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心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长沙行之“那些陪太子攻书的日子

  • 作者:白雪公主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26 00:15:27
  • 被阅读0
  •   说来奇怪,都老夫老妻了,我和肖队还是见不得又离不得的。因为她在懂仔那里去了,时间有点长。最近也不知怎么的,总是想起那些陪她打羽毛球的日子来。

      其实,肖队是不怎么喜欢运动的,特别是生了孩子长胖了以后,几十年了,走个路都恼火,特别是上下坡感觉很累,所以凡是与运动相关的,基本上是我一个人,或者我与懂仔一起。当然,这是指在肖队打羽毛球以前的情况。

      我不怎么打篮球后,我是又改打了差不多十年的羽毛球的。但是,自从我开始对乒乓球有兴趣,羽毛球基本上就淡出我的生活了。

      因为去年的新冠疫情,我们和全国人民一样,被迫关在了家里那么长的时间,百无聊赖啊。

      我倒是没有什么,在家里看看书、网上打打桥牌、再玩玩跑步机、转转小区什么的也就过来了,而且自认为我也是一个坐得住的人。

      我最担心的是肖队,她性格外向活泼,身体又不好,如果长期关在家里,我真担心她会不会逼出什么病来。

      本来她就不喜欢运动,身体又越来越胖,三高问题也越来越严重,还痛风,动不动就感冒,天天都在吃各种的药。

      我想,既然老天不让我们出去,我得先让她动起来。

      首先,我教会了她玩跑步机。此时的她除了打游戏外,好像也没有其它可耍的,所以稍加动员后,没有费什么功夫,她走路、跑步、吊背、仰卧起坐、转腰、哑铃等等都会了。从开始的走一会儿就累得不行,到后来的跑步都可以坚持几分钟的时间,这个过程也没有用多长时间。看到她挥汗如雨的样子,有时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后来,为了帮助她恢复疲劳,还鼓励她买了一台智能按摩椅。

      有时,她不想走、不想跑的时候,就上按摩椅躺着被动锻炼一会儿。看着她非常享受的样子,我觉得花那么多的钱还是值得。

      当然,最重要的是,阴差阳错的我居然教会了她打羽毛球。

      现在想来,那些陪太子攻书的日子,还是很有意思的。

      小区里的五栋六栋旁边,有一个小广场,邻居们都亲切地称为“四季广场”,其实就是在化粪池上面做了一个简单的硬化处理。

      周围有简易可坐的凳子,广场上的右边有一张乒乓球桌,其余的地方足够用来打羽毛球。

      广场也是小区里的交通要道,是附近几栋楼进出小区的必经之地,平时都是人来人往的。

      疫情期间,小区里的邻居们也无处可去,就经常看到有人在这里吹牛聊天,大人、小朋友在这里嗨天嗨地,还有打乒乓球的,打羽毛球的。

      有一天我们路过这里时,恰好碰到小区里的羽毛球高手小高在这里打球。看着他在那里大开大合地挥汗如雨,真潇洒啊。我突然有了打羽毛球的冲动。

      回家后,趁着肖队心情愉快,我就动员她去打会儿羽毛球耍,反正我的工具都是现成的,而且我都好久没有摸过了,而且此时离吃午饭还久,肖队拗不过,就陪我打羽毛球了。

      这一打不要紧,居然打出了她的兴趣来了。

      那时,因为都没有事情,我也是“居家上班”,天天喊我陪她打。于是,我们从小区的四季广场打到小区二楼上的网球场,再打到公园里;从我一个人陪她打,到后来与认识的爱好者贺姐、陈姐、钟哥等等一拨羽毛球友打;从被动陪我打球到主动约我打球,再到主动约贺姐她们打球,然后买她自己的专用球拍、球衣、球裤、球鞋、羽毛球,玩得越来越内行,越来越投入,对场地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再到加入飞跃羽毛球俱乐部……

      毋庸置疑,这个过程我是起了重要的基础作用的,我教她打球,鼓励她打球,送她去恒大运动中心、NCIC(羽毛球场地),介绍过去的羽球朋友给她,跟她摆羽坛的名人趣事……

      到后来,我甚至觉得她打羽毛球都有点走火入魔了。

      当疫情好转后,每当她还喊我陪她打羽毛球而影响到我打乒乓球的时候,每当她因为打羽毛球而影响到煮饭买菜等生活必须的时候,每当她要开车去打羽毛球而我只能骑自行车去打乒乓球的时候,我曾经也有过那么一点点后悔:早晓得这样,还不如什么什么呢。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羽毛球运动,当我看到她那么大的变化时,也就非常坦然地接受现实了。

      首先,是她的身体健康了,由原来的药罐罐变成基本上没有吃药了,包括许多过去她认为的“营养品”也不吃了,原来的每天,她的身体总是这里不对那里有问题的,现在除了尿酸稍微高一点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其次,体重由原来的很重(她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有多重,我保守估计应该不会低于170),到现在的130左右,对现在的她来说,过去的那些衣服裤子基本上都穿不得了,甚至她都可以穿那些我们刚结婚时的服装了;过去从来都不喜欢照相的她也开始喜欢“臭美”了;而且也喜欢外出旅游了,这次就跟着许大师他们去新疆玩了一个多月,照了大量的个人照片,还总是说许大师给其他美女照得多给她照得少的闲话呢;还有,性格变得越来越温和,越来越外向,也更活泼可爱了,对人对事也更客观些了。

      要知道,过去的肖队个性确实很强的,总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自己什么都行。通过打羽毛球,通过在俱乐部拜师学艺后,就像变了一个人,现在要经常出门了,喜欢与朋友们玩了,也喜欢早晚去公园运动、跳舞了。

      现在想来,那一段“陪太子攻书”的日子,简直是让肖队脱胎换骨一般。

      这次肖队去长沙,一去就是两个多月,在她的心里可能最舍不得的应该不是我,而应该是她的羽毛球友吧。

      走时,她不无遗憾地说,肯定又要好久打不成羽毛球了。

      我赶快告诉她,如果你想去长沙打羽毛球的话,肯定有场馆的,有俱乐部的,去了你就问嘛,实在不行的话,喊懂仔帮你找。

      她到长沙的第二天,就在网上搜到一个“星沙俱乐部”,她加微信,打电话联系,人家告诉她,我们这里是打乒乓球的(阴差阳错的,为我的长沙行做准备一样),如果想打羽毛球,就去长沙县的文体中心,而且是免费的而且离你住的地方很近。

      于是,肖队就像找到组织一样,到长沙的第三天就去打球了。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长沙毕竟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按她过去的性格,除了煮饭买菜外就不晓得怎么打发时间了,现在,她可以去打羽毛球、去运动、去结交新朋友了。

      算算国庆节的几天里,我陪肖队打球的情况:去长沙文体中心三次,去乐运魔方一次,在小区两次。

      不得不感叹,肖队的羽毛球水平确实提高了,虽然和我相比还差那么一长截儿,但是在她那个年龄段的女生里已经很不错了,就像他自己说的,她都不愿意和那些没有学过打羽毛球的人打球了一样(都有点傲娇啦),哈哈哈。

      数着日子,明天,我就必须回去了,肖队还要在这里再坚持一段时间。其实她还是想回去的,她经常唠叨她的花园里的那些兰草那些花,那些韭菜那些软浆叶,唠叨她的那些老朋友老球友,但是,因为担心在她眼里永远都长不大的懂仔的身体健康,按她的说法就是,再经佑一段时间多(我经常在想,比较她现在对懂仔的好,想一想过去她对懂仔的“恶”,我就对“为情所困”的肖队充满同情: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这个家伙太可怜了。

      也是啊,那个时候,忙工作忙挣钱,管孩子太少了。现在,就让她在懂仔这里“折腾”吧)。

      我想,除了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外,这里的羽毛球环境应该是一个次要的原因吧。

      所以,在离开前,我能够做的,只有陪太子攻书了:今天好好陪她打一场羽毛球吧。

      我尽量把球回到位,或者让她跑一跑就接得到、扣得死,或者打一些稍微前后吊一吊但一定可以接到的球,或者有意让她把我打得左支右突、被动挨揍、惊慌失措的样子。此时的肖队,成就感简直爆棚了。看着她挥汗如雨,看着她花枝乱颤,看着她放声大笑,特别是听到她骄傲地说“现在你都不一定打得赢我了”的样子,我会心地笑了。

      想想也是,以前,跟她打球,我总是要教她注意动作规范、多练习高远球,练习体力耐力,然后才轻描淡写地说那些扯角角、掉边边、长拉短吊等等技巧,惹得她很不高兴。是啊,谁又喜欢紧到说教呢。现在想来,对于她来说,有必要吗,只要她高兴就好啦。

      今天有一个特别让肖队高兴的小插曲,就是,居然有两个年轻人觉得我俩打球还不错,主动要给我们数起打(比赛,双打),把肖队激动得脸蛋红扑扑的,下来后,她还兴奋地说,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有人要跟我们打比赛了(我心里在说,恐怕不是因为你吧,哈哈哈,看破不说破嘛)。

      看着肖队越来越喜欢羽毛球的样子,看着肖队越来越健康苗条的样子,我心里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把羽毛球捡起来,等二天她回来了后,是不是改变一下陪太子攻书的策略和态度呢?哈哈哈,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人家的那些师傅、那些球友们,水平比我高多了,她还愿意要我去陪她攻书吗?

      怀念那些陪肖队打球的时光,更喜欢健康快乐的肖队,希望她将羽毛球一直打下去。

      2021.10.7初稿,10.12凌晨修改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长沙行之“那些陪太子攻书的日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inqing/430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62篇
    • 获得积分:506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