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林东之南 :小花

  • 作者:若雨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1-11-05 00:33:00
  • 被阅读0
  •   四十年前的一个傍晚,一家人围着火炉取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突然,眼尖的姐姐发现门口有一只黑白花色的小猫在探头探脑。

      几天时间里,它一直在门口徘徊,没有离去,却也不敢接近我们。

      母亲猜它是饿了,就拿了点剩饭,用一只破碗盛了放在门口。

      小花猫很警惕地慢慢走近,闻了闻那点剩饭,围着那只碗转了好几个来回,几度离开又返回,最终还是忍不住低头怯生生地吃起来。

      吃完后,它就消失在黑沉沉的暗处,我们都以为它走了,但是第二天早上,我们发现它还蜷缩在伙房后面的杂物间里被烟熏得黑漆漆的大木柜上。

      母亲依旧用那只破碗盛了些稀饭,放在门边,等它自己来取用。

      我们以为它是附近人家走失的,想到它的主人会寻找,并没有指望长养它,但一直没有什么声息。

      这样一连几天,大概是看到我们没有什么恶意,这只猫就在我家住了下来。

      它也逐渐敢于走到我们身边,竖起尾巴、昂起头,与我们的腿挨挨擦擦,甚而接受我们手掌的爱抚。

      不知不觉,它成了我家的新成员,隔一会儿没见它的身影,都会有人查问她的下落。

      我和姐姐放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它。

      这只猫来的时候邋里邋遢,刺毛刺球,奶牛花的毛色脏成了纯黑,也很消瘦,但过了一段时间,它毛色日见光亮,也显得精神起来,常常和我们玩闹。

      它没有名字,姐姐总爱喊它一个字“喵”,它也逐渐习惯了这一称谓,我们说“喵”,它就知道是在说它,就立刻跑到我们面前或者抬头目不转睛地倾听。

      姐姐用毛线逗它,它也乐此不疲,玩累了就跳到她身上蜷卧,安静地接受爱抚。后来它就有了名字,叫“小花”。

      有时候小花坐在火炉前打盹,发出轻微的呼噜声,我们觉得很有趣,禁不住发笑,听到我们的动静,它也把眼睛睁开一道缝,约略一瞧,又归于梦乡。

      大约一两个月以后,我们给它的残羹冷炙,它也不大吃,我们都感到很迷惑,以为它生了病,但它依旧生龙活虎地,身体上看不出什么异样。

      一直没看到它捉老鼠,我们以为它是只懒猫。

      随着春天到来,我们听到房前屋后彻夜有猫儿“凄惨”的叫声和厮打的声音,看来我家的小花恋爱了,它原来是一只年轻的母猫。

      有个把星期,我们很难再找到它的身影,唤也唤不回。

      等房前屋后再次归于静寂,我们却惊奇地发现我们的小花常常拖一只大老鼠回来,在灶背后津津有味地吃,还不要人靠近。

      如果我们走近,它会赶紧一口咬住老鼠,张惶地钻进碗柜底下,似乎害怕我们与它争食。

      我们一时对这样的变化感到很惊讶,但很快,我们都欢喜不已,因为有了小花,不用再担心老鼠偷粮食了。

      粮食是当时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小花也顺理成章成了我家的保护神。

      我们逐渐对小花捉老鼠见怪不怪,母亲也逐渐忘记要给它剩饭了,它也逐渐敢于把老鼠拖到火炉边来享用,夜里我们再也听不到窸窸窣窣的老鼠动静了。

      再后来,在厨房堆放柴火的角落里,我们常常无意间会发现死老鼠,那是小花吃不了藏在那里的。

      有一天中午,小花得意洋洋地拖回一只鸽子,那只可怜的鸟儿还不住地扑腾,也不知道猫是如何捉住它的。

      也有一回,小花闯了祸,村里有一家人办喜事,有人发现小花把一条一两斤重的鱼拖到了窗台上,鱼倒是被他们追抢了下来,我家人却结实挨了顿骂。

      后来我们才发现谜底。

      那年开春之后,母亲有一次上谷仓中取玉米,意外发现那里卧着一窝出生不久的小猫,有三只,她并没有动她们。

      但不知何故,小花还是发现了异常和危险,它把那几只小猫一一转移到了别处。

      直到很久之后的一天,它突然带着活蹦乱跳的三只小猫,骄傲地出现在我家的堂屋。

      我家的堂屋登时热闹起来,村里其他的孩子也都跑来看新奇,争着去逗弄那几只毛绒绒的小家伙,小花蹲在附近悠闲地看,等着它们玩累了来吃奶。

      接下来的日子,小花更加忙碌,小猫的叫声日渐洪亮干脆。

      入夏,小花开始拒绝为三只小猫喂奶了,它常常捉一只半大老鼠回来,还是活的,放在堂屋中间,让小猫自己玩弄。

      老鼠总是拼命逃跑,却一次次遭到小花拦截,仅有一次,我们亲眼见到一只老鼠成功钻入墙脚的缝隙。

      小猫逐渐长大,一些亲戚早早就约定抱养。它们一个个被人抱走,小花一时烦躁而失落。

      其中有一只被隔半里路的一户人家要去,小花就天天去这一家转悠,有时还领了小猫回来,大约经历了个多月,它才渐渐淡漠。

      以后每年,小花都要生养一窝小猫,小猫总是送人,我们只留下它。

      随着我们长大,我家的房间明显不足,父亲买下了生产队的几间房屋,这才略显宽敞。这个地方离我家老屋三四百米选,中间隔着一个场院。每天晚上,我们去睡觉,小花都一路跟着,狗有跟脚的习惯,人所共知,但我家的小花怎样养成这个习惯的,我们却莫名其妙。

      起先,出门不久,我们就听到路边草丛中有动物快速跑动的声响,父亲用电筒一照,我们就看到小花双眼在草丛中明亮着幽蓝的光,尾巴高高竖起,显示着倔强和调皮。

      我和父亲把它轰了回去,但不一会儿,它又出现在我们前面的道路中间,一副顾盼自雄的样子,我们无奈,默许了它的行为。

      到我们的房间后,它就自顾自地忙碌,我们也不管它。等第二天早上起床,我们就会发现它缩成一团,安静地睡在我们脚头的床角。有时候我们还未醒来,它跑到我们头边,在我们的脸上嗅来嗅去,胡须挠得我们痒痒的,甚至我们把它推过去,它又蹑手蹑脚走到我们脖子边来,拿头蹭我们的下巴,让我们给它抓痒,实际上它是要我们起床,带它去外面吃早饭。

      它喜欢跟脚还不止此。有时我外出放马,它竟然也跟我到山上,满山遍野地钻,总在我怀疑它迷路走丢的时候,它又自己出现在我意想不到的地方。它似乎非常熟悉我的行动规律,有时候我觉得它简直有意和我捉迷藏。这只猫带给我们的快乐集中在中间几年。越到后来,我们因为猫挨骂的事越多。

      挨骂最多的事是,邻居都说我家的猫扒瓦,弄得他们的屋顶下雨天漏水,小花也因此吃了大亏。

      有一户邻居特别恨这只猫,他们偷着把一杯滚烫的开水往小花身上泼。可怜小花差点烫死,跑回来泪眼婆娑,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猫也会哭。

      我们赶紧用冷水给它冲洗,它非常抗拒,后来这只猫背上还是有巴掌大一块毛全部落尽,从此它很长时间不敢接触外人。

      有一次,它大概是误食吃了毒药的老鼠,气息奄奄地走回来,瘫倒在堂屋的地上。

      我母亲大惊失色,赶紧把它抱起来,用筷子撬开它的嘴巴,给它灌奶粉。它不停地呕吐,也拒绝进食,匍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饿了几天之后,才有气无力地喝了一点米汤。

      一周后,它竟然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它挺了过去。

      虽然上一次逃脱了人的毒手,但第二次它最终还是没有幸免。在我们养了八年之后,它再次中毒,这一次,我们无力回天。

      自从第一次中毒之后,它始终都没有彻底恢复。它很少再捉老鼠了,常常跳到我们怀里懒洋洋地睡觉,不愿意起来;屋里没人的时候,它就安静地卧在灶边,长时间地取暖。姐姐不忍心看它暮气沉沉的样子,总是把它抱到门口晒太阳。

      直到有一天,我们放学回来,母亲用低低的声音告诉我们,小花死了。

      父亲按照习俗把那只猫高高地挂在大路边的杨树杈上,小花安静地走完了在我家的8年时光,大眼睛里似乎还带着无尽的留恋,就这样终结了与我家的缘分。

    【审核人:雨祺】

      标题:林东之南 :小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471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若雨 若雨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14篇
    • 获得积分:32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林东之南 :小花

      随着我们长大,我家的房间明显不足,父亲买下了生产队的几间房屋,这才略显宽敞。这个地方离我家老屋三四百米选,中间隔着一个场院。每天晚上,我们去睡觉,小花都一路跟着,狗有跟脚的习惯,人所共知,但我家的小花怎样养成...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