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月白

  • 作者:牧尘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29 16:17:41
  • 被阅读0
  •   月白一词,格调清雅。澄明的夜空,月白一色,满地霜华无纤尘。天地间万籁有声,思绪淡然悠远。

      月白,启齿轻读,顿觉口颊生香,捧着词典,释义浅蓝色,淡淡的,一缕乡愁潜滋暗长。

      皎洁的月光下,村口槐树边,与村小一起玩捉迷藏、打仗之类的游戏,躲在草窠里,荆棘划了袖口,不小心破了手也没察觉,玩得太专注,根本没在意这些小小细节,不多时,衣背洇湿了,头上也沁出汗珠。若是将衣褂脱下,用双手整拧下,也能拧出一地细碎月光,哗哗的,滴答滴答的,声由大到小,脚踝下的草地潮湿。蛙蝉在月白下,有点寒怯,偶尔数声低鸣,也湿漉漉的。远处大人几声发小奶名的呼唤,一个个夜的精灵回应着,瞬间消失在如水的月白中。

      乡下的夜,有月真美。蓝蓝的夜,金黄的月,两色兼容,满世界月白——村月白,树月白,人月白,衣月白,风月白,声月白,梦月白。

      如此良辰美景,演绎的更多是才子佳人之类戏,套路雷同,但中国的百姓爱看,许是爱情演绎人性,古今同怀,情性共通。试想,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钟情?月光如水浸楼台,楼台下,西厢中,那个书生为伊消得人憔悴,盼世间能有相思药医好相思病,免受相思之苦。送药方、请柬,唤不回他的魂灵儿。听得琴挑玉心,来了精神,趁着月白,隔墙琴弦弹拨。衣月白,与旦角水红浓淡相宜。又是风清夜,月白与水红融为一体,纵然拷红,有情人也难相离。大团圆是中国人向往的,但月也有阴晴圆缺。先前的爱遭到挫折或摧残,即使风刀霜剑,昂然的,携手走进红绡帐下;哀婉的,香消玉殒,惊起鸥鹭远飞,像梁祝,似宝黛,如梧桐。

      戏曲中,月白衣也美。“月白”二字,读起来有音韵美,就像闺阁里的女子,见梅香问起意中人,羞答答的,玉容含情,轻启樱桃,先抑后扬,口吐莲花,一咏三叹,似涓涓溪水由远而近,闻之春风拂面。

      古时街肆有染坊,门口招牌醒目,瓦檐下高挂着晾晒的染色布匹随风招展。织出的布匹,须经着色、漂染、晾晒,再染等工序。而染料是从花草树木的茎、叶、果实、种子、皮和根里提取色素。初染的色白中带一点蓝,近似月色,“月白”一词由此而来,再染颜色更深,二蓝、深蓝、青。未染前,白色一片,似一个懵懂无知的村童,一次次染缸里浸泡漂染长大,言谈举止更成熟,沁出的思想更深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从染缸里走出月白,看起来有品味有学问,但也沾染些其他色,见富家闺秀,自然演绎一场风花雪月的戏来。

      月白,是人生之少年。外婆常年着月白大腰襟褂子,穿行在竹篱落下、池塘边、菜田里薅草、浣衣、摘菜,月白那时离我很近,搀着我的手,匆匆行走在赶集的路上,不离左右,紧紧地,生怕我丢失。月白清冷,仿佛一阙如梦令,带给我最暖心的回忆。梦回时,月白飘然而逝,如风,似雨,像云。

      印象中的祥林嫂第一次来鲁镇鲁四老爷家时,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袄,月白背心,年纪大约二十六七,脸色青黄,但两颊却还是红的。学生时代,读此曾怀疑,新寡的祥林嫂这身打扮,特别是月白背心,一身素服,来到鲁四爷家,怎么连一向讲究计较的鲁家没一点反应。原来让“月白”迷惑了,“月白”色浅蓝,如此心顺了。

      “月白”一词很有诗意,东坡也喜在自己的词赋中用之。月白沙汀翘宿鹭,更无一点尘来处。月白风清,如此良夜。雪芹红楼中也有月白氤氲。

      平民、文人爱月白,帝王也喜爱。祭月时,天子穿的是月白祭服,用的是月白祭器,想来日月经天,万物类象。祭月,穿用自然月白。

      月白风清,风清气正。月白,有草木气、平民气、雨露气、书卷气、烟火气、高雅气,她来自草根,不分贵贱,却独有一段风流。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月白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4476.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