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心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一块豆腐慰乡愁

  • 作者:傲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3 00:05:39
  • 被阅读0
  •   乡愁是一种美学,美食是这美学上不可或缺的因子。

      腊月二十五,跟张老师去岱崮家访,结束时已是傍晚。路过岱崮老街,张老师说,到了岱崮,怎么也要捎块豆腐回去。

      我也正有此意。

      熟悉的路口,熟悉的豆腐摊,两位卖豆腐的大嫂却全然陌生。

      我们要了两块豆腐,在大嫂给我们包装的时候,张老师问:“多少钱?”

      大嫂说:“平时十元一块,年根底下都涨钱了,十二元一块。”看我跟张老师都忙着找零钱,她又加了一句:“算了,就给二十吧。”

      我跟张老师相视一笑:“您是不是同情我们不会砍价啊?”

      回来的路上,张老师一再感慨:“早就听说岱崮人厚道,这次是真的见识了。要在其他地方,听见外地口音,指定会宰你一刀。”听着他的话,闻着车里清新的豆腐香,我的心底有复杂的情感在涌动:温暖、感动、骄傲,还有淡淡的心疼。

      我方方正正的岱崮豆腐!我憨厚朴实的乡亲!

      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也养育一方风土人情。岱崮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淳厚的民风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饮食文化。众多美食名片中,岱崮豆腐无疑是其中最耀眼的一张。

      寻常不过的豆腐,在岱崮人手里却散发出独特的魅力,成为地方名吃,当地人百吃不厌,外乡人啧啧称奇。这几年,很多地方都学着做起了岱崮豆腐,但只要离开了岱崮这片土地,即使是岱崮人照方抓药,也感觉不是岱崮味,这更让岱崮豆腐添了一分神奇的色彩。

      其实没那么神秘,正宗的岱崮豆腐,是水、智慧、人品三者的完美结合,缺一不可。

      岱崮的水清冽甘甜,不需科学依据,仅凭观感与口感,就知道这水质值得信赖。特别是很多村里的山泉水,是天赐佳酿,可直接饮用。老少爷们的牙齿,无一例外的洁白,不经意间就为这山泉水代言了。

      其他地方做豆腐,多以石膏点浆,成品会有淡淡的怪味。因为卖的时候按斤论价,为了增加分量,压制时不怎么用力,豆腐里面含有大量水分,不但口感差,而且炒、炖的时候也容易碎。岱崮人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研究出用老浆点豆腐的方法,让豆腐成为纯粹的豆制品。凝固后,放在木制的模子里,用大石块压上一两个小时,然后用刀均匀分割成一块块的正方体,按块卖。

      每一块岱崮豆腐,方方正正、结实具体,白里带着淡黄色,透着朴实无华的厚道美。岱崮豆腐吃法众多,称得上是“百搭”。小葱拌豆腐、香椿拌豆腐,清新爽气;煎、炒、炸来外焦里嫩,任你怎么翻都不会碎;全羊汤炖豆腐、肥肠炖豆腐,炖来也是越炖越白嫩,炖多久都不会散。

      岱崮人,对豆腐都有特殊的偏爱。

      记得小时候,“办年”的一大内容就是做豆腐。先去豆腐坊联系好具体事宜(因为几乎每家每户都要做,所以要提前预约),很多时候是两家合伙做一包豆腐。大人们忙活,我们打下手,其实往往添倒忙。好好表现的目的是为了打发肚里的馋虫。从豆汁、豆脑等半成品,到豆腐网(算是锅巴吧)、豆腐渣这些副产品,都要第一个品尝。等到豆腐这主角上场,早已肠肥肚圆,可还是要硬塞进几口。父亲跟叔叔大爷们是一定要就着新鲜的豆腐喝上几杯的。

      和谐的邻里关系、浓浓的年味,在亲密的合作里,在每一块豆腐里,在父辈们举起的酒杯里。一年的劳顿,也随着这坊间的欢声笑语,隐入了眼角的皱纹。

      初中时住校,一日三餐多数是煎饼就咸菜。天冷了偶尔改善一下伙食,就是早自习后,拿饭盒去买上一角豆腐(四分之一块)。一角豆腐两毛钱,也是不小的开支。我们在四角豆腐里,挑一角自己觉得大的,让卖豆腐的用刀铲到饭盒里。看她用刀把一角豆腐纵横分割(我们把这个过程叫用刀“离”,这个字形象极了),然后浇上青青的韭菜花。这个过程中,嘴里早已口水泛滥。一溜小跑回到宿舍,大快朵颐。鲜嫩的豆腐在韭菜花的辅佐下,热辣开胃,大冬天里吃得额头冒汗,幸福满满。

      大学毕业后,在岱崮工作了九年,豆腐是饭桌上最常见的美味。经常是伴着王哥“杀”一棵白菜炖豆腐的王氏风格;品味着巩老师“兰陵特酿(他娘)郁金香,兰陵特液(他爷)琥珀光”的巩氏幽默,看着大块的豆腐在锅里随着咕嘟声颤颤巍巍,酒不醉人人自醉了。这是一生中难忘的一段美好时光。

      随着工作调动,大家很少聚在一起,好在,那化到骨子里的友情依然,就像那貌不惊人的岱崮豆腐,经得起猛火的煎炸炒、文火的慢炖,不但不散,反而更加耐人品味。

      每次回老家,父亲总会提前端上两块豆腐,一块在家里吃,一块临走时让我捎着。每次听到墙外传来“豆腐~奥——卖豆腐~奥”的声音,每次路过岱崮老街,看到一架架撑起的豆腐摊,就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

      记得有一次路过车站,一个人正把一大包岱崮豆腐往一辆开往北京的公共汽车上搬,在遥远的北京,是谁魂牵梦绕这故乡的豆腐?这朴素的豆腐,是上了王谢堂前宴,还是进了寻常百姓家?

      灵性的山水,厚道的崮乡人,不张扬不自轻,把寻常日子过成了别人眼里的羡慕,自己却依然云淡风轻,不经意间把小玩意做成大文章。

      岱崮豆腐,饱含岱崮人对生活的真情,诠释着一个朴素的真理:最高的精明,是厚道。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一块豆腐慰乡愁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inqing/563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