的我,而现在的我绝不是当初的怡彤。

      所以,我留下来了。安心学习,不再闹退学。同时,我也意识到,卓弟所说有些管中窥豹,只见一斑。

      张琦,谢谢你,让我再一次相信了友情。你给我的,友情如酒,烈而醇美。

      四、愿我们成为自己的太阳,无需凭借谁的光

      自那以后,我开始在大学里敞开心扉,真心相待每一个愿意与我做朋友的人。尤其是你,张琦。

      真正关系好的朋友,一定是可以相互开玩笑的,骂骂咧咧、没节操的疯闹,但其实从来不会戳对方的痛处,表面上是笑骂互损直来直往,其实却在心中为她小心翼翼、温柔地绕道。

      张琦,我们平时会很放肆大胆,嚣张狂妄地开一些玩笑,你却从不主动向我提及11班。因为你知道,那样只会残忍不仁地揭开我已快要愈合的伤疤。

      甜甜的恋爱于大学生而言肯定少不了。可是,对我来说,他却是那个刻骨铭心的人。

      他是林,一名气宇轩昂,英姿飒爽的特警。在我心目中,他洒脱大方,矫健稳重,在蓝天与大地之间巍然高耸,长时定格于危险各处,潇洒与严肃勾勒出一幅阳刚气魄的画魂。他是以血为誓、以命作抵,用坚守和忠诚谱写着公安事业无上荣光的中国人民警察。

      他给了我一个微笑,我就认为他为我许下了永远。他就是一块磁石,拥有着世界上最强烈的磁场,我已没有逃脱的可能,被他完全俘虏,注定为他而沉醉。

      那日,我酝酿良久,编辑出一条小文,预备发朋友圈以做官宣。自以为与他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我骄傲地向张琦摆显:“看我文采如何?”

      “官宣,特警,和平年代最具危险的神圣职业、新时期最具奉献精神的英雄群体。你把赤胆忠心留给祖国和人民,却把“铁血柔情”掰成两半儿,“铁血”用来直面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柔情”却留给了我。我一面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一面在你挂断电话之后去执行临时紧急任务时抑制不住地担忧。亲爱的,当你面对那些亡命之徒时,一定要想起,在远方,有一个女孩,在牵挂着你,在等着你娶她。与罪犯斗智斗勇时,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张琦,你认真念着每一个字。

      可是,还没等我把这条朋友圈发出去,他来了一条分手微信。继而,我就再联系不上他。我傻傻地愣在原地,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得亏身旁的你和莹宝扶住了我。尽管这些天,他的冷漠已有预兆,但我还是难以接受,我一下子瘫坐在地。彼时正是放学时分,人来人往,可是我好像骤然失聪失明了,看不到周围的人,听不到周边的嘈杂。我开始放声大哭,嘶哑的哭声是那么苦涩,仿佛黄连水里泡过似的,好似从我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抽出来我对他的爱意,散布在暗霾霾的夜空,织出一幅悲哀,路灯也变得朦胧浅淡了。和林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一种纯然的快乐情绪就像酒精在血管里流动一样,把冷静睿智转化成兴奋的晕眩,以至于我辨不清方向。

      “哦呦,你别哭了,这么多人,怪丢人的!你先起来。分就分了呗,你至于吗?他长得又不好看。”你手忙脚乱的也不知该如何劝我。

      “你就是一外貌协会的,长得不好看咋啦?”我正好把你当出气筒。

      ……

      一周后,你没好气地把我拽到一无人处:“伟伟,你到底想干嘛?一周了,你还没走出来吗?这几日,你成宿成宿地不睡觉,夜里就在黑暗中坐床上,比鬼都吓人!也不吃东西。今天上课你还迟到!进教室的时候,你知道全班同学看到的你是什么状态吗?脸色煞白,就跟僵尸一样慢吞吞地挪进来,你的那双腿是不会打弯了吗?”

      “我听说,他与我分手后大概三天,就与一女孩确立了恋爱关系。或许,他始终把我当备胎吧。”

      “对啊,他一渣男,你何必呢?”

      一只猫,在垃圾箱里刨食,它不可怜,但林走过去了,给了它一个罐头,摸了摸它的脑袋,然后林走了,它就可怜了。这就好比,林给了我幻想,又剥夺了我的希望,不仅让我低落,还让我迷失了方向。你说我本来在绝望里活得好好的,林偏多手把我救出来,然后再把我扔进去。我还以为林是我的救赎,后来才明白,是命运跟我开了个玩笑。林才是磨难的开始,林是给了我一时的温暖,我却要用很久很久来怀念,既然给不了我未来,凭什么打扰我的现在。我该怎么感谢林,赐我一场空欢喜吗?我还没来得及炫耀林,林就已经不是我的了。林啊,他知道吗?有些东西如果注定要失去,还不如当初就不曾拥有。以后不能负责,就不要随便招惹,不是谁都能像林一样,转身就能遗忘。

      后来,你对我说了一句让我记忆深刻的话:“成为自己的太阳,无需凭借谁的光。没有那些臭男人,我们依旧可以过得很好。”

      五、漫游银河也想和你相伴

      不管我周围的世界有多坏有多乱/不管我崩溃的时候有多难堪/总有一个人在我旁边拉着我的手变好。那人就是你——张琦。

      你现在是我的闺蜜,以后是我的伴娘,未来是我孩子的干妈。

      两年了,你陪着我恋爱、失恋,陪着我接水、上厕所、吃饭。

      在我课间趴课桌上小憩,因着短衫,无意露出了半截腰之时,你会用手往下拽拽我的衫,以防来来往往过路的男同学看到走光。

      你不懂得中国古典文学,可这并不代表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你会认真阅读我所写的每一篇诗词歌赋,尽管,你全然不懂。

      你说,我可以先拿到医学的毕业证,然后跨考汉语言文学的研究生,从而成功追梦。

      你说:“我知道我在你心中比不上你初中九班的兄弟姐妹,但我想陪你一起漫游银河。”

      我以为,大学读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专业,我会痛苦地煎熬完我的大学生活。可是,这路途有你,便觉得距离曙光不远了,且追求梦想的路上,也因为有你,而充满了欢声笑语。

      途有好伴,不觉路远。

    【审核人:雨祺】

      标题:途有好伴,不觉路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chengchangwenzhang/1381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