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孟燕吃面

  • 作者:星语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6 12:39:27
  • 被阅读0
  •   我家小儿,酷爱吃面。

      因其爱,而不挑。挂面、鲜面条、手擀面,啥都行,凉面、热面都喜欢,汤面、焖面、炒面、烩面,来者不拒。

      因其爱,而丰富。清汤面、打卤面、西红柿鸡蛋面,炸酱面、牛肉面、羊肉裹面,黄瓜面、肉丝面、酸豆角五花肉面……一种面,只要换个调羹,于他而言,就是美味。

      也因为爱,而总是喜欢。若问吃啥,定是各有所爱,若说吃面,则全票通过,一个个地眼里放光。对吃最为看重的牛牛一定会问是挂面还是擀面,是肉汤还是素汤,甚至会问得更仔细,比如汤里有没有这个有没有那个,其实,不管你做成什么,他都喜欢。一天里吃两顿甚至三顿面他是绝不嫌弃的。

      最喜欢姑姥姥的羊肉裹面。小家伙从小和姑姥姥在一起,姑姥姥的饭菜他最熟悉,吃起来也最对味。

      听起来高大上的羊肉裹面其实很简单。一锅汤的煮面条里卧鸡蛋,放青菜,加几片薄薄的羊肉片,再来点油盐酱醋,成了。对小家伙来说,这是至上美味,一定会吃得碗底儿朝天,渣渣也不剩。长大后,只要去姑姥姥家,不论中午晚上,一碗羊肉裹面是标配,只要吃了这碗面,小家伙回家就开始絮絮叨叨姑姥姥和他之间的各种事情。

      姑姥姥自行车带着他,给他买一块钱的豆腐干,蘸了麻酱和韭菜花,再滴几滴辣椒油,那叫一个香。和姑姥姥回家,发现家里进了贼,姑姥姥先把他藏在门后边,然后拿根棍子进家,里里外外一顿找,贼早就没有了影儿。姑姥姥把他送到宋秀英幼儿园,享受很高的待遇,啥时候想来就来,啥时候想走就走。和小朋友石榴儿站在姑姥姥家的棉花堆上蹦蹦跳跳,还用牙签扎破塑料的棉花包,听见姑姥姥回家怕挨骂,躲到床底下不敢出来。还有姑姥姥送他去补课班,路上冰滑摔倒了,俩人坐在地上笑……

      说的口沫横飞,都是一碗面惹的。岂止是一碗面,那面里藏着小子最幸福的童年,最温暖的回忆。

      最难忘的是那一碗所谓的葱油面。叫了个好听的名字,其实韵味就在那一棵葱上。夏天傍晚,带着熊熊牛牛大朴二朴去野外玩,疯跑的时候,在长满荒草的地里发现亭亭玉立的几棵小葱,孩子们把其中的一棵完完整整地刨出来,另外几棵只拽了叶子,我说那是野葱。其实就是平常普普通通的葱,雨生的几颗种子,在这里长大了。我家孩子都是吃货,关心这野葱能不能吃。能吃就吃吧!这么一棵小葱能咋吃?下面吧,做成浇头!妈妈又故弄玄虚,说是做一顿地地道道的油泼野葱面。小葱洗净,切碎,放碗里,热花椒油一浇,然后放盐,放酱油,放醋,然后拌面。孩子们一人一碗,吸溜吸溜地吃,眨眼光盘,眼巴巴地想要第二碗。哪有啊!从今以后,葱油面就成了心中最爱,成了可遇不可求的奢侈品。

      面还是那个面,只是那所谓的野葱是亲手采自山野,有一股子野味儿,又被妈妈闹了个有点讲究的名字,就成了记忆里最深刻的味道了!

      生活,不就是这样么!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岁月,不时地翻个花样,不时地冠个名头,就不一样了。

      妈妈最爱给孩子们吃的是肉汤面和炸酱面。前者讲究熬汤,后者讲究吃法。

      肉汤嘛,首先要有肉,切得碎碎的近乎肉沫的那种;要有西红柿,切成小丁,熬的时间久了,就化成汤汁里红油的色彩,全然没有了西红柿的形体;要有鸡蛋,一定是卧成椭圆形的荷包蛋;还可以放香菇,放木耳,都要切碎,最后,浇汤时一定要在面碗里放鲜鲜的香菜,热汤一浇,香菜的味道一瞬间就附着到每一根面条里了。

      这个汤,熬久一点才有味道,所以妈妈总会在前一天晚上做好,第二天早晨煮面,热汤,孩子们美美地吃上一碗,热乎乎地去上学,是很幸福的。

      炸酱面讲究的是吃法。肉酱也罢,素酱也罢,面条上一浇,一定要细细地拌,一定得保证每一根面上都沾满酱汁。这样的话,酱的咸淡就很重要了,太咸了,放的少,不能保证面和酱的比例,那就达不到根根面都沾酱的标准,吃起来就欠了味儿;太淡了,就得多放酱,倒是拌得满意了,可总觉得满嘴的酱压制了面香。

      不过还好,像我这样的妈妈,一直没有让孩子们失望。吃嘛,用心就行,做的时候用足感情自然就有别一番滋味了。

      看孩子们吃面真的是一种享受。

      面一上桌,吃货孩子们就闻见味儿了。最先来的肯定是大姐姐和小弟弟,不管多么精彩的电视剧和游戏,这俩绝不因玩废食,吃,于他俩最重要。接着是二姐姐,很矫情的叛逆期初中女生,要有人让座位,有人拿筷子,有人紧着她先挑,看哪一碗适合人家今天的情绪,好在那三个对她的各种作都能接受。最后来的肯定是哥哥,要不是看在面的份上,这位对吃相对不感兴趣。

      拿起筷子,开动。

      大姐姐比较矜持,也细致。先闻闻,满意的话会毫不掩饰地对着碗一个劲儿地笑,然后细细地和,认真地吃,不绝口地赞好吃。嘴小堂大,不张嘴,不吧唧,小脸蛋一面鼓出俩小包。吃完一定会感慨最近天天吃好的,又胖了好几斤,就是个管不住嘴的货,减肥一直都是说说,吃才是正事儿。小弟弟最豪放,历来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第一碗一定要吃得快,筷子在碗里那么转几转,就裹了满满的面,进嘴必是满满的一大口,倒腾不开的样子。低着头,嘴不闲着,筷子也不闲着,嘴不离碗,筷子也离碗,转一转,裹起来,送进去,再转再裹再送,风卷残云,他碗里的面最多,他碗里的面最早吃完,然后来第二碗,第二碗还不过瘾,就馋着哥哥姐姐碗里的,看得他们受不了,怎么也得给他夹一筷子才行。这小子吃面历来都连汤带水,绝不浪费。而且还讲究,倒多少次醋,放几勺辣椒油,都能说出个道道来。

      前阵子,小家伙放假回家,临走时竟然感慨:“回家一星期,连个建勇饸饹都没吃上。”哪里是饸饹,分明就是面。去了建勇饸饹摊,要一个大碗儿加鸡蛋,特别叮嘱人家“多放葱,多放蘑菇,多放香菜”,扭头悄悄说“多放面”,然后又幽默地自嘲一句“不要脸了”,等建勇端出一碗各种多放的面以后,你看看那个手舞足蹈喜笑颜开,你看看那一边吃一边念念有词一个劲地夸,你再看看那一头水一头汗,最后你看看那干干净净的汤也喝光的碗。对他来说,多大的事不是一碗面解决不了的。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吃得饱是生活必须,吃的香是额外的福分,吃得有滋有味,有说道甚至有情绪甚至有文化,那就高一个层次了!

      忽然想起最近看的汪曾祺老爷子的一本书——《慢煮生活》,其中有一章总题叫“一茶一饭过一生”,很有意思的几篇小文章,讲酸甜苦辣咸臭,五味俱全;讲四方食事,南甜北咸东辣西酸;讲有毒的河豚做成美味,普通的野菜烹成佳肴;讲下酒菜,拌菠菜、拌萝卜丝、松花蛋拌豆腐、芝麻酱拌腰片……都是家常,恨不得按照他的说法去做一做。那不仅仅是吃,更是生活,幸福的时候,热爱生活的人的生活!

      曾经闲谈,问小儿子将来想干啥,他说:“种菜!”我和他爸爸很是吃惊。小家伙继续说:“弄一个菜园子,种上各种菜,想吃啥就去采啥,吃不了的就卖了,既吃上绿色健康食品了,又能养家糊口了!”我无言以对,脑子里竟然脑补了这小子摘一把香菜下一碗面,坐在树荫下饕餮的画面。

      生活原本简单——一晨一昏、一起一卧、一粥一饭一碗面而已。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孟燕吃面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573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