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老瞄

  • 作者:傲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4 00:36:22
  • 被阅读0
  •   那年年关将近,正是二十多岁大好年纪相貌英挺的刘二,拉着架子车,与邻居三婶一起去六里外的埠口集打棉籽油,以备炸年货用。

      刚走到一半路程,一辆跑得飞快,歪歪扭扭像喝醉酒的解放牌汽车从后面撞到架子车上,架子车“咣咚”一声巨响猛地翻了,刘二猝不及防,一下被车把别倒,飞驰的车轮迅速碾过刘二的右边身子,擦着右眼过去了……据后来三婶讲,她当时就吓傻了,只见刘二倒在血泊里,早上吃的豆腐乳从肚里流出来,头部右眼处血肉模糊,人一抽一抽地挣扎……幸亏那时司机思想觉悟高,见撞了人,急忙停下车,抱起浑身是血的刘二放进驾驶室,告诉三婶一声他们去市医院让三婶赶快回家通知刘二家属,然后飞一样开车走了……也是命大,在市医院躺了整整三个月,老瞄拿着厚厚一沓赔偿款,手脚全乎地回到河沿村。只是右眼球永远留在了医院,换上的是一颗往后余生笼罩红丝的狗眼。真的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从那以后,狗眼代替人眼,刘二看人,总要侧着头,用健全的左眼努力分辨,就像是目不转睛盯着人看。爱开玩笑的村民取笑他,说刘二你看人的样子多像那瞄子驴,看着像要流哈喇子,干脆你就叫瞄子驴算了。久而久之,瞄子驴的简称“老瞄”就叫开了。

      永别了英俊面容的老瞄,婚姻上亮起红灯。几位见识过老瞄尊容的相亲女孩都吓得落荒而逃,她们心有余悸,几乎不约而同地告诉媒人,那一只眼血红血红的,歪着个头,不转眼珠凶巴巴地看你,好像一脑子歪主意,叫人瘆得脊梁骨都发凉,这哪是过日子的人 ! 如此坏印象一传十,十传百,老瞄的人设形像彻底崩塌,他的婚姻大事算是废了。悒郁寡欢的老瞄失去了激情,了无牵挂地搬到沙颍河大堤上两间小瓦房内,一门心思做起护堤员。

      正对老瞄房屋的一条路通到大堤下面,是一个渡口,坐船过河,便是热闹繁华的沙颍镇。靠摆渡谋生的船老大,与老瞄同村,老婆过世两年了,每夜心猿意马,欲火焚身,猴急的他心心念念想着赶紧找个老伴。不知何时,神州大地忽然刮起一股习武之风,修理完花花草草的老瞄为打发寂寞难熬的闲暇时光,也跟风热爱上了练武。他不知从哪弄来一条钉满银钉的黑色宽腰带束在腰间,一副同样钉满银钉的黑色护腕套在手腕,裸露长着肥膘的上身,每天早晚,沐浴着朝阳晚霞,在两旁长满绿叶繁茂的泡桐树,青草葳蕤的大堤顶上,一伸胳膊一踢腿,嘴里发出“嗨嗨”的吼叫,旁若无人的缓缓向前移动,直练到一里开外他的护堤边界,然后一个华丽转身,有条不紊的继续着先前动作,慢慢回到他的小屋旁,最后收势,长吐一口浊气,很潇洒,很气派,好似真的成了傲视天下的英雄好汉。

      老瞄勤练武术的英姿,为人们重塑他的形象加分不少,更深受邻村一位离婚女人的媚眼眷顾。女人有儿子要养,家里地里需要操持,整日忙得像陀螺转,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浑身难受,非常渴望有个勤劳能干的男人替她撑起一片天。老瞄搬到大堤上之前,女人正和船老大打得火热。可是渐渐的,好吃懒做的船老大让她失望了,她觉得自己和儿子的幸福不能吊死在船老大这棵树上,她要另寻一棵枝繁叶茂顶天立地的大树重寄终身。恰好,年轻健硕威风凛凛的老瞄出现在她的视野,尤其知道他到现在还是城隍庙的旗杆——光棍一条,她的脸开始发热,心“怦怦怦”狂跳起来。

      一个孤男,一个寡女,也许干柴烈火,也许各取所需,老瞄和离婚女人水到渠成的混到一起,吃住一个锅,出则成双结对,俨然一对甜蜜的夫妻。可是老瞄不知道,离婚女人隐瞒了和船老大的风流韵事。晾在一边的船老大眼瞅着到嘴的肥鸭飞进了老瞄的嘴里,心头燃起熊熊怒火。一天他跑到老瞄的小屋里,当着又说又笑的两人的面,把他和离婚女人如何认识如何上床如何在床上折腾的事添油加醋说给老瞄听。他以为老瞄一准恶心,非把离婚女人一脚踹出屋门不可。可是他低估了老瞄久旱逢甘雨的喜悦心情,低估了老瞄博大如海的心胸和承受能力。老瞄不但没做出让他希望的举动,反而瞪起两只早已血红的眼睛,歪着头,咆哮着冲他吼道:船老大,我日你八辈祖宗,我俩已领了结婚证,她就是我的女人了,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胡说八道,小心我骟了你个王八犊子,滚!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老瞄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5662.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