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心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欧阳斌:夏天的味道(小说)

  • 作者:欧阳斌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7-27 00:05:55
  • 被阅读0
  •   1

      张兴是这年夏至日到达九九家的,他来挂点扶贫。

      张兴极不情愿来。他考上公务员才上班,单位就派他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小山村扶贫,他心里很不舒服。他本想认认真真做他想做的文秘工作,把文章写好了,前途光明。可领导说:"年轻人要从基层干起,做好了基层工作,事半功倍。"张兴没有听懂领导的话,又不好说不去,还是随单位的几个同事一起下乡来了。

      到达村委会,村主任本来要带他去九九家,张兴说:"我自己去。"便问了地点,掏出手机定好位,独自上路。夏至是全年白天最长的一天,张兴上午十点半出发时,太阳正辣,才走三十多步,一头的汗泻得没完没了。天焦躁,张兴浑身更焦躁。他是城市长大的,从来没有到过农村,头一回触到被阳光包围的灼热,觉得气都喘得难受。不过,张兴一路走着并没有想什么,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田埂路上,远远看见了九九家。

      "领导,路不好,别走那么快。"

      随着一声叫唤,张兴见一个瘦瘦黑黑的老农朝他跑来。老农光着膀子,赤着双脚,不一会跑到张兴面前,还把一只鼓着青筋的右手伸出。

      "我是九九,欢迎领导光临寒舍。"

      张兴愣了一下,不自然地握住了九九的手,忙道:"我不是领导,我叫张兴。"

      "来我们农村的都是领导,领导好,领导辛苦。"九九一片热情,在前面带路还不时回头来看张兴,嘴上连连说着:"慢点,我们农村的路不好走,你慢点。"进了家,拖过一张竹椅让张兴坐,又很快拿来两只碗和一茶缸水酒,倒上让张兴喝。

      "我,我不会喝酒。"

      "自家酿的,领导头一回来,尝尝。"

      张兴本是能喝一些的,只是见九九拿来的碗没有用开水烫,不习惯。酒倒上了,九九一个劲地劝,张兴不得已吸了一口,言不由衷地说:"好酒。"把碗放在九九递过来的小方凳上,趁九九不注意,把酒吐了。见地面湿,赶紧用脚踩住。

      这时,九九八十多的母亲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碟花生放到张兴面前,说:"听说领导要来,炒了点,吃,没什么好吃的。"

      张兴这才想起进门时听见锅铲响,是老奶奶在炒花生给自己吃,很是慌张。他连忙起身让九九妈坐,有些结巴地说:"这,那,当得起。"

      九九妈说:"九九说你是大领导,当得起呐。"说着,剥开一颗花生要递给张兴。

      张兴赶快用手挡住,说:"奶奶,你吃。我自己来。"伸手抓了花生来剥,拿进嘴吃了,说:"奶奶,真香。"

      "香就多吃点。"

      "好。"张兴这时手有些抖了,一颗花生剥了好一会才剥开。

      九九没有看见张兴的窘态,依然笑容满满,说:"你是来我们家的第一个大领导,难得。扶贫好,这一扶,嘿,村里把我的想法全安排好了。我现在养了两口鱼塘,两头牛,买鱼苗和小牛的钱,村里帮着贷的。现在,等着卖了。好!"九九一口气说来,一双大眼睛盯着张兴看,看得张兴有点不好意思。

      张兴想不到九九这样兴奋,一时接不上话题,端起碗来又喝了一口酒,喝下去后,方说:"大爷。"张兴二十三岁,他觉得应该叫九九大爷。他说:"我来,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不需要,村里都安排好了。"九九一口把酒干完,说:"领导来我家坐坐,喝喝酒,就好。"

      张兴张了张嘴,停顿了一会,站起来看了九九的房子。房子是砖砌的,一共三间,只盖了一层,二层的钢筋还高高地竖着。张兴逐一看了房间,看了厨房,见收拾得挺整洁,说:"很好。"又说,"去看看你的鱼塘。"张兴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来了,看看九九的产业还是要的。

      九九立即起身领着张兴往屋后走,边走边说:"养鱼,我做得了。一天割一次草,不累。我今年五十六了,毛病又多,重活干不动,养鱼养牛还行。"他指着塘里的青草给张兴看,说:"鱼吃得起劲,一担草,一天吃得精光。"

      张兴没有看过鱼吃草,觉得新鲜,往塘边走去。他看不见鱼,看见一棵棵草时不时地竖起来,又被拖进水里,晓得鱼在吃了。正看得着迷,张兴脚下一滑,掉进了塘里。

      这可吓坏了九九。他大喊一声"领导",随即跳进水里。九九三步并两步地挪到张兴身边,把张兴拉了起来。水只齐腰深,呛了几口水的张兴猛地打了几个喷嚏,握紧了九九的手。

      九九一脸煞白地说:"领导,对不起。"拉着张兴上了岸。

      张兴恼火极了,见九九满是歉意,不好发作。两人默然地回到家,张兴端起方凳上放着的那碗酒,咕噜咕噜地喝进了肚里。

      2

      这一摔,张兴当天晚上彻夜失眠。

      他十分后悔自己从塘里站起来的恼火,虽然没有发作,还是很不应该。想起自己的表现,张兴的脸火辣辣地辣得滚烫。

      张兴喝完酒原本要走,九九拉住他,说:"快快洗个澡,我儿子有干净衣服。"把张兴拉进卫生间,在外面帮张兴点着了液化气。张兴淋着水,听得奶奶不停地讲着九九:"这么不小心,淹着了领导怎么办?"又听得奶奶在门外说:"领导,衣服放在门边了,你穿穿,合适不?"待张兴洗好穿毕出来,奶奶把他的湿衣服拿去洗了。张兴忙上前抢衣服,说:"不能让你来洗。"九九说:"让我妈洗,我和儿子的衣服都是我妈洗。我妈洗得干净,放心。"九九妈也说:"马上洗好,这么大的太阳,很快晒干。"张兴就不知如何是好了。午饭和晚饭,也是奶奶做的,张兴吃得扭扭捏捏。奶奶不停地给张兴夹菜,说:"菜不好,饭要吃饱。"张兴只是"嗯嗯"地应着,他很想说句什么话,直到离开九九家,也没有说出来。

      "连一句谢谢不会说吗?"

      张兴忽然觉得非常羞愧。九九家是他到过的第一个农民家,九九的高兴和一整天的歉疚,九九妈的满心欢喜的劳作,这会儿一个场景接一个场景地搅拌着他,搅得他不停地挪动着睡姿。睁眼闭眼,反正睡不着。

      像是鬼使神差,第二天,天朦朦亮,张兴敲开了九九的家门。

      "领导这么早。"

      "我同你去割鱼草。"张兴本想再次纠正九九那"领导"的称呼,忍了忍,打住了。张兴突然之间想到要去参加劳动,他岀生至今没有劳动过,既然来了,还不知道做些什么,去劳动总是可以的。

      九九反对:"还能叫领导割鱼草,使不得。来了,屋里坐,领导屋里坐就好啦,那能让你割鱼草?"

      张兴说:"大爷呀,我来都来了,不能不做事。劳动,我要向大爷学呢。"

      "劳动有什么学?力气活,哪能累了领导。"

      "我不怕累。"

      九九见张兴一定要去,便挑起粪箕岀了门,在门口把一把小镰刀给了张兴。鱼草要去离家二里多地的对面山上割,那是一片脐橙园,果树底下的草长得茂盛。两个人到了后,九九先弯下腰去割草,对张兴说:"镰刀口要朝下,抓草的左手要抓住草的腰,抓高一点,才不会伤到手。"九九跟着割了几把,张兴便割开了。张兴年轻,比九九割得快,可只割了十几分钟,他的腰就觉得酸了。见九九不停手,张兴的腰还是弯了下去。割了一个多小时,九九把草装好挑了起来。

      "我来挑。"

      张兴接过九九的扁担,要挑。草少说有七、八十斤,张兴起了几次,挑起了,却迈不开脚步。九九马上接过了担子,轻轻松松地走动了双脚。九九说:"挑挑担担的活,不是你领导做的,是我们卖苦力的人做的。怎么样?割草累吧?"

      张兴当然累了,跟在九九后头下坡时,他的双腿都颤了,连一脸的汗,他也似乎抬不起手来去抹。听九九问了,张兴答:"不累。"他特意把这两个字说得很大声,还把步子踏出了响。

      开了头,张兴天天会同九九去割鱼草。把草放到塘里,他又同张兴去挖地。九九一块地要种红薯,九九已经挖了一半。早上九点半之前,天气不热,适宜劳动,九九往日是干完活才回家吃早饭的。张兴干了,却感到饿。可九九不往家走,张兴自然忍着。张兴用锄头,一用就会,一用就累,仍坚持憋着气挖土。待又累又饿回到家,九九先去喂牛,张兴手也顾不上洗,马上端起饭碗大嚼。按说,张兴吃惯了馒头、包子、面条、粉干,早上吃不下米饭的。到了九九家,忘记了,张兴吃起米饭来,可说是狼吞虎咽。

      吃罢早饭,太阳太毒,直到下午五点,九九不出门。这一整天,张兴就陪着九九闲聊。九九拿出酒来,张兴也喝。喝完酒喝茶,九九会泡功夫茶,在小方凳上泡,张兴喝得多,喝得舒服极了。九九卷起烟丝,问张兴:"小张抽不?"张兴说"不会",九九自己抽了。九九不叫张兴领导,叫他小张,张兴听着不再别扭了。

      每天下午五点,张兴同九九去挖土,忙到七点多,方回家吃晚饭。第六天,红薯种好,九九说:"明天,浇水,不那么累啦。小张,你天天来劳动,不工作了?"

      张兴说:"这是我的工作呀。"

      "难得,难得。"

      张兴笑笑,说:"劳动,我知道了辛苦,知道了农民辛苦,很受教育哩。"

      九九说:"什么时候都有人当官有人放砖,你小张当官的命,何必吃我这个劳碌命的苦。我说,你还是不要来劳动,有空来家坐坐,我巴不得呢。"

      张兴说:"我要干三年,不劳动,我做什么?说实话,这几天跟你做事,晚上睡觉,一觉到天亮,这劳动还不好么?"张兴说的是实话,这几日,他在九九家漱洗完毕,回到村委会的宿舍已是晚上九点多。他一倒上床,便睡着了。

      3

      这些日子,除了开会,张兴都往九九家跑,他甚至把各种表格和各种材料的填写和写作均搬到了九九家。村委会离九九家三华里多,天气炎热,张兴早去晚回,倒不怎么晒到太阳。同九九去割鱼草、去浇菜浇红薯、去牵牛到山坡上吃草,是一早一晚的事,虽然每次大汗淋淋,回来水龙头一冲,凉爽了。张兴差不多喜欢上这样的生活。

      九九和九九妈也喜欢张兴,一个一米八高个子的大学生能来他们家,一起劳动和生活,他们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九九妈一头全白,头发稀疏的能看见淡红色的头皮,背驼了,精神却好。她起来了就不停地做事,三餐饭都做出不同的菜,上了桌便把好菜往张兴面前摆。张兴推辞了几回,奶奶照样做,张兴也就罢了。

      张兴说:"奶奶做的饭真好吃。"

      九九妈说:"好吃,多吃点。"

      张兴便比平时在父母家时吃得多,吃得每餐都要打饱嗝。

      第十二天下午,张兴想了解九九家的情况,说:"大爷,讲讲你家的事吧。"

      九九说:"我家的事简单,一个老母亲,一个儿子。儿子在外面打工,过年才会回来,平常,就我守着母亲。"他抽了口烟,顿了顿,又说:"你是问我怎么变成贫困户吧?也简单。过去,我家还不错的,我老婆病了八年,死了,欠下十六万的债,穷了,才盖了一层的房子,盖不起啦。这其实不算什么,主要是我没有心思做事。儿子三十四了,没有讨到老婆,我做那么多事做什么?没有意思。我想,债慢慢还,日子平平过,有吃有穿,管它贫困不贫困。"

      张兴听了,不知道怎么回答,端起茶来喝。

      不料九九话题一转,先笑出声来。笑罢,九九说:"现在脱贫,党的号召,我不响应,行吗?小张,我是共产党员呢。"

      "你是党员?"张兴尚未入党,九九说是党员,他有些惊讶。

      九九接着说:"不瞒你,小张。去年七一,村支书领着我们村的党员重新念入党誓词,差点把我的眼泪念出来了。我二十岁入的党,那些年,我多积极。不管是生产队,还是单干,我们村谁不说我像个党员。唉,遇到困难,我落后了。你说,我重新在党旗下举起拳头,能不心潮那个什么呀?"

      "心潮澎湃。"

      "就是这样,是这个样子。"说着,九九站了起来,嗓音大了很多。他说:"我是党的人,听党的话,是我的头等大事。村里真心诚意帮助我,把两口鱼塘让我养,还免租金。我当然要干啦!怎么干?我还没有想得太远,尽快把债还清,尽快把房子建好,是我的第一个打算。到时候,我不仅要缴鱼塘租金,还要为村里多做贡献,这是我的更长打算。总体来说,我要做一个合格的党员。"他停了停,又看着张兴说:"小张,我这两个打算还没有跟别人说起,你也不要去说,干就是了。"说毕,九九进了厨房拿来两只碗和一壶酒,倒上,端了起来。九九说:"来,喝酒。"脖子一仰,干了。

      张兴也干了。

      张兴说:"大爷有志气,值得我学习。"张兴的确为九九的话感动了。

      九九说:"你来我家挂点,尽管放心。我一定全村头一个摘掉贫困帽子,一定。"

      张兴拿过酒来倒上,端起来,说:"大爷,小张敬你一碗,你要多帮助我,我也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把酒喝了下去。

      九九哈哈一笑,又把酒干了。

      4

      很快到了大署这天,太阳更火了。这天中午,收割机进村,九九家的一亩多早稻便要收割。张兴和九九站在田埂上,看着收割机把禾苗吞进去,不过十七、八分钟,就割完了。收割机岀谷的卷筒伸过来,张兴和九九张开蛇皮袋去接。一袋、两袋、三袋,一共接满了十八袋。

      九九说:"丰收啦。"

      张兴掂了掂谷袋,说:"七、八十斤一袋呢。"张兴劳动了近一个月,挑得动鱼草,干起活来不气喘吁吁了。这不,张兴掂了几下谷袋,忽地扛上了肩。

      两个人便一趟接一趟地往家里的晒坪上搬稻谷。

      搬到最后一袋,刚刚放下,几粒汗珠溢进了张兴嘴里。张兴舔了,旋即吐了出来。

      这让九九看见了,他笑嘻嘻地问:"汗水咸吧。"

      "咸。"

      九九故意伸出舌头卷进唇边的汗珠,叭叭叭地咂出了声,说:"我觉得甜呢。"

      张兴跟着卷了汗珠在嘴里,比九九叭得还要响亮。叭毕,张兴心领神会地说:"这汗,真的很甜。"

    【审核人:雨祺】

      标题:欧阳斌:夏天的味道(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inqing/23567.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