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忆蔡媛媛

  • 作者:傲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4 00:37:48
  • 被阅读0
  •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媛媛,一转眼你死去有七年了。这七年的光阴里,对我来说就像一场没有醒来的梦,我的脸颊至今还残留着未干的泪水。我常常会想起你,而你在世界的另一端会听见,又能听见我心底的呼唤吗?媛媛!

      七年前的闰九月十五,那天立冬,我听到了你的死讯。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饭馆里悠然自得地喝着酒。永彬打电话告诉我说:“维明的女儿死了!”我顿时眼泪就刷刷地流了下来,哽咽地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你说,我问得多糊涂呀!是啊,我一直担心的这一天来了,但我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让我猝不及防,让我手足无措,让我颤抖不已!

      你就像坐在我的对面,我们用灵魂对语,你枯槁的面容带着微笑,眼神带着不舍,带着忧伤,却又在安慰我一样。我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酒,悲痛到不能言语,心里却和你说着无数的话。直到夜已深,我酩酊大醉,跌跌撞撞地回去。

      我和永彬,还有你的父亲,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我和你家离得并不远,才几里路,但毕业之后我和你父亲再也没有见过,直到我听说你病了,才想起要去你家看看。

      三月十九日,我染恙,便从揭阳回家,一来治病,二来趁此和家人小聚。二十三日,我和妻子去田里做农活,到了半路,我对妻子说:“要不,我们去我同学家?”妻子应允了。就这样我第一次去你家,这是我唯一一次与你见面。那天,你正巧没有去医院透析。你穿一身黑色的衣服,人很消瘦,脸色很黄,在客厅里逗留了一会儿就进房间里了。我没有和你说话,只对你点了点头,微笑着,因为我听说过你天生不能说话,也听不见。

      看见墙上贴满了你的奖状,我不停地赞叹着。你的母亲说:“媛媛虽然听不见,但她从小就比一般人聪明,常用的字,她都会。”我看这些奖状还是在普通学校里获得的,心里不得不对你赞叹——你真是一个聪明,不,就是一个天才孩子呀!你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老师教的知识你听不见,你怎么去学算术,语文,英语呢?就拿我来说,我还是一个愚昧无知的人。

      你的父亲感慨而无奈地说:“我前年才送媛媛到县城的特殊学校去,谁知道去年体检说她肾衰竭了,很快就转为尿毒症了,唉!”

      很多年不见,我和你的父亲都没有太大的改变,性情,甚至面貌,我们就像当年同窗那时一样,一见面就有很多的话说,好像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但我却不能让他的心情平静下来,我看得出,他对你有无尽的愧疚。是的,做父母的就是这样,无论自己怎样去做,一旦自己的孩子生病了,或是受到什么伤害,总是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这天下,就再也没有比父母更爱我们的了呀!

      你的父亲说,为了让你一个人在家时不会感到寂寞,特意给你买了一台电脑,可以上网,聊天。我说:“要不把媛媛的号告诉我吧,我加上她,有空了也可以和她聊聊,还有,我一个朋友也是尿毒症,让她们成为朋友,也许可以帮媛媛什么的。”

      几天后,我们在网上加上好友。你的昵称叫“我微笑,是因为你好笑”。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长期处在无声世界里的孩子,在心理上对这个世界的排斥呀!是啊,你,还有很多很多和你一样人,因为听不见这个世界的声音,人们对你友善,也许你会误解。一开始,我们就聊得很开心,我问你说:“你还记得前几天,我和一个阿姨来你家玩吗?我是你爸爸的同学。”你说:“记得呢。叔叔,你的昵称为什么叫半夏?”我大笑,很可惜你看不到我。

      我有一个朋友叫嫣然,和你一样,也是一个尿毒症病人。我那天和你聊完,就打电话给嫣然了,我要告诉她你的事情,想让你们成为朋友,互相鼓励,或者说,让她鼓励你。我们常这样安慰病人说:“希望你注意点,开心点,病快点好起来。”其实,它很苍白。庄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又安知鱼之忧,安知鱼之痛呢?病不在自己身上,永远不会体会到个中滋味的。但是,我们除了安慰,又能够怎样?

      但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快乐。

      我没想到,第二天你留言给我说:“我不认识你,你是个骗子,不是我爸爸的同学。”我怎么和你解释,你都不相信我,我是急得只想哭。

      你删了我。我知道,你在拒绝这个世界,不愿意打开你的心门,去接纳,去拥抱这个世界。但我又想,也许,你还会回来。果然,过了些日子你再加我,附加消息说“我是媛媛”,而且昵称也改成了一个很阳光的。我会心一笑,抬头看见窗外的阳光洒进屋子,我闻得到阳光的温暖和甜味。你告诉我说刚刚从医院透析回来,心里很放松,要给我看一些照片。照片里的你,漂亮,阳光,自信,我才知道以前的你并没有因为听不见而对生活失去信心,而是生病带给你太多的抑郁。

      又过了两天,你说:“你以后不要来我家了。”这样的话,后来也说过。我至今不明白你的意思。

      一天,你留言给我说:“我爸爸出车祸了。”我看到你的留言,赶紧回你:“我打电话给他。”你又说:“不要!不要!不严重,是骑摩托车摔跤了。”我也就没有给你爸爸打电话了。我感觉自己很怕你,就像我常常也怕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常常在你的空间里逗留,看你的照片,读你的心情,你的父亲,会对每一条都点赞,互动,我感受到了浓浓的父爱。我很喜欢你的微笑,还有你的调皮劲儿,至今我留着你的一张照片,你站在浅海里,穿一条短的牛仔裤,摆着男孩子常有的手枪一样的手势,“biu~”

      我是从邻居那里知道你生病的。他问我是不是有一个叫蔡维明的同学。我说是的。他还告诉我说,你的病友里还有同龄的男孩子。我说:“要是他们能够恋爱就好了。”你记得吗,我也和你说过,你要好好的生活,去爱,爱一个男人,甚至将来去结婚。上帝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去找另一半的。爱情,也许是世间最美的感情,它让一个人身体和灵魂的羽毛都丰满、轻盈,让我们可以飞。没有爱情,一个人多缺憾呀!

      而我,却那么地天真!我从不相信,你会那么早就死去。

      我知道了你的死讯,你的父亲一定沉浸在悲痛之中,我不敢打电话给他,在他心口上撒一把盐。我装作不知道,装作若无其事。过了一些日子,你的父亲打电话给我,那时,我刚好在路上,我就蹲在路边,和他聊了很久。他说,也许你自己知道自己将要久离人世,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删除。

      你何苦呀!

      王戎的儿子死了,他的朋友山简问他,干嘛要哭得如此悲伤?王戎说,最高明的人能不为情所累,不涉情;最下之人扰于世,顾不上有情;能情有所钟的,只是我们这样的人罢了。你死了,我想哭则哭;想起你了,我想哭则哭。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呢!

      这些年,我每次路过蔡屋,你就会在我眼前出现。河边草木葳蕤,芦苇飘荡,它们春生夏长,而你,始终在丛中像一个精灵。人间好美,人生却是苦短,二十年,七十年,不过是刹那间,我们不过是留下一个背影。

      但我,此生不能忘记你的样子。我想,你的父母,也会说,谢谢你来过,谢谢你给过他们快乐。

      我常常想,等我死的时候,希望能够再听听阿果的歌声: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

      我在这里啊,就在这里啊。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我想把这首歌送给你。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忆蔡媛媛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5668.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