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这树(散文)

  • 作者:丫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8-23 16:41:34
  • 被阅读0
  •   【题记】现代散文家,王鼎钧先生的《那树》中“那树”没有具体的时空,通过虚写,托物寓意,揭示那个时代现代工业文明对人文和自然的侵蚀。《这树》中“这树”都是可以触摸的真实,通过写实,托物寓意:告诉人们,随着时代的变迁,现代社会生活中人与自然需要和谐共生的自我觉醒。

      一九八一年夏,家有考生的人们戏称为“黑七月”,高考一放榜,那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已连续半个月泻肚子,躺在床上的父亲,听到子女中有第一个考上了,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泻病就好了。

      这年,我的江苏高考作文题:读《毁树容易种树难》短文,写一篇读后感。

      “杨树横着种可以活,倒着种也可以活,折断它再种仍然可以活。可是,十个人种杨树,只要有一个人毁它,就没有一棵活杨树了。种树的有十人之多,种的又是很容易活的杨树,却经不住一个人毁它。原因是什么?毁树容易种树难。”

      听我说是这作文题,父亲坐在家门口,就在大树围成的院子里树荫下,瞧了瞧房前屋后的大树。视乎若有所思:这些树多高大啊,真是守护家园的“好士兵”啊!

      是的,种树为什么难?有的树从一粒种子发芽开始,要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生长,期间,在任何一点点外力和环境要素不利作用下,就可能无法成活下来。

      也是的噢,毁树为什么容易?无论年长的和年幼的树,人们要结束其生命,就是分分钟的事情。特别是现代化的电锯,只要狂吼几声,再坚强的大树一会儿功夫就被放倒了。

      可是,为什么要毁树?树就是一个生命体,在其生命周期内,人们既然栽种了,就是希望其成为有用之材的。

      那时,我的读后感:种树,再难也要种;毁树,不利于树;毁树,不利于人;毁树,也不利于自己。我们要大声疾呼:无论何时何地,千万不要人为毁树!

      我的家乡位于里下河地区,那里河网密布,村前、村中、村后都有一条东西向的河流。村前河的北岸边,我家院子是开放式的。父亲曾经在主房的后面、东面都栽上了树,树长势喜人,夏天门前是一片郁郁葱葱。中午时分,一大家人就在门前大树荫下就餐。父亲说,后面一排树,由于东部沿海地区多有台风,一排大树可以抵挡台风,防止把草房子房顶掀开。它们就像一排刚正不阿的士兵,不越雷池一步,兢兢业业守护着我们家的草房子。

      后来,弟弟妹妹也通过高考陆续离开家乡。

      某一天,我们利用假期回来时,东面一排树被毁得只剩下最东南一颗很大的榆树,它孤零零的屹立在那里。父母认为树被毁了,没有亲眼看到是谁毁的,没有地方去说理啊,只能说是万般无奈。更有甚者,东面汪姓人家直接跟父辈提出,剩下的这颗大榆树根系和树荫都过了界线,他家猪圈和厕所的阳光被挡。

      他们在大榆树旁边刨了个大坑,填上农村常用的大茅缸,就把厕所向南移动到河边的大榆树旁边去了。

      终究,没有让东面一排剩下的、唯一的这颗大榆树活下来;如此,东面一排“好士兵”就全军覆没了。

      时隔不久,村里人说,大约是在冬季,汪姓主人在一次上茅缸时,可能是由于长时间蹲坑,血液流通不畅,脑供血不足,突然起身时,头部晕厥,一头栽进河里,没有被人发现。其实,他家就是从事水上船运生意的,一般情况下,都是会游泳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没有能够游上来。

      也许,可能有太多的如果……,我们就只说一个,如果茅缸还在原来的地方,不移动到河边这颗大榆树旁边,一头栽进河里这种情况,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不是吗?

      屋后一排大树长成后,大树的北边,本来就仅仅是一块空地。只是,许多年以后,有个郭姓人家,突然在那块空地上里安了家。并且,自己制作“土锅炉”,用“土锅炉”省钱哎,开起了浴室。“土锅炉”吃进去都是刨出来的大树根,或者,不知道从哪里锯下来的大野树段。同样,用这些树燃烧省钱哎。

      我们家后面一排大树当然不能算是野树,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颗颗大树不知道“野”到哪里去了。

      终究,这一排“好士兵”也就那样全军覆没了。

      这不久以后,村里人说,也许由于“土锅炉”没有可靠的、科学的压力控制措施,“土锅炉”爆炸了。那些存储的大树段和大树根连同那个浴室,瞬间,灰飞烟灭。

      郭家主人,被炸得血肉模糊,只捡回来一条命。

      也许,可能有太多的如果……,我们就只说一个,如果不使用这种污染环境的大树杆和树根燃烧,而使用碳燃烧,添加燃料时间间隔比较长,不需要人一直在炉膛口添加燃料,岂不是主人可以避过这一炸?不是吗?

      在村北河流的南岸边的老屋,那里是我们兄弟姐妹出生地。屋后面原来一块空地,地势比较低,父母亲专门从村西边的芦苇荡荒地里取土逐步填高。

      在这块河边空地上,除建了猪圈和厕所。其余填土的荒地,父亲都栽种上了大大小小的树。

      大约在一九六六年左右吧,我已经开始记事了。现在,一些存储的童年记忆,不管怎样都无法抹去。

      那个时候,上厕所时,就是要蹲上高出地面40公分左右的陶制茅缸边沿,下来时不像大人,腿长容易着地,小人只能跳下来。一次,跳下来不在意踩着了一颗小树苗,或许,它是故意引起我的注意吧。从此,很快就长成为有一个大人的高的榆树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父亲将茅缸移动到五米以外的东边去了。从此,可能是由于原来茅缸旁边肥料充足,这榆树简直是越窜越高。

      我上高中时,我们搬家去南面房子住了。弟弟妹妹又陆陆续续都外出求学了。每一次回家,我一般情况下,都要去瞧瞧老屋后面的这些树们。

      有一次,又去瞧瞧时,东面的树林都被砍了,地面上硬生生的长出来一排东面松姓人家扩建的、长长的西厢房,只剩下了从小树苗长成的三棵树,那些被砍了的树比这三棵树要年长20年左右吧。

      此后不久,村里人说,松姓主人在村西边的大堤上,硬要求搭乘同村人的电瓶车时,被一辆疾驰的货车旁边的绳子把头抹了,而开电瓶车的同村人却毫发无损。

      也许,可能有太多的如果……,我们就只说一个,如果不硬性砍了树林扩建厢房,如同不硬性要求搭乘同村人电动车,或许惨剧可以避免。不是吗?

      这三棵树的西边,其中有一颗最大的榆树,树根西面部位被砍了个盆口大的伤疤。可能是这树是太强大了,没有向想毁树的人屈服,他仍然顽强地生长着。

      这树的西边一块地,村里人说,原来也住着一户申姓人家,可能由于那地方没有用外土填高,地势低洼,不适宜人居住,外出打工去了。那里的房子后来也塌了,就长成了一片小榆树林。

      无论何时何地,不能人为毁树。这道理何如?正所谓:深者知其深,浅者知其浅。

      父亲,解放战争时期参军,在部队执行任务时,骑马受过伤,复员回城去县城扎花厂务过工。后来,响应国家号召,回乡务农。可谓集工农兵品格于一身。其一生,辛勤劳作,老实忠厚,淳朴待人。父亲爱树犹如爱他的子女们。平时,省吃俭用,努力让子女们学有所成,希望长大后成为对社会有用之人。

      在那个年代,虽然无能为力守住他亲手种的一些树。但是,他守住了和谐的邻里关系。

      如今,父亲已经不在了。父亲喜欢的这颗大榆树,也许,它被赋予了人一样的灵魂,很争气的活着。它在家乡老屋后面,三叉向上的树杆上托举三个大大的喜鹊窝,静静听着鸟语鸟歌,茁壮地成长着。

      在进行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村里为农民建设的美丽新居的周围,都统一栽种上各种各样的树,让一颗颗、一片片、大大小小、错落有致的绿树守护人们的家园。

      我们同住地球村,人与自然属于一个命运共同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现代生态文明建设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

      种树难?错!错!错!只要人们齐心协力,人人参与“植”树,加上现代林业科技的不断发展,为了共享绿色的生活,就难不倒智慧的人们。

      毁树易?错!错!错!只要人们齐心协力,人人参与“护”树,加上保护林业发展的法律法规,就没人胆敢人为毁树,有人想毁树就不易了。

      每一颗树,就是一个生命体,它都有它的灵性。

      每一颗树,在它的生命周期内,活得好似一首歌。它头顶一片天,根扎一方土,风雨中昂着头,冰雪压不服。绿叶中藏着太多故事,撒给大地的绿荫,那是爱的音符。无论白天和黑夜,都为人类造福。它胸怀在蓝天,深情藏沃土。

      给家乡的大榆树,送去绿色的祝福:好好生长,天天向上。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这树(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2567.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