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王英秋:旧日剪影,心湖微澜

  • 作者:王英秋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7-29 17:16:36
  • 被阅读0
  •   曾有文章说,一小部分人的深刻记忆可追溯至三岁前。应该不假,我确实记得几件小事。

      我儿时有幼托班衔接幼儿园。父母双职工,外婆病体孱弱,我被送入托班。距家约几分钟路程。

      小小托班关不住我渴望自由放飞的心,我常趁阿姨不备偷跑回家。通常尚未及体验脱逃成功的喜悦,阿姨已心急火燎撵来将我捉回。

      母亲说,有一回遍寻我不见,吓得她双腿发软。一行几人慌忙去派出所报案,才进门便见到端坐椅子上的我,外加一个尾随我而来的青梅竹马小伙伴,他说“找妹妹”。母亲一把抱住我眼圈红了。

      我依旧“故伎重演”。一次又溜出托班大门。到了弄堂口,忽见姐姐和几个女孩说说笑笑走向弄口,我躲进隔壁店里等她们走远。

      见到欢快蹦进房间的我,已练得见惯不怪的外婆马上冲了杯糖水。刚喝几口,突然楼下传来阿姨尖声喊叫,吓得我椅子上跃起跑到外婆身边。外婆到窗口冲阿姨打了招呼,转头和蔼地对我说,别怕,把水喝完。我捧着杯子已经眼泪汪汪。可想而知,剩下的甜水喝得多么无滋无味。

      这事后来成了家人笑谈。好在那时城市治安无虞,有惊无险。

      我升进了封闭的全托幼儿园。母亲终于不用担心了。

      幼儿园全是大房间,明亮宽敞,室内有储藏室,放满各类玩具。我最喜欢小自行车和五彩皮球,却从未抢到手。前两年与宝贝聊天时随口告诉了他,不想宝贝将家中皮球带来,郑重其事说送给外婆,我感动得搂住了他。

      底楼是大餐厅,可容所有小朋友同时就餐。窗前花园一片大草坪,前方有道小土丘,摇曳的灌木丛中,四散分布着异形矮山石。我常远远盯着那个方向,想象夜间有何妖怪出没。

      因外婆逐渐病重等家庭原因,我只能周四回家。逢周三晚,已过熄灯时,所有孩子都入睡了,偌大房间仅留一盏小灯。

      我坐老师身旁,捧着老师给的饼干和粒糖,紧盯门外。

      楼梯处终于出现妈妈身影,我飞奔过去扎进妈妈怀中。

      依稀记得夜色中紧挨妈妈,等候乘客寥寥无几的公交车。我含着糖,轻轻小口咬着饼干,不时仰脸望妈妈。妈妈爱抚的目光也在注视我,她的脸庞写满疲惫,可依然漾着温柔不失秀丽。我的妈妈是美人。

      牵住妈妈手,天下稚子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此。

      可幸福短暂。周五回园,是我又一轮痛苦的开始。周六下午,目睹最后一名小朋友开心地走出那扇门,空荡荡的教室忽然四下里弥漫起寂寥的薄雾,一点一点罩住落寞的我。

      有时老师领我去她家住两晚,有时跟随一位常年留园的厨房阿姨,夜间睡她身边。阿姨不苟言笑,对我很温和。周日带我一起去菜场采买,她总自己掏钱,让我小摊上挑一个小玩具。

      我脑中仍能还原一幅当年的画面:一位面容严肃的阿姨,紧攥一个怯生生小跑着的、努力紧跟大人步伐的小女孩。

      周一早上,我再次和老师一起,目光投向房门。小朋友们陆续回来了,我又融入孩子群中,孤独感亦随之消失。几年中如是周而复始。

      每次返园,时由姐姐护送,离家两站路。愈近我走得愈慢,或干脆不肯挪步,姐姐便背我一程。

      不情不愿到了幼儿园,照旧我在门槛内死死拉住姐姐放声大哭,姐姐站门外不忍离去。时有行人观望摇头。心软的阿姨无奈地看我哭闹几分钟,末了还是硬生生拽走我。

      “砰”!紧闭的大门又一次将我与家人残忍分隔,我只得将泪水哭声吞回肚子里。

      说起来,我还吃过一次冤枉透顶的哑巴亏。

      一天自由活动,几个班孩子一拥而出。平日宽敞的花园顷刻变得拥挤熙攘。

      孩子们雀跃着喧嚷撒欢。

      突然有个跑我前方的小朋友一个趔趄,“啪”一下跌我面前。我一愣怔工夫,身后那个孩子收不住脚撞上我,我俩又同时仆倒在摔跤小朋友身上。

      迅速爬起后发现闯了祸:我身下小朋友竟骨折了。

      不明白老师怎样断的案,不由分说认定是我把人压伤了。老师倒未责备,立即联系了家长。

      父亲来了,老师比划着经过,对方家长平和地听着。那年代,人们的处世心态及处事方式极少使矛盾激化。爸爸为了安抚受惊的我,一直搂着我肩头,还塞给我几颗糖。应是爸爸特意带的。这就是给我一生温暖的父亲母亲,而他们的孩子并未被“宠坏”,也愿意一生对人温柔以待。

      我从不确定自己是否怀念幼儿园时光。事实上,这家市中心幼儿园可谓数一数二。我却因每七天便要体验几天孤单,并且过于恋家,因而未能尽情享受到园里一地玩具的快乐。

      对年幼孩子,除却哭泣,再无他法表达对家人眷恋引致的伤心。“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白居易诗或可借以形容从前一个小孩子的心境。

      母亲大多没时间送我回园,但夜晚接我一定有她;独留的沮丧,归家的欢欣,交替深刻楔入我脑海中;母亲和家,在幼儿心中所占分量之重,足以影响孩子喜怒哀乐。

      岁月悠悠来去。如今这里仍是幼儿园。依建筑内部和独特外观,或为过去法租界时期所建。应会归于保护建筑之列。

      于我而言,终是难忘故地。这里铺陈着我儿时印记,留存着我童年画页,也夹杂着小小孩童才会滋生的无奈的淡淡忧伤。幸我身边有一股暖意,始终沐浴着我的童心。

      愿孩子一生都有温暖柔情可恋可忆,助他消解一丝人生风雨。

    【审核人:雨祺】

      标题:王英秋:旧日剪影,心湖微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2378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