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游芳蔓酌清霜意,赫然憩怀照喉渊

  • 作者:
  • 来源: [db:来源]
  • 发表于2021-06-12 18:11:14
  • 被阅读0
  •   大可不必过于的忧郁, 我还是自始至终保存着你在梦中的靓影,细腻的胭脂如雪花一样谧散在空气里,久久的挥之不去。曼妙的江南语调总是不忍拾起来心来触及,许是过于爱慕那精致的高脚杯盛满了清澈的霜冷,即使是温情脉脉不得其语。

      终究是过于膨胀了吧,自以为搭了一个可以躲避风雨的遮棚,即使一次次失却也毫不在意,只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兴奋到离谱。何时见风使舵也逃不出诱捕的网器,被光明正大的摊子廉价的屠宰着。做人的良心怎么可以论斤卖给人家,烙印在那远甚不如从前的奢侈与铺张浪费里。

      那自欺欺人的身口不一像是古董一般在衰老的土地上呜咽,自以为行云流水的豁达像是泡沫一般的垃圾斜斜的被风吹向下游。别再用颓废来装潢那急功近利的幻想,那不切实际的想法装裱着现实的可笑。东零西碎的自我感觉良好似乎走到了尽头,别再劳驾您让那悲伤更加的痛心彻骨的冰冷,恍惚的没有了半点的人情味。

      醒来之后的伤心最是难堪的没有获得任何的安慰,屈辱的像是一次次蛰存着被欺骗的屈辱,为何被羞辱的那张字条已经来不及开出,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着奔跑回舱里,直到看不见那令人厌倦的愁闷。太寂寞的感到最不幸福极了,被流氓与扒手接二连三的从背后惦记着竟然没有逃离这单调的欺凌。

      别再说那冠冕堂皇的谎言,腻歪的黑茫茫的海一样的都是为了你好。醉饱的寒暖独自咀嚼着凄悲果腹,懒得欣赏那丑恶的害怕玷污了身意的闲坐,我断定这不是生活所迫的在开着玩笑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怄气的像浮萍一般的游浪。

      清冷的冰霜在舞池里惊艳的跳着闲愁,请原谅我实在是没有一点点的心思在这份狂躁里闲逛,也许中途的沉默寡言终究要停止这场闹剧一样的约会,明晨的悲哀提前捉住了一惯节省的我。倒不是想要节省着体力爬上救生筏,生活的狂风暴雨之中想起了那一无所有的荒年,那乞讨的光景也比这份预备的惩罚干净的多。

      月光照耀着心底的那块石头,高耸的醉意挣脱着撒下绝佳的灿然,废然而返的喉咙里春景绝佳,我也承认胜过这空闲到快要哭出来的沉闷的要命的小暑节气。那刺痛自尊的巡游依旧没有停靠岸上,诸人吐着流淌着我血泪的烟圈

      平静的分享着那份难得的权利。恶毒的咒怨今晨已经痊愈,谁会对那玩意儿感兴趣 的长点记性,莫不如欣赏这夜空点点的繁星,眉月休憩在银河的温存里。

      臭气熏天的肮脏在湿霉的空间里发酵着,人兽杂处的的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大概知道了那预支的浮躁围砌的建筑以什么为背景,主题也许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寻找着疾病的来源吧。大雨依然不停地下着,游荡的花香里满满的酌着生活的酒意,只是一杯接着一杯,那份不醉不归的温暖烧掣着三千的烦恼,深沉的水渊上听不到落地的回响。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游芳蔓酌清霜意,赫然憩怀照喉渊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73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