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词歌赋现代诗歌
文章内容页

十年“打工”路(《追梦之旅》五十一)

  • 作者:方舟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6-12 00:39:55
  • 被阅读0
  •   1965年5月,72岁的毛泽东同志写了一首《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其中有两句词:“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从1961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到1999年退休,期间正好是38个年头。回首往事,恍如云烟。战友们齐来道贺,说些“你一生辉煌,从此可以逸娱晚年了”等一些安慰的话语,自己也觉得抛却尘务,一身轻松了。可是仅仅过了两个月由忙忙碌碌到极度休闲的过渡期,已觉得闲极无聊了。妻子说:“我看你这样下去会窝出病来的,还是找个事儿干吧,不为挣钱,就为填补休闲的时间。”

      “好吧!就这样。”当时,也许因为我头上有着高级记者、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的光环,有3家报社邀请我到他们那里工作。陕西科技报社长兼总编辑田永祯来了,西北信息报通联部主任王彩艳来了,后来杨凌农业科技报总编辑李成砚也来了,他们都是我的老朋友,说你有着广泛的社会关系,社会关系就是财富。他们给我安排的岗位都是记者站,工资微薄,要想多收入就要多拉广告。我经过思考,选择了第二家,担任了西北信息报宝鸡记者站站长。

      这个站长,我一当就是10来年,这也是我一生工作中最逍遥自在的10来年。报社的前任社长赵东,后任社长陶学信、相红如,总编辑高少锋等,都对我信任有加,管理上处于“放养”状态,采写稿件和联系广告的多少,全由我自己作主。我算了算,10年间我每年采发稿件大约60篇左右,联系形象宣传(广告)平均五六个版,在全省各记者站中属于中下等,但报社领导对我依然非常尊重,从来没有为难过我。宝鸡市委领导和宣传部对我们站的工作还比较满意,有两年还评我们为优秀记者站。说实在的,对求人做广告的事,我不太在行,脸皮薄,又不善言辞,但为解决站上的经费也得勉强为之。所幸这几年广告留成所得,足以支付赴各县采访出差费用了,这是我这些年间得以逍遥自在的物质基础。

      记者站给我提供了一个令人羡慕的活动平台,在这里我可以仍然以记者身份拜访各县区、各部门的领导和朋友们。记者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他可以以平等的身份采访任何级别的干部,不管他是什么县级还是所谓厅局级。这些年,宝鸡十三个县区的书记和大部分市级部门的局长、主任,我都拜访过,他们都热情地接待了我。各县区的书记我都做过专访,并在报纸上发了专稿。有一次,我到陈仓区委办公室,提出要采访区委书记李明,在宾馆等了两天,几次打问办公室都说书记没有时间。我急不可耐,直接给李明同志挂了电话,李书记立即回话说:“好的,你现在就来,我等你。”陈仓区原为宝鸡县建制,当时刚刚撤县设区,我采访后发了一篇《融入大城市 建设大城市》的专访,在全区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从此李书记就成了我们的好朋友。10数年间,就这样各县的一把手都成了我们的好朋友。我感谢西北信息报的领导,他们让我的记者生涯延长了十多年。有人说:“退休之日就是变老之时。”这就是说,我的青壮年又延长了10来年啊!

      这些年是我从忙碌到彻底闲下来的过渡期。开始时,自觉身体尚好,舞文弄墨似乎还纵横自如。记得在2007年前后草写岐山县高级中学创建省级标准化中学的《从低谷到高峰》和陕西九棉锦纶帘子布分公司《以资抵债风波的背后》两篇各长达近万字的通讯,我都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可是完稿之后,就自觉浑身困倦,血压升到170。孩子们劝我“惜力!不要忘记自己的年纪。省点时间还给亲人、还给朋友吧!”是呀!这么多年,我只顾学习呀、奋斗呀、拼搏呀,创造所谓的人生价值,亏欠父母的太多,亏欠妻子的太多,亏欠孩子和朋友的太多,是该还还账了。2011年我果断辞去了记者站站长的职务,回归家庭,开始了回忆与思考的怀旧生活。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十年“打工”路(《追梦之旅》五十一)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hici/xiandai/9.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