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词歌赋现代诗歌
文章内容页

那夏夜的歌谣,已然去远

  • 作者:方烟雨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11 00:18:04
  • 被阅读0
  • 这会儿的触景生情,源于
    空调机硬生生不制冷
    将我拖回摇扇舞扇从前
    暑热稍退午夜时分
    院头槐下静坐纳凉俩小青年
    月影弄妙曼,情丝绵远
    睡意飘渺,顺口溜倍加溜顺——
    “六月天气热,扇子借不得”
    一把小小的油纸扇或篾把扇、蒲扇
    成稀世宝贝,轻易不出手
    “有钱买一把,无钱莫玩格”
    不玩格就不玩格
    女青年头颈扭一边
    男青年独自沉醉歌谣里边
    “我为你打扇,你去变黄蟮”
    谁变黄鳝谁变黄蟮?
    一把破扇就值得变身黄蟮?
    “我为你打扇,你去变黄蟮
    我来捉你,你莫叫唤”
    谁稀罕一把破蒲扇,有一扇没一扇
    还得变身黄蟮,被捉时还不许叫唤
    太晚了,我回房冲凉睡觉了
    明天还得起床煮早饭
    于是乎“黄蟮”的故事
    顺推到次日,圆月起三五竿

    农家院落这小小一景
    已过去许许多多年,小青年的子子孙孙
    早已有了子子孙孙
    只是早年的歌谣已不续弦
    而今空调屋子里各各安身
    无谁再光天化日之下
    “丢人现眼”,为谁变黄蟮不懈论争
    一方细微的遥控板搞掂一切
    古老的歌谣亦随风逝远
    相应的故事与情景不复一见
    村落里蛐蛐的叫声
    分外冷清,几无人闻!


    // 记忆流淌在血液

    伙夫大多胖实,并非都源自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故事
    但精神所需不多时
    肚儿常常饿得猴急

    食堂的大厨曾与我直言——
    我与他食量最是要命
    在目力所及的人群中
    我俩自取的饭菜都十分扎实

    欣赏他实话实说的勇气
    我俩都来自偏僻乡居
    儿时,一门心思填饱肚子
    不仅仅是惯性不止,问题是撑圆的肚子
    使蛮力也缩不回去
    虽然有“三高”日日夜夜的恐惧
    但祖辈的至理名言音犹在耳——
    宁愿硬生生撑死
    不愿眼睁睁饿死
    祖辈惊恐的记忆
    汨汨流淌在遗传的血液
    何时方止?何时呢,绚丽的朝阳
    方能照彻血管间壁
    唤起新灿灿的记忆!


    // 景致常常出乎想象

    提及“风云变幻”,常常是
    “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恐惧
    其实在海边和江河的水边,尤其是高山的绝巅
    那风云变幻的景致
    那感官刺激如轰隆隆的震撼
    绝对是人力模仿不了的极致
    倒是“披星戴月、闻鸡起舞”等古今“绝句”
    粗略感知场景何其艳丽
    内里或许演绎着古老故事——
    周扒皮剥削长工的辛酸故事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大美之诗
    或许讲的是一个秋冬的开荒造地
    任尔“三早当一工”勤勉不息
    任尔“风雨之后是彩虹”自我激励
    到了次年一夜春风杏花雨
    一个季节“修补地球”的实绩
    转瞬便消失在劈劈啪啪的生长了
    消失在野劲十足的枝繁叶茂里
    好一个“有心栽花花不活,无意插柳柳成枝”
    那时那地的农人哟
    繁花似锦的美春,为什么
    唤不醒你沉睡的诗意?为什么那时那际
    “春风又绿江南岸”之际,你不来一番
    欣喜若狂,若狂欣喜?
    可喜呀,而今已改天换地,新天新地
    好一个一夜春风杏花雨!


    // 遗传谁亦纠结

    都说遗传的力量强大无边
    倒是遗传母亲抑或父亲
    时至今日掰扯不清
    父亲当年七十三不到
    走得实在牵肠挂心
    母亲最近又向九十二迈进
    那口似有若无的气息
    依然维系连绵
    倒是遗传双亲哪一亲
    “前面岩、后面坎”艰难择定
    若是遗传“短寿”的令尊
    那余剩的十五个年头
    真得精打细算精确使用到时秒分
    大手大脚“长流水、长明灯”
    完全彻底禁绝尽净
    若身体勉强得以支撑
    确应好好效法效法人家那
    “一天等于二十年”
    明知口号与实践尚有天与壤的路程
    但“念到”乃是“做到”前提条件
    “念到”顶顶要紧!



    // 不祝寿比南山

    仿说“人类就是受累”
    轻轻松松,一气呵成
    直到您靠几根管子续命
    唯有此时,这话不再
    一气呵成,吐吐吞吞、迷糊不清
    说完上个字,再去想想下个字
    妈妈,恰如为您打胃管,续续停停
    其时您正向九十一岁慢吞吞挪近
    老规矩,又得祝福您长命百年
    好妈妈,今年我们休说这话好吗
    休怪儿女不孝,其实说说乃是本分
    只是心口相异,口是心非
    当人类之累化着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
    不间歇的折腾倒腾,活生生受罪遭罪
    真不情愿“和尚念经,有口无心”
    上苍呀,不求您添寿加岁
    唯愿老妈妈在世的任一日子
    都吉祥安顿,平平静静
    “三高”平稳,心宁气定,睡得安稳
    近似于重质量而非数量那么一个理念!


    // 顺道买菜,多利兼得

    家人本不让我买菜
    理由是不精于讨价还钱
    但卖菜者多为老人
    那焦盼到难堪的眼神令我忆及父亲
    赶早贪黑种出菜蔬仅仅是起点
    挑菜进城卖掉才能计入收成
    过五关斩六将,最后这关口尤其煎熬人
    半夜候位置,时近中午甚至傍晚时分
    菜变钱方能好好吃碗挂面
    下班回家时分,最是“趁危捞利”节点
    得了好处还卖乖,赚得爸妈辈老乡
    “多谢、多谢”一叠连声
    顺水人情做得水起风生,波澜惊天
    只是,心满意足中
    兼有心虚,足足十二分!


    // 对空调的拟人化

    陈旧空调何以拟人化?
    制冷效果恰如“老婆婆吃水烟
    勉强到极致”
    只是耗费不减反增
    活像周身重疾之人
    虽然出工不出力
    挖地尽挖“猫盖屎”
    但吃穿用叠加医疗必需
    却要一笔惊煞人的耗支
    特别是爬坡上坎之际
    一阵紧胜一阵的呼吸
    你还依赖它退什么暑热?
    早已郁闷至毙
    它的功用,及早被一把大蒲扇代替
    冷飕飕兼不声不息,好不舒意
    这正如若干单位的临时工
    领着一二三四五薄薄几张“皮”
    却挑起两三百斤重担子
    物美价次!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那夏夜的歌谣,已然去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hici/xiandai/379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方烟雨 方烟雨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89篇
    • 获得积分:105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