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人物散文
文章内容页

史道霖:“傻”兵元玉

  • 作者:史道霖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8-03 16:03:22
  • 被阅读0
  •   01

      元玉和我外婆家同住在一个村,房子就在一前一后。我和元玉同岁,儿时的元玉眼睛像铃铛,肉嘟嘟的嘴巴白里泛红。每次见到我他总是笑嘻嘻的,很友善的样子。有时走近和他玩,他像胆怯似地向后退,或干脆一扭头跑回家。元玉不爱说话,又不喜欢和同伴玩,不入小同伴的眼,小伙伴们喊他傻玉。其实元玉并不傻,据说学习成绩还不错。元玉读到高中毕业,那年月取消了高考,农家出身的学生一律回乡参加农业生产,称作回乡知青。

      元玉不久参军了,我和他一起参的军,还同在一个部队。那时部队里高中毕业的兵不多,元玉可以称作小知识分子了,被分在机炮连成了一名操炮手。元玉爱动脑,还肯吃苦,军事技术进步快,参加过师射击比赛,表现得很抢眼。

      元玉当新兵时很勤快,当老兵了仍然勤快,待新兵特别好,连队开民主生活会却表现得很冲。元玉入党考验时间长,一些同乡同年入伍的战友入党提干的不少,可他入党还在考验中。他是个意见桶(好提领导意见)如果不看他有比较过硬的军事技术,早早地该被退伍了。同乡有人避地里劝过他,他也改不掉,他还是个傻玉。

      02

      元玉参军的第六个年头了,家里多次来信要他退伍回乡,说人家姑娘已等了他几个年头了。

      正在这当儿,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就是地区小霸越南的忘恩负义。

      中国与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有着很紧密的关系。双方都反对在越南的统治者法国殖民政权。

      在美越战争期间,中国和苏联都向越南提供了援助,共同反对美国。中国派遣防空部队和工程部队进入越南,作战三年,击落击伤三千余架美机,牺牲千余人,还源源不断地向越南提供大量物资。在越南抗美抗法救国的三十年间,中国约提供给越南折合二百亿美元的援助,大力支持了越南的解放斗争。1969年,胡志明在河内逝世,黎笋上台,取得北越领导权,并在1975年击垮南越政权统一越南。1975年以后,越南黎笋集团开始疯狂反华,在中越边境挑起武装冲突,侵占中国岛屿,蚕食中国领土,无视我国的警告。忍无可忍,我军要对这个地区小霸进行反击了。元玉在这时候怎么能退伍呢?

      03

      元玉所在部队十二军在对越作战开始时只抽调部分老兵到中越边界,编入云南军区去参战的。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部队总是需要吐故纳新,这些十二军的老兵退伍前派上了用场,他们曾经过几年的军事训练,具有一定的军事技能。眼下,就如一滴水汇入滚滚滔滔的洪流之中,不比有背景的人,平民家庭出身的战士战前写好遗书,总有一种壮烈且悲怆的热血在心里流淌——为了祖国的尊严,爸妈我顾不得你们了。

      隆冬的徐州清晨,天寒地冻,北风呼啸,鹅毛大雪满天飞舞。一眼望不到边的军用帐篷车乘坐着参战官兵驰往徐州火车站,这是乘火车到中越边界的,路两边排着前来送行的首长和战友,一眼望不到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情景,令人动容。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了惩处忘恩负义的越军,保卫边界安宁,捍卫祖国领土完整,全军都动员起来了。战斗打响之前,参战部队的四十二军坦克团代表全体官兵在天安门广场宣誓:宁向前一步死,不后退半步生!

      04

      1979年2月17日的凌晨6:40分,对越战总攻开始。我军万炮齐鸣,对越目标进行地毯式炮击。为了击破越方防御,我军采用纵深作战行动的方式,先派遣小股部队潜伏敌人心脏地区,这叫打穿插。临行前,突击队员们一饮而尽碗中酒,战地歌舞团女战士和他们一一握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牺牲就牺牲,无非沙场多个坑,何惧粉身碎骨?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越南是全民皆兵,跟中国学的游击战,解放军在明处,他们在暗处,山沟到处是伤员和尸体,战前还在谈笑的战友,转瞬间声息全无,倒在身边战友的血在光与火中咕咕喷射,在炮弹的爆炸声中血肉横飞。我的同乡和我同年入伍的战友有数十人投入了对越自卫反击,05团有位同乡战友就永远长眠在老山上,苍天虽证忠魂骨,却使山风和泪鸣。

      05

      这场战争是惨烈的。

      同乡战友葛业斌是班长,在攻打某高地时一颗子弹从手臂前节骨中穿过,血染红了手臂和冲锋枪,未及包扎只顾往前冲,又一颗子弹从嘴巴穿过,洞穿舌头,打落一排牙齿跌倒在炮弹坑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时臂膀还中了一枪,没有伤及骨头,全然没有感知。战斗中打红了眼,身边战友不停地倒下,仇恨会使人亢奋,杀敌忘记了生死。

      昏迷中的葛业斌被送救护所,不知持续昏迷了多久,一睁眼见床边架着枪,搬着枪就往外冲……

      战斗中身受三处枪伤的葛业斌,如果不是得到及时救护,那次就会因流血过多光荣了,幸运的是两枪在胳膊上,且没有伤着骨头,还有一处伤得最重的子弹从左嘴巴进从右嘴巴出。如果不是昏死过去,也许再挨上致命一击当场也就光荣了。

      葛业斌战后治好了伤,评定为二等伤残,立二等功。因为是伤残人员由农业转为非农业户口,安排了工作,从此跳出了农门,改变了身份。这是农家子弟梦寐以求的,从此告别了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生。国家在城里为他安排了住房,作为特殊群体允许生育二胎。在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时期这是天大的奖励,凡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懂的。

      元玉在战前被任命为炮兵班长,在夜晚的战斗中他们班和大部队失散在一座桥下,却不知大部队在哪里。

      时间到了早晨,眼前奇山兀立,群山连亘,苍翠峭拔,云遮雾绕。南面枪声响个不停,不时地有沉闷的爆炸。他想哪里有战斗,哪儿就有我们的部队。元玉带着全班循着枪炮声赶去。路是不能走的,不仅埋有地雷,还无遮拦,很可能不知从什么地方泼过来子弹雨,全班在分分秒秒中全报销,只能选择无人走过的深林。班里一门八二无后坐力炮,炮筒、炮支架和炮弹都是分散扛着或背着。树林里没有路,遇到藤蔓缠绕过不去就手拉刀劈,披荆斩棘地前进。

      前方是一片开阔地,担心越军的暗堡,元玉潜伏在草丛里观察着地势,分辨着四周蛛丝马迹。心想假如我在这里设防该在哪里设置火力点呢?有一周围没有树的山,地势险要,壁立千尺,如果设立暗堡,不仅火力可辐射眼前的开阔地,还能封锁南北咽喉通道。仔细看峭壁上果然有几个孔洞,这使他一震:有暗堡!部队只一旦暴露,暗堡就会突如其来地喷射毒舌,要前进必须炸掉它!八二无后坐力炮原来是专用来打坦克及其装甲车的,穿甲弹打暗堡既然不在话下,可以扛在肩膀上打,但容易暴露自己,一旦暴露敌人子弹就会如暴风雨般泼将过来,炮弹就会飞过来。

      元玉把炮管压在腰背上,战士们跟着他向一棵大树爬去,借大树遮蔽架炮瞄准好了。这一炮必须命中,炮手瞄了又瞄,为了万无一失,元玉亲自校正了一下。下一个程序就等命令开炮了,按照规定,开炮命令的指挥人员必须有站立、举旗、发口令程序。“放!”元玉一下子从地上跃起,几个动作几乎在一秒钟完成。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暗堡开了花。

      “转移!”元玉大喊一声。全班携着炮连滚带爬远离了刚才的位置。

      敌方的子弹和炮弹就如冰雹覆盖了过来,一炮命中树干炸得那棵大树轰然倒下。战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都在庆幸刚才的迅速转移。

      此时,天地陷入沉寂,郁郁苍苍的山林,听不到一声鸟鸣和虫韵,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背后忽然有“吱,吱吱——”叫声,回头一看,只见身穿绿军装,手臂缠着白毛巾的人。这是自己人,手臂缠白毛巾正是我军作战互相识别的标记。原来他们是兄弟部队的失散人员,其中一名营长,他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员。按照规定失散部队由他指挥,是被刚才的一阵枪炮声引过来的。

      营长眉开眼笑说:“你们打得好!”要通过这一片开阔地,必须清除越军所有的暗堡。元玉和营长并排伏在灌木丛里观察着。根据刚才子弹射击的方向,营长以目示意着右前方的山对他说,那里还有一个暗堡,元玉也发现了,回答说:“好,我们来送它上西天!”于是,选择好位置,架起炮,只一炮越军地堡坐了飞机。

      “好——”有两个云南籍战士兴奋得跳了起来。“卧倒!”营长喊声未落,一阵枪响,两名战士应声倒下了。

      “撤!”营长大声命令着。

      敌人的一阵射击,又暴露了暗堡,其位置正处于山的最高处,它居高临下,距离又远,刚才是高射机枪向下扫射的。用八二无后坐力炮必须靠近才能炸掉它。

      营长对元玉用手向前一指:“火力掩护你们,炸掉它,上!”

      元昌玉心里一惊,这样我们全程暴露在敌人的射程之下,不是去送死吗?顺口吐出两个字:“不行!”圆睁着一对牛眼说。

      “你敢违抗命令,老子枪毙你!”说着拔出手枪。

      “你不是我们营长!我们的营长不会这样指挥!”看着这个陌生的营长用枪指着他们的班长,全班战士齐刷刷地眼睛喷射着火焰,瞪着。枪口不意中转向着。

      营长见这阵势对另一个炮班喊:“五班,上!”

      上去的五班没有能靠近暗堡就全部光荣了。对这一幕,元玉班战士之间用眼神交流着。

      元玉手握手雷,对全班示意着。几颗手雷扔出去,全班乘着爆炸烟雾箭一般地射出去了,尘烟未散,全班就卧倒了。这时我方机枪、步枪自不同的角度一齐射向暗堡,元玉带着炮班向暗堡的侧面匍匐前进。我方的火力分散了敌方的注意力,敌方炮弹也在周边不停地爆炸。元玉班的炮响了,地堡开了花,敌人的手臂、大腿飞起来挂在树枝杈上荡秋千。

      凉山这个屏障被我军拿下了,向前推进,打到河内都是一马平川。这时敌方的增援部队不断地到达,战斗仍很激烈。除此之外,我军不断受到意想不到的袭击,比如妇女、儿童也会向解放军出其不意开枪、投弹,给我军造成伤亡。军中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规定,善待百姓是我军的传统,在当时受到了严峻挑战。虽然没有上层的命令,为了减少伤亡,不得不采取严厉而超限的手段。战争总会造成伤亡,当朝夕相处的战友倒在血泊之中的时候,愤恨之火就会烧毁一切。在距河内几十公里的时候高层就命令撤军了。在撤军过程中,对越的军事设施、桥梁、及其建筑予以摧毁。那印有中国文字的一袋袋白生生大米,浸着中国人的汗水,那是国人省吃俭用无偿援助给越南的,能带回的全部拉回国内了。

      06

      1979年3月16日,中国军人全部撤回至境内。凯旋归来,举国欢腾,慰问团一个接着一个。将士们面对的是鲜花、掌声、笑脸。那些日子元玉也沉浸在胜利的欢欣之中,可他却没有想到一个公平的厄运正在等待着他。

      在战役总结会上,袁玉战场上不服从命令被提了出来。按规定交与军事法庭审判,这可是重罪,最重的处罚要执行枪决。元玉没有想到在战场上和营长的争执留下了如此严重的后果。当时,他想到的是保存自己,更好地消灭敌人,战后他也没想到立功受奖什么的,战场上有许多战友身负重伤,有的牺牲了遗体也找不回来了。想到这些他心里就难过。

      他们班连续炸掉敌人三个地堡,给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元玉自己毫发未损,全班也没有一个人伤亡,他认为这只是上天的眷顾。当那个营长被评为一等功臣,指责说他战场上不听指挥时,元玉也没有作什么辩护,他就这么傻乎乎的。现在,要交予军事法庭审判,或枪毙,或坐牢,他也好像不晓得问题的严重。他可能认为,所谓审判,“审”就是搞清楚事实,“判”就是判他无罪。当要把他押往军事法庭的消息传开时,班上的战士不干了,他们带着军功章,找到比营长更高级别的首长,一齐要求退回自己的军功章。他们为自己的班长喊冤,讲述战场上的实际情况,为他们的班长请功。

      07

      参战的退伍老兵正式解甲归原籍了。元玉毫发无伤,带着二等战功回到了原籍正元村和未婚妻圆了房。正赶上解散生产队,分到了责任田,得以实实在在地种他的一亩三分地了。他总是按照要求交公粮,卖余粮,直到普遍免了农业税,不要交了,他也干不动了。但他有儿有女,如今儿孙满堂,况且儿孙孝顺。他说,比起牺牲的战友他十分地满足了。而今,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他早已忘记在山地丛林中,面对着毒蛇、蚂蝗、毒水、疾病和饥饿营养不良,忘记了生死严峻的挑战,忘记了来自不同战区的隔膜,对战功的争夺。一辈子了他也看清了许多事情,烂在肚子里吧。当生活的鞭子把人抽得皮开肉绽,你不能说不疼,但你让它跑出来也于事无补,还会徒增烦恼,亦会遭人耻笑。对往事不纠缠何尝不是一种智慧呢?

    【审核人:雨祺】

      标题:史道霖:“傻”兵元玉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ieren/24095.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