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词歌赋现代诗歌
文章内容页

王林先:既远又近

  • 作者:王林先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7-30 00:05:48
  • 被阅读0
  • ◎晨祷   一千八百九十三

    银色山,在半个月亮下面,
    睁开眼睛,凝视在凝视中。

    无缘无故的,瞬间,空无,
    一握,一旋转,指掌虚拟,
    黑暗并不存在,如同光明。

    发肤如玉,唇影替换流光,
    不必生慈悲心,静默就好。
    沉迷,吹拂,这盛世莲花,
    从经书里长出透明的翅膀。

    雨滴锤打,虚空似乎就有
    猛兽和大鸟横渡,一刹那
    越过顿悟之念,再无踪迹。

    有明眸皓齿,有十分因果,
    回首,银色山向掌心悬停。



    ◎ 晨祷   一千八百九十三

    银色山,在半个月亮下面,
    睁开眼睛,凝视在凝视中。

    无缘无故的,瞬间,空无,
    一握,一旋转,指掌虚拟,
    黑暗并不存在,如同光明。

    发肤如玉,唇影替换流光,
    不必生慈悲心,静默就好。
    沉迷,吹拂,这盛世莲花,
    从经书里长出透明的翅膀。

    雨滴锤打,虚空似乎就有
    猛兽和大鸟横渡,一刹那
    越过顿悟之念,再无踪迹。

    有明眸皓齿,有十分因果,
    回首,银色山向掌心悬停。



    ◎晨祷   一千八百九十五

    夜幕被忽略,光影动,
    遗忘者睁开眼睛。

    从闪烁的眉到鼻翼,
    露水一分一分来,
    最后经过爱人的嘴唇。

    遗忘的轮廓穿过
    浇薄的窗纸,出入间,
    将飞翔的钉子碰碎:
    上天入地,都是繁星。

    空气在说话,唯一的
    词汇压出几道弧线,
    让遗忘者轮廓变薄。

    起身,依然不得归去,
    哦,“我只有扛着你”。

    注:引文出自保罗策兰的诗。



    ◎晨祷   一千八百九十六

    梦里的声音,嗫嚅,喃喃,
    起起落落,空阔与狭窄同。

    似乎要将唯一的人世推向
    古老,将最初的片断散放
    如落叶,将翅膀化为水晶。

    又似乎是未来之声,代替
    呼吸、幻想、种种不可知,
    将预言扩展为真实的物质,
    在虚拟之中唤起滚滚血流。

    动荡与静止都在一念之间,
    这是唯一无法判断的奇迹:
    每次告诉我的早已属于我。

    梦里声音是梦发出的声音?
    本质或虚相,永恒的声音?




    ◎晨祷   一千八百九十七

    核放在水里,
    光与光自成岛屿。

    梦幻一开始
    就抓住黑暗触须,
    吮吸大地颤音。

    一盏悬空而来,
    是湖泊,是心脏,
    是内核跳脱的光,
    被锋刃重新描述。

    回归还是到达?
    寂静的一切感知,
    都有不可说的轮廊。

    流水轰然高起,
    把血红帘幕撕开。



    ◎晨祷   一千八百九十八

    似乎是一种逃亡,
    梦境原本无畏。

    银色泥土盖过
    漆黑大门,证词
    一点点吐出蓝光。

    与蔚蓝相对应,
    那么多翅膀和花朵
    钉在通道上,
    守住了陈旧的血。

    泪水在古老的
    竹篮啃永生的叶子,
    向死亡长出根须。

    十根指骨十道闪电
    散开十万朵萤火。


    ◎晨祷   一千八百九十九

    闪电的锥子,在沉梦的
    悬崖上,撬开雷声。

    如穿刺痛、撕裂痛,
    如破碎散落一空的痛,
    如紧紧压缩于一体的痛。

    雷声起落,细胞分裂
    与天地分崩同在。
    大雨追逐黑暗,一痛
    即醒,半入残梦半入雷。

    似乎有睁开的眼睛
    凝视整个世界,唯一的
    天空露出久孕的小腹。

    此刻雷来,是闪电突然
    剖腹,诞下第一哭声。




    ◎晨祷   一千九百

    那些孤独的盛放,
    被自己的黑暗淹没。

    蔚蓝在遥远的角落
    留出半张残卷,
    星辰偶尔打坐冥思。

    夏日夜行,雨停后,
    从水中拾起一束光,
    视野即世界:青草
    红花构造唯一表象。

    有时这也是奇迹的
    一部分,属于你,
    在某个瞬间,定格。

    你在远处如同蔚蓝,
    向所有奇迹走近。



    ◎晨祷   一千九百零一

    有很多意象:既远又近
    既清晰又模糊,在召唤。

    羊在山顶,鹿飞过巨石,
    鹰垂下翅膀,眼睛明亮,
    雪水冒出热气,鱼在游。

    赶羊的人不知道更多羊
    不在山上,鹰立鹿飞的
    石头不知道那一柱香火
    只敬金钩铁划千疮百孔。

    觅食的猫在黑暗中沉默,
    即使有一束光狭路相逢,
    此刻也只服从夜的昭示。

    所有召唤都保持了沉默,
    存在,鲜活,在静止中。



    ◎晨祷  一千九百零二

    大片灌木丛,古老的
    石像保持它的庄严坐姿。

    头上肩上跏趺的腿上
    落叶聚水成洼,醒来的
    幼鸟排队沐浴饮水。

    长大的鸟在裸出的指掌
    磨它们的喙。一代代
    饮啊饮磨啊磨,为了水
    为石头,饮啊饮磨啊磨。

    在水中长大石头上锋利,
    去吧!“无论去哪里,
    都将把你带进无拘无束。”

    大片白花不会从天而降,
    它们从足底缓慢涌出。

    注:引文出自保罗策兰的诗。

    【审核人:雨祺】

      标题:王林先:既远又近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hici/xiandai/2383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