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决不那样活(小说)

  • 作者:高红梅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1-08-21 11:08:21
  • 被阅读0
  •   你把电话打回家的时候,你爸正抱着你妈的照片在哭。你说你考上公务员了,问你爸高兴不?你爸赶忙抹了一把眼泪,激动地说高兴,高兴,咱闺女终于出人头地了,闺女快回家,爸给你做一桌好吃的。

      挂掉电话,你爸对着你妈的照片又说了一遍,咱闺女终于出人头地了。明知道你妈听不到,可你爸觉的你妈能听到,因为在你爸的心里,你妈一直活着,就像二十多年前那头死去的母驴,你爸依旧固执地认为,现在拴在院子里的那头母驴,就是当年的那头母驴活在尘世中温暖的影子。

      在你的记忆里,你从一出生就没见过你妈,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你爸先是带着你姐和你一起生活,你姐出嫁后,原本就没什么热乎气儿的家中,就剩下你们父女俩相依为命。等到你去外地读大学后,家中的日子就更冷清了,只剩下一头不会说话的母驴和你爸做伴儿。

      你不像寻常人家的孩子,一听到爸要给孩子找后妈,就打心眼儿里一百个不愿意,或是以死来对抗,想方设法甚至绞尽脑汁,也要拆掉这桩婚事。你呢,虽然也听说过后妈的厉害,但因为心疼你爸,就和你姐联合起来,极力劝说让你爸再找一个女人。

      尤其是在你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几天,你竟然亲自当起了媒婆,也不管你爸愿不愿意,接二连三把十里八村丧偶或离婚的女人们往家带。那段时间你爸的日子那叫一个光彩,俨然当了一把土皇帝,像是闺女在亲自给爸挑选妃子,惹的村里的那些老光棍儿们,一个个都羡红了眼,于是就大骂自己的儿女不孝,看看人家的闺女多开明。

      平时一年到头都不到你家串一回门的亲戚和邻居们,一下子就把你家围了个水泄不通,没想到这闺女还真没白养。拍马屁的人原本是想逗你爸高兴,因为自从你妈和那头母驴在同一天去世后,你家依然保持着还有一张驴脸,那张让亲戚和邻居们都瞧不上的驴脸,就是你爸那张郁郁寡欢的脸。可当拍马屁的人一看你爸又拉下了那张驴脸,且怀里还抱着你妈的照片,顿时就感觉这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真是自讨没趣,只好立即闪人。

      再说那些丧偶或离婚的女人们,什么相亲的阵势没有见过,见过因儿女不愿意阻拦打闹的,也见过没看上眼表情冰凉的,可就没见过怀里抱着前妻照片相亲的,真是让人又气又恨,哭笑不得,既然这么留恋前妻,干嘛还要拿别人当猴耍,真是扫兴。于是,女人们也一个个拉着驴脸,气急败坏地走出你家,临走,还都不解气地使劲摔一下门。几次相亲下来,好好的一扇木门就被摔坏了。

      你爸蹲在地上修门,你蹲在旁边数落你爸,比起相亲不成,你爸好像更心疼那扇被摔坏的木门,反倒一个劲地埋怨起你来。你不知该说什么了,你知道你爸对你妈感情深,可你妈毕竟已经走了,且已经走了二十几年。按理说,这样的日子早就该结束了,你也知道即便你爸再婚,你妈在另一个世界也不会责怪你爸,甚至希望你爸能再婚,不要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

      多少次,你从心里祈祷,希望你妈若在天有灵,能够给你爸托个梦,让你爸能忘却丧偶的痛苦,尽早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如果真能那样的话,即将外出读大学的你,心里也能踏实一些,少一些对你爸的牵挂。可你爸生性就像一头倔驴,似乎比院子里的那头母驴性子还要倔强。

      常言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爸不仅与人不合群,反倒跟驴习性相投,难怪你爸喜欢养驴,难怪村里人都在背后对你爸指指点点,说什么你爸这辈子对女人没兴趣,就对母驴有好感。细数起来,这二十几年你爸一头接一头买了那么多头驴,还真都是清一色的母驴。

      老话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就因为养母驴这一件事,你家在村里就没落下好名声,让你姐和你都抬不起头来,因此村里人包括本家亲戚也不愿和你家来往。不来往就不来往,反正这么多年你爸已经习惯了,整天有事没事就坐在院子里和母驴唠家常,似乎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你爸是习惯了,可你直到到现在都不习惯。有很多次,你都想把院子里的那头母驴拉出去偷偷卖了,或是放跑了,可每次趁着你爸下地干活,你的计划正要准备实施,你都会临阵打了退堂鼓。你知道这样做根本就于事无补,也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你知道这么多年你爸省吃俭用,除了供你姐和你读书,家里的钱几乎都用来买驴了。

      把驴偷偷卖了或是放跑了,结果只能是逼迫你爸继续买驴。别看你爸对相亲没兴趣,可到了牲口交易市场买驴时比谁都有眼光,什么样的驴品种好,什么样的母驴生育能力强,你爸一眼就能看出来,就连那些在牲口交易市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驴贩子,也都一个个对你爸竖起大拇指,佩服地五体投地。

      你拿你爸没办法,你姐就更拿你爸没办法了,你姐对读书没兴趣,所以初中毕业就辍学了,在家边帮着你爸料理家务,边帮着下地干农活。你和你姐不一样,都说一母生九子,九子的品性个个不同,这话算是说对了。你姐从不关心你爸的生活,甚至厌恶这种没有母爱的生活,只想着能够早点嫁出去。当有一天你姐像做贼似的偷偷嫁出去了,没有迎亲的队伍,也没有大张旗鼓地操办宴席,你姐不仅没有责怪你爸,反倒像逃离了地狱之门,在一个天刚蒙蒙亮的早晨,一副到人间重生的幸福姿态,高高兴兴地就被你姐夫接走了。

      出嫁后的你姐,除了你爸生病,和那些亲戚、邻居们一样,一年到头都吝啬地不肯回一次娘家。用你姐的话说,回娘家,回娘家,娘不在了还回哪门子娘家。难怪这世人平日里手上扎根刺,都会痛地不由地喊声娘,而鲜有人会出奇地喊声爹,足见一个家庭如果没有了娘,这个家庭基本上就坍塌了一大半了。

      而你呢?虽然农村人生性腼腆,很少轻易向父母说出爱,直观地向父母传递自己的情感,但在你心里是那么心疼你爸,以至于为了给你爸找一个女人,而不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后妈,你在你爸面前可谓磨破了嘴皮子,听的你爸耳朵里都快起茧子了,你爸就是不主动配合你。

      本来是你给你爸找女人,到头来却成了你爸故意拆你的台。难道这是宿命吗,你和你爸天生就是一对冤家?当然不是,你从不信命,而是知道你爸对你妈的感情确实很深,深到什么程度呢,你爸宁可和母驴做伴,不惜被村里人耻笑,也誓死决不再婚。

      这本是电影里该有的故事,你也知道电影里那些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故事许多都是虚构的,但那些曾经被你持疑过的故事,如今就真真切切地演绎在你的生活里。为此,临去读大学的前一天,你竟专门跑到镇里的电影院,看了一场以婚恋为主题的电影。那天,电影院的屋顶哗哗地漏雨,而你哭泣的动静仿佛比屋顶漏雨还要猛烈,你不是被故事的情节所感动,而是电影中的男主人公太像你爸了,唯一与你爸不同的是,电影中的男主人公不养母驴。

      单亲家庭就是这样,一来你爸不爱接触社会,二来地里正是农忙时节,所有的原因仅拿出一条,就决定了你爸不会亲自送你去读大学。一个人坐在铿锵的列车上,原本你应该落寞、孤独、痛苦或悲伤,看着列车上别人家的父母也是送孩子去读大学,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你应该觉的自己很可怜。

      可你没有,而是觉的家中的你爸更可怜。远方很远,你就读的大学所在的城市,距离你家起码有二十几个小时的路程,你之所以未觉的这一路很长,是因为你的心一直留在你爸身边。你的泪水一路上始终没有停歇,确切地说是你即使想停根本就停不下来。近二十年来,你以为因为没有了妈,自己的泪水已经都偷偷地流干了,可这一回你知道自己真的错了,这世上还有你爸,只要有亲人被你牵挂,你的泪腺就永远不会干涸。

      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列车,哭了二十几个小时,其实连你自己也感到惊讶,不知道一个人的身体里究竟藏着多少泪水。难怪书上说人体中大部分都是水,你猜想当有一天一个人的泪水真的流干了,可能这个人的生命也就走到尽头了。你是这么理解的,这样的理解,突然让你好害怕,你不敢哭了,你爸还在,万一自己身体里的泪水真的流干了,你怎么能忍心丢下你爸先走呢?

      因为已经没有机会报答你妈了,你就曾无数次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加倍地报答你爸,所以,你读书时是那么用功,你知道在这座破落的,尤其是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的西部乡村,一个从头到脚全卖了都不值几个钱的女娃子,唯一能够翻身,实现母鸡变凤凰的机会只有读书,而考上大学,就是你人生全部的赌注。

      为此,你是那么发奋,不惜忍受着村里人的嘲笑,尤其是你姐都经常嘲笑你,女娃子家的读的哪门子大学,能认识几个大字就得了,早晚不都得被男人养吗?从这一点讲,你就在心里瞧不起你姐,同样都是被男人养,可你姐和大多数生活在你们那里的女人们一样,你认为她们被养的一点尊严也没有,且不说自己本身对父母有多吝啬,即使父母因病没钱治疗躺在炕上等死,出于人伦道义或是尚未泯灭的人性,想拿一点滴水般救不了大火的小钱出来,象征性地表表孝心,也不得不和自己的男人大吵一架,甚至还要打的头破血流。

      如果自己有学历,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就算男人再有本事,也不会从骨子里瞧不起你,你想从经济上给你爸尽孝道,让你爸的晚年生活质量稍好一些,你的男人也不会刻意去难为你。读书,读书,不管是为了自己活着有尊严也好,还是为了报答你爸也罢,总之,现在的你终于变成了一只凤凰,且还是村里十几年来都没飞出过的,一只比沙尘暴的来势还要迅猛的,一夜之间被村里人高高仰望的凤凰。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你在村里转了一整天,从清晨到天黑,你转遍了村里的犄角旮旯,当你转到村口那座一年四季臭气熏天的公共厕所,那些来不及系好裤腰带的村民,都急忙热情地向你打招呼。看到他们那副表里不一的嘴脸,你的心里是那么美,你突然感觉松了好大的一口气,这么多年,憋在心里的那口怨气终于一下都释放出来了。你怨恨他们,但也从心里感激他们,如果没有他们昨天鄙夷的眼神,哪来你今天盛气凌人的微笑。

      到了大学你才感觉到,当初一心想飞出家门,真有一天飞出去了,才发现这一路飞的好远。原本,你只是想到远方历练一下自己,但却忽视了即使心在你爸身边,却终究远水解不了近渴。如果当初选择一所离家较近的大学,起码隔一段时间就能回家看看你爸。可现在呢,且不说路途遥远,于你来说天价般昂贵的火车票就让你心疼地不得了,回家一次,就等于花费掉你半个学期的生活费啊。

      你豁然明白了什么叫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舍不得花钱,就得忍痛舍弃回家看你爸的机会,因为你知道这些钱其实就是你爸的命,你浪费掉这些钱,就等于要了你爸的命。你只能把痛苦藏在心里,把对你爸的思念和牵挂藏在心里,同时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你妈若在天有灵,千万不要让你爸生病,一定要保佑你爸永远健康。尽管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亦或是自欺欺人,但你必须得忍受着,忍受着四年的大学生活漫长的煎熬,忍受着日夜对你爸如履薄冰般的担心。

      你很乖巧,也很懂事,你舍不得花钱,课余还要去打工。有时想想,四年的大学生活给你带来了什么,有人说,人的一生中再没有比大学更美好、更值的回味的时光了,而你的大学生活于你来说,美好根本就谈不上,一想起来就都是噩梦,回味更谈不上,一想起来就都是痛苦,那种比心如刀割还要痛苦上一万倍的痛苦。

      每当假期回家,当村民们问你大城市、大学的生活究竟有多好,你才发现自己进了大城市、读了大学,唯一学到的就是虚伪,即使没人问你,你也会违心地把大城市的美描述地天花乱坠,把大学生活所谓的美好夸饰地不着边际。其实村民们哪里知道,在你向他们口若悬河地描述时,你的心里却一直在流血。可以说,从农村到大学,你的生命不外乎刚下了刀山又进了火海,就像在村里生活时一样,贫穷的你依然被人瞧不起,被同学瞧不起,甚至被老师也瞧不起。

      当有一天你终于大学毕业了,走出校门时你禁不住长叹了一声,去她妈的大学。以至于毕业后的第二年,当班长给你打来电话,邀请你参加毕业一周年聚会时,你竟然把牙齿咬的嘎嘎作响,冷漠地对班长说,你这辈子从来就没读过大学。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因为大学在你心里,就像你从未见过面的妈,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给你带来无端的伤痛。

      对于你妈,二十几年来除了偶尔想起自己是个没妈的孩子,委屈地流流泪,你的心里谈不上有多大的伤痛。可是自从大学毕业以后,你突然感觉你妈活了,在你的心底复活了。你爸总说你长的像你妈,你也经常会拿着你妈的照片,一边看一边照镜子,看着看着,好像你妈竟真的复活了。

      不看还好,一看你的心情就糟糕透了,就像你爸,经常会看着院子里的那头母驴莫名地流泪,然后就会语无伦次地,说起当年死去的那头母驴。可当你一问那头母驴是怎么死的,你爸顿时就哑巴了,任凭你问破了喉咙,就是不再搭理你。

      一头死去的母驴,为何会像怀念你妈一样让你爸如此伤心?你听你姐说过,那头母驴和你妈是同一天死的,但你妈和那头母驴的死因,却仿佛成了你爸和你姐事先约定好了的,一辈子都不会让你知道的秘密。你只知道,你爸曾说你姐若敢把秘密告诉你,就会撕烂你姐的嘴。你小的时候你姐也曾不止一次骂过你,说你是个丧门星,一个人要了三条命。

      三条命?尽管那时你数学成绩不是很好,但你怎么算或是怎么猜测,就是理解不了为什么你一个人要了三条命。如果你妈和那头母驴都是因你而死,那另外一条命呢,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想啊想,怎么也想不通,后来干脆就不想了。再后来即便你的数学成绩越来越好,可你还是想不通。想不通或者不想,并不代表你在心里把那件事遗忘了,而是成了压在你的心上,一块暂时搬不动的石头。

      你不会愚蠢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知道一味地没有结果的追问只能让你的心情更痛苦。你相信有朝一日那块石头一旦搬开,定是秘密水落石出之时,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从你几个月前在家备考公务员,一边坐在院子里啃书本,一边看着你爸像你小时候疼爱你一样,疼爱那头刚产下的驴驹子,你就冥冥中感觉到那个秘密的真相离你越来越近了,因为你发现不仅你的心上压着一块石头,其实你爸的心上这么多年也压着一块石头,且那块石头比你的还要沉重。

      当你获悉了考上公务员的消息,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回了家里,电话里你爸说好了,要给你做一桌好吃的。晚上你一进家门,看到满满一桌好吃的,你的泪水哗地一下就泉水般涌了出来。这么多年,即使你每年过生日,即使你考上大学,你爸也没给你做过这么多好吃的。

      你知道你考上了公务员,给你爸在村里又争脸了,可你不知道今天是你妈的忌日,每年的这一天,你爸从不敢做这么多好吃的,当着你的面公然祭奠你妈。你爸先是斟满了一杯酒,然后倒在了地上,接着连干了三杯酒,就对着你妈的照片哭了起来。

      你爸说自己有罪,你听的一头雾水。本来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没想到是你妈的忌日。既然今天是你妈的忌日,就当你考上了公务员是送给你妈最好的生日礼物了,你相信你妈在九泉之下会高兴的。可是现在,原本白天在电话里还高兴的你爸,却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你什么时候见你爸这么哭过你妈,那种悲伤的情形,就好像你妈刚去世似的。

      你看不了这心酸的一幕了,于是就问你爸这是怎么了,你爸还是重复着那句话,说自己有罪。你哭着朝你爸声嘶力竭地大喊,有啥话就对闺女说,干嘛非要说自己有罪,即便真的有罪,做闺女的也会原谅。你爸说是自己不能原谅自己,你妈是你爸害死的。

      怎么你妈会是你爸害死的呢?你爸心里究竟藏着多大的秘密,直到今天才肯说出来。你追问你爸,不,应该是急切地想知道原因。这么多年,压在你心上的那块石头终于松动了,你要搬开,借你爸的力彻底把它搬开。

      你爸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因为你姐生下来是个丫头片子,不能为家族传宗接代,你爷和你奶就一脸的不高兴,别说是月子里没看过你姐,直到你爷和你奶相继去世时,他们也没有抱过你姐一次。而你呢,就更别提了,你爸本想着让你妈再生个儿子,谁知你和你姐一样,生下来还是个丫头片子,这就是为什么在你小时候,当你在你爷和你奶背后喊他们爷爷、奶奶时,他们却从来没有回头看过你一眼的原因。

      你想起来了,可怜的你姐和你,不仅从小没有母爱,就连你爷和你奶都没疼爱过你姐和你,所以你爷和你奶相继去世时,你姐都从没掉过一颗珍贵的泪珠子,因为你姐早就说过,他们活着时不疼爱你姐,他们死后你姐也不会哭他们。你姐做到了,但你做不到,你爸哭,你就跟着哭。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你并不是哭你爷和你奶,也不是受了你爸的感染,而是哭你那从未见过面的妈,你当初天真地以为就因为你没有妈,你爷和你奶才不疼爱你姐和你。

      可是,为什么你爸说你妈是你爸害死的呢?你爸说,不生你,你妈就不会死。你不解,难道你妈是难产死的?你爸说,你妈是从驴背上掉下来活活摔死的。驴?你妈?你的思路渐渐有些清晰了,可还是不够明朗,不明白驴和你妈之间有什么关系。

      你爸说,有一天你妈挺着个大肚子正和你爸在地里干农活,突然觉的肚子疼,好像要生了,可是,地里距离乡卫生院很远,你爸又背不动你妈,于是只好把你妈抱到了驴背上,但那头母驴当时也怀孕了,也快到了要分娩的时候,驮着你妈根本就跑不动。人命关天,你爸哪还顾得上驴的感受呢,于是使出浑身的力气在驴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铁锹,那头受到惊吓的母驴就驮着你妈吃力地往前跑。

      然而没有跑出多远,你妈就不慎从驴背上掉了下来,浑身都是血,羊水也流干了,那头母驴躺在地上,和你妈一样也已经奄奄一息了。幸亏有一位驾马车的乡亲路过帮忙,把你妈送到了乡卫生院,你才被及时从你妈肚子里剖了出来。你活了,你妈死了。你真是命大,在场的医生惊讶地说。尤其是,民间有句谚语,七活八不活,意思是说怀孕七个月的孩子早产能活,八个月的却一般都活不了。那时你正好八个月,你说你命大不命大。

      你听明白了,原来你妈是被你爸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活活害死的。

      这是在编故事吗?你问你爸,你宁可相信这是电影里虚构的故事,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你爸说是真的,归根到底是你爸害死了你妈。你出生后,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你爸都在心里恨你,认为你是个丧门星,为了生你而害死了你妈。常言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爸越是恨你,就越是表现出爱你,谁让你一生下来就没妈呢。你已经没妈了,本身就很不幸,你爷和你奶也不喜欢你,如果你爸再不疼爱你,连你爸都不敢想象你的童年会不幸到什么程度。

      那一刻,你也突然明白了你爸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养驴,而且养的都是清一色的母驴,你爸其实也是在赎罪,为当年那头不幸而死的母驴赎罪。你姐曾说你一个人要了三条命,原来那头怀孕的母驴肚子里的驴驹子没有你幸运,不幸胎死腹中了。

      那一刻,看着你妈的照片,你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你从没和你妈有过交流,可是今晚,你蓦然发现其实你有很多的话想对你妈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你说你今后决不会像你妈那样生活!

    【审核人:雨祺】

      标题:决不那样活(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2530.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决不那样活(小说)

      在你的记忆里,你从一出生就没见过你妈,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你爸先是带着你姐和你一起生活,你姐出嫁后,原本就没什么热乎气儿的家中,就剩下你们父女俩相依为命。等到你去外地读大学后,家中的日子就更冷清了,只剩下一...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