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马一行者:少年与狼

  • 作者:美文苑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2-11-26 13:37:03
  • 被阅读0
  •   1978年,也是我随父亲过去黄岭镇松树村居住的第二年,我刚读四年级,打倒“四人帮”后百业待兴,各地大力兴办教育,县要求各镇有条件的小学办初中,以解决当时中学初中教资源不足的危机。在这情势之下,松树小学也办起了初中部,在离小学不远的山坡上建了一个教室和一间办公室。我爸被学校任命为初中语文教师,兼职教历史课和美术课,校长考虑到我们一家人在村里租房子,为了减轻我们的经济负担,便将新建校舍的那间办公室让给我爸办公和居住,我们又在办公室边搭了一个棚作为厨房,要在周边搭建猪舍是不可能的,因为猪舍的猪粪太臭了影响学校环境。于是我们只好在厨房后面搭了一个鸡舍。养了三十多只鸡。我家在这里住了二年,直到教室倒塌后而搬走。

      学校初中部离村约有六百米距离,中间隔着一片茂密的竹林,初中部离小学部也有五百多米,除一条蜿蜒小路连接外,周围是竹林和田野。初中部教室前面是荒弃的山园地,学校大约平整了一下就作为操场,前面再过去有一片稻田,过了一条沟然后就到山脚了,这里虽然偏僻安静,但我们还是过得如意的。我父母在校初中部的右前面的水沟边开垦了一块菜园,在操场的左右两边种了些金针菜,金针菜是这里的特产,闻名于全县。我也在操场的右边空地上种了几棵木瓜、一棵苦梀树和南瓜,用鸡蛋糞等土杂肥施肥,经常浇水。南瓜和木瓜竟然也硕果累累,我很是高兴。

      我每天起床洗漱后便把笼子里的鸡放出来喂养,鸡食料是用米糠和煮熟的小地瓜或剩饭进行搅拌,然后再放在木盆中拿给鸡吃。小地瓜是我每天早上去地里拾的,只要不下雨,早上六点多钟,我总是扛着小锄头和一个粪箕去拾人家丢掉或没有挖干净的小地瓜。寻见那家人有收过地瓜的,我便上前去寻找,刨刨土,或者在人家摘了地瓜的藤上面附着不要的小地瓜,一般总能弄到满满一粪箕回来作为第二天鸡的口粮,回家后如果有时间就读一直课文,然后赶快吃饭后再去上学。几天来,我发现连续丢失了二只鸡。“这几天丢了二只鸡,不知道是给儿狼吃了还是蛇吃了?”我跟我妈说。“这有什么办法呀!我们也没办法天天盯着这些鸡。”妈叹了口气说。“我会想办法的”我想了一下坚定地说。

      第二天早上,天气晴朗,我准备了一支木棍,打开了喧嚣不停的鸡笼,在喂鸡时偷偷藏在棚子时,紧盯着鸡群,可是我把眼睛酸痛也没发现什么声息。我又在鸡群活动场地的周边隐藏起来,观察了一段时间,也没发现什么。最后终于发现在不远的墓地旁草丛时发现一地鸡毛,一切都明白了,就是被黄鼠狼吃掉的。我下意识地捏了捏棍子,把牙齿咬得紧紧的。

      第三天早上,依然天晴,蓝天白云,远山青黛,我却依然紧张如故,拿着木棍在等待黄鼠狼的到来,可是依然扑空。

      第四天的清晨,天正在下着蒙蒙细雨,轻飘飘的,又软绵绵的,象棉絮一般,大地又蒙上一层薄雾。经过三天紧张的防备,我有些松懈了。我熟练地拿了一小桶煮熟了的红薯,加了一勺米糠,用手将它们捏碎搅拌制成可口的鸡食料,走到鸡笼边,公鸡们正在兴奋地打鸣,母鸡在咯咯叫个不停,我猛然打开鸡笼,鸡象一队士兵飞奔而出,很快在对面的空地的喂养处聚焦在一块。这空地其实也是一块废弃的山园,长了一些野草被鸡群踩得象秃了头似的,空地上面也是一片田园,但比鸡所在的园高出一米多,

      现在已过秋收时节,田垄上只留下一片粗硬的芝麻茎。上面田埂上长着一片一人多高的茂密的白茫草,我拿着小桶,将食料倒在喂鸡料槽里,正想起前几天连续丢失了二只鸡的事,于是我就站在旁边点数了一下鸡,是的,是三十二只,少了二只。“一定是被黄鼠狼叼走了”我在心里想,这天气阴沉沉的,正是黄鼠狼活动的好时光。我心里在揣摸着,思想于是又开始活跃了起来,马上藏在树后面紧张注视着鸡群,却忘记了准备棍子,但回头一想:“其实带上棍子也没多大用处,只不过给自己壮壮胆,因为狼跑得比我快呀,我怎么能打到它呢。”还是用石头好,可心投掷过去,我于是随手检了个石头。

      正在想着心事,没想到狼真的来了:突然在草丛里跳出了一只黄鼠狼,张开大口猛扑向鸡群,个头象狗那么大,全身金黄色,鸡受到了惊吓正四处飞窜,我被惊呆了,心卟卟跳个不停,头也发麻了,不行,我不能这么没胆量,我给自己打气,于是我马上镇定下来,冲过去把石头猛掷了过去。黄鼠狼见到了有人追杀,立即掉头就跑,鸡也四散飞走了,我紧追着黄鼠狼不放,把拖鞋也跑脱了,赶了约五百多米,到了一个墓地前,也是我发现一地鸡毛的地方,黄鼠狼突然站住了,它回头一看,是个小屁孩没有其他人,离建筑物也远了,于是它胆大起来了,象人一样站立了起来,吐出红红的舌头和白森森的牙齿,扮了个老太婆脸吓我。我真的被吓得心呯呯跳,想到离家也远了,爸去菜地割菜去了,妈也做好了饭,应该收拾好行当去摆档子去了,家里应该没什么人在,我手头也没什么武器,有些害怕,就不敢再赶上去,也停了下来,我和狼中间就隔了十几米。“要是有一根枪就好了,

      上个月我看见村里的老黄用枪打了一条狼拖着回家,那有多威风呢!但我又不会使枪。”我对自己的想法觉得好笑。我虽然心里发麻,但故作镇定,便大声地吼了一声,同时也检起石头砸过去,石头没有砸到它,但它感到不好对付,只好掉头悻悻走了。好长一段时间,黄鼠狼再也没有来偷鸡了。

    【审核人:雨祺】

      标题:马一行者:少年与狼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4990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