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小人书(散文)

  • 作者:湘诗飞翔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9-05 16:20:24
  • 被阅读0
  •   于我来说,小人书不小,亦不轻。

      仔细算来,再过三年,就到了父亲病故的年龄;那个年龄,我是异常敏感的——五十七岁。

      于是,很有些想念懵懂无忌的日子。父亲年底赶集给我买小人书,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本课外读物。那年,我十岁。

      腊月一进,古镇老街的年味日渐浓郁起来。卖完长山药的父亲,置办些年货,禁不住执拗的我,稍作犹豫后,进书店端详片刻,目光停留在《连心锁》上,满意于颔首时微微掠过。父亲大体是识得些字的,他读过几年私塾。而我,只是想要本儿小人书罢了。两毛钱的《连心锁》是反映抗战故事的。要知道,上世纪七十年代,两毛钱,在老家能买四个烧饼哩!

      《连心锁》像一把小小的钥匙,打开一个世界的大门,激发起,我求知的欲望。

      以后的日子,各类小人书宛如山泉流进父亲结婚时置办的带有底柜的两连屉桌子,也滋润着我空白的心田。很自然地,慈祥厚重的木桌变成小人书的仓库。而父亲并没有反对。或许,呵护孩子天性是天下所有父母共同的秉性。

      近二百本儿小人书整齐地码在柜里,它们是我与伙伴们交换阅读的资本。

      这么多的小人书的确是需要不少钱的。不过,不用担心,资金来源是有的:有卖药材的,有卖破烂的,也有以买笔本名义从父母那里“骗”来的。然而,更多的是,养兔子卖的钱。那些活蹦乱跳的兔子,既给我带来欢乐,也给我带来丰厚的收入。当然,大头给家,小头归己。

      父母的童年是绝无此景的。父亲十四岁娶亲,而小脚母亲也才十六岁而已。他们没有小人书,兵荒马乱的,只有被小鬼子扫荡留下的烟熏火燎的记忆。

      记忆,总是那些难忘的事情。小学初中上课时,拉开抽屉,偷窥小人书,被老师发现,没收罚站是常有之事。高中看的是古典的和现代的世界名著,文学杂志。父亲卧床不起的日子,正好是高一寒假,瓦黄的灯光下,我一气儿读完毛选五集。看完《论持久战》,战胜鬼子的信心坚定决绝,豪情万丈!

      吃饭时,总爱边吃边看。起先,父母多有微词,时间长了,好像习惯了我的习惯。现在忆起,倒是蛮有趣的。

      岁月蹉跎,似水流年。

      父亲买的小人书是开启我读书之路的第一块铺路石,对我疯狂购买痴迷阅读的袒护,是使我读书兴趣渐增的催化剂,尽管这条我在行进,并将继续跋涉的路毫无建树。但是,其红色内容对我的影响显然是终身的。

      四十多年来,小人书始终在我的脑海里如影随形,时不时跳出来展演那些尘封的往事,有父母的训斥,更有二老温情的关怀。

      我知道,小人书已经融入我的血脉,升腾为我的灵魂。因为,它已经不属于我自己,而是属于那个纯真活泼阳光灿烂的年代。

      如今,慈祥厚重的两连屉老桌依然健在,只是那些小人书被我的晚辈们“窃走”最终没了踪迹,留下的只有满满的温馨回忆。

    【审核人:雨祺】

      标题:小人书(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280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