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张桂兰:我的团长我的团

  • 作者:凌木千雪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7-12 17:21:26
  • 被阅读0
  •   七月六日晚,我失眠了。为第二天即将参加的合唱比赛决赛,思绪万千,回想起此生与“歌”的各种交往。

      我的少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没有电子互联网生活,娱乐方式极少。唱歌是我们年少时最大的乐趣,大多数是电影插曲。小小少年如果有一个好看的小本子,那必定是奉献给歌词,当做宝贝一样。

      青年时期爱听歌,从磁带到光碟。中年以后,喜欢以唱歌的形式欢聚,卡拉OK,KTV常常成为餐后的必选项。飞速发展的时代,使人压力大,唱歌更是一种很好的舒压方式。现在的年轻人爱电话亭式KTV独唱,老年人爱走出家门参加各种形式的合唱。

      岁月在歌声中悄无声息流逝,这几年,人渐老,各种信息都提倡说,唱歌是最有益身心健康的娱乐。身边一帮朋友大部分都退休了,大家一直在群里不断地提议着,参加合唱团。

      去年疫情后,三位好友一起参加了合肥童心合唱团。

      第一次进团体验,六个声部,近百人的声音气势磅礴,让我们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被合唱的现场的效果所震撼,兴奋不已。

      第一学期,我们学唱的曲目是《梨花颂》《月亮代表我的心》《美丽的草原我的家》,三首耳熟能详的老歌,分声部唱的起伏动听,荡气回肠,完全改变了独唱歌曲的印象。

      学习初期,好友在年轻时歌唱得就特好,已经被人们称为李谷二,没想到,她的旁边坐着合唱团长,一开始还被团长“捣胳膊”了,因为她的音高声亮。她是我们三唱的最好的,为此,紧张到我们有点不知所措。

      通过学习,我们终于知道,合唱是没有自我的,声音一定要融入“我们”里,不仅仅是众口一词,更要众口一音。正如团里一位声部长说的:自律、自强、融合、无自己、有大家是合唱团员应有的基本素质。

      年底准备演出的时候,因为疫情取消了。我们三将“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演绎在霍山作家村的跨年联欢会上,赢得了暴雨般的掌声。更增加了我们学习的信心。

      有了一个学期的积淀,渐渐对童心团有了初步的了解。

      童心建团至今已15年,团里现有一百多人,最高年龄有八十多岁,平均年龄六十多岁。在2011维也纳国际中老年合唱节上,还曾夺得金奖第一名,童心团长指挥曹效建荣获“杰出合唱指挥家”奖。

      曹老师是国家一级指挥,多才多艺。不仅指挥的好,还一直保持着创作的状态,写过很多歌曲,也曾为合肥很多学校创作校歌。有一首校歌叫《源兮之歌》:

      林木之气,晨间之露,点点晶莹,静静守候

      源兮源兮,有我草木,源兮源兮,有水初流

      古雅的歌词,配上曹老师创作的优美旋律,纯真的童音演绎出来,一下将人带进氤氲的大自然里,沉醉其中,闭目冥想,如入仙境,远离红尘,听得我们热泪盈眶。

      今年,曹老师还创作了一首带有合肥地方特色的歌曲《真得味》。有抒情,有合肥的庐剧腔,穿插期间,生动有趣,大家听了都一致夸赞“真得味”!

      曹老师每每上课不仅认真,还特幽默。有次男声拖的音太长,曹老师说,该刹车时候你们就要刹住,并做了个刹车动作,引得哄堂大笑。他常常将大家的错,幽默的表达出来,笑声中寓教于乐,让老人们不尴尬,反思自己。

      声训老师刘焕芝是专业人士,曾获得安徽省德艺双馨艺术家的称号。虽已古稀之年,每堂课开唱之前,她都会用十几分钟时间声训,教大家运用气息。“打开口盖,打开笑肌,收紧腰腹,高位轻声”,已被每一位团员铭刻于心。

      有次上课时间调整,从不迟到的刘老师没有来,有人打电话询问,她匆匆赶来了。一进课堂,喜欢刘老师的团员们忍不住鼓起掌来。刘老师笑着跟大家说:“不好意思,犯病了”。我心一惊,用担心的眼神望着她,她下一句是“老年痴呆犯了”。那一刻,我在大家的笑声里感受着,多么可爱的大姐啊!

      乐理老师被大家称为毕老爷,已是耋耄老人,今年腿脚不便,虽然很少参加唱歌,却坚持每周来一次,教团友乐理知识。有一日清晨暴雨,毕老爷两条腿的裤子淋湿半截,神情疲惫坐在台前,看得我湿了眼眶。

      原以为自己奔六的人生,在身边的亲友中,自以为是老人,到了团里才知道,我的年龄排在前几名,是倒数。六年前已经身为外婆的我,在童心,一下成了小张。

      退休后,身体开始走下坡路,常有不适,总以为自己不容易。现在才知道也是年近古稀的曼团长,得过重症。有一次还带着住院病号的手环来练习,同时操持着团里各项琐碎事宜。每次新歌,总是第一个在群里为大家做示范练习。对大家的要求严格,对新团员捣过胳膊后,还诚心道歉,让人温暖。

      刚去童心的时候,总跟周围的大姐们说,我们住的太远了,开车要一小时,地铁也要一个多小时,现在才知道,很多人比我们住的更远,甚至团长指挥都比我们住得远,很多大姐一次上课要转三次车。

      曾经感觉家有老人不方便去学习,团里有位男士夫妇居然家有八位老人,夫妇两人都是被抱养,两人都很孝顺,一直伺奉亲父母养父母。

      有一次,出了地铁站,遇到满面倦容的声部长。原来她孙女得了肺炎,住院治疗一周了,为了鼓励声部大家积极努力练习好,参加演出,还是坚持来上课。孙女出院了,甚至带着孙女一起来训练。

      我们这个年纪,上有老要伺奉,下有小需奉献。很多人常常是身不由己,即便如此,大家还坚持着。

      那么多的自以为都错了,让我惭愧,唯一的自以为正确的是我唱歌的水平是垫底的。

      因为疫情,五月底,全省合唱选拔赛的现场演出取消了,我们通过录音录像参加比赛。因为团员人数较多,舞台小,不能全部参加。前一晚,我想了很多,是新学员,唱的不好,想想自己要被淘汰了,第二天还是努力带着平常心走进教室。

      坐在我旁边的大姐说,她学了三四年,很少上台。来学习,是因为爱好,也是为老年生活找到寄托。瞬间感动了我,我也放下了那颗小小的自尊心。

      结果我还被选上了,那一刻,让我感动万分,这也是我第一次走上合唱的舞台。

      今年是建党一百周年,曹老师为我们选定的春季练习的歌曲是“迎来春色换人间”。智取威虎山,是我们这代人心目中的经典。加之高低起伏的音律,唱起来,总让人激情满怀。

      学期末,童心团参加了合肥市包河区第六届合唱比赛。预赛的时候,参加比赛的有22支队伍,我们童心是老年合唱团,老年人,忘性大,行动不再利索。人老,我也有平常心,没想过争名夺利。

      那一天,曹老师的情绪特别饱满,精神焕发,激发了我们整个团的激情,把打虎上山唱的气壮山河,震撼到了每一位在场的评委,出乎意料,我们得了第一名。

      往事历历在目,让我思绪翻涌,辗转难眠。为了养精蓄锐,不拖后腿,深夜将近一点,我起来吃了安眠药,很快进入了梦乡。

      决赛,不仅仅是舞台,还有互联网融媒体的现场直播,第一次参加正式的比赛,让我紧张的一身汗。面对台下满满的观众,我被团长指挥的饱满热情,和蔼的笑容融化,更被歌友们振奋的情绪感染,大家跟着指挥的手势,高声如大海波涛汹涌,气势如虹,轻声如山涧潺潺流水,悦耳动听。整齐合一,一气呵成。在掌声中,大家缓缓走下台。

      离开剧场,暑假来临,我们去了饭店聚餐。刚坐下,就传来了好消息,我们获得了特等奖!并且获得了评委的高度评价。那一刻,笑语喧哗,我跟大家一起兴奋到无以言表。有的大姐甚至潸然泪下。

      当曹团长走进餐厅,大家掌声雷动。平日里几乎与酒不沾边的我,那一刻也为我的团长我的团,举起了酒杯!

      当夜,在兴奋中回想着这近一年来,在童心耳濡目染歌友们的一切。每个人都被磨炼着,不再自我,融进集体,形成和谐的众口一音。大家互敬互爱,为姐妹们化妆,为大家拍照录像,接送老师等等,好人好事不胜枚举。被大家的热爱,坚持,认真和奉献精神所感动,从玩玩之心,变成了认真之心。

      人老了,该怎样度过晚年生活?放下曾经的一切,荣华富贵也好,挫折磨难也罢,都是过眼烟云。老了,也要认真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让自己活的更充实,而不只是躺平,只待老去。

    【审核人:雨祺】

      标题:张桂兰:我的团长我的团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1900.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张桂兰:我的团长我的团

      七月六日晚,我失眠了。为第二天即将参加的合唱比赛决赛,思绪万千,回想起此生与“歌”的各种交往。 我的少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没有电子互联网生活,娱乐方式极少。唱歌是我们年少时最大的乐趣,大多数是电影...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