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人物散文
文章内容页

黄祖悦:陈炳红,用爱心扶正每一棵小树(1)

  • 作者:黄祖悦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09 13:59:56
  • 被阅读0
  •   前言

      高悬的国徽闪闪发光;法官一道犀利的目光足以洞穿你的心扉;审判长、公诉人、原告人、被告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一个个名词,似乎透着冷气。这里高高飘扬的旗帜,不是胜利和喜庆的昭示,而是法律的威严和铁面的象征;似乎,这里只有法律的公正、严明;似乎,这里只有法官的执法如山。说起人民法院,心中充盈的,除了敬畏,就是神圣!

      我想,每一个如我一样极少与法官打交道的人,一定有类似的感受。然而,走进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走近一个个法官的心灵深处,你会惊奇地发现,这里的每一位法官,他们的内心,都有一片温暖的热土,那里,种满了鲜花和绿树,那里,人性的光辉华光闪耀;那里既有理性的思索,更有情感的深度——

      她,从遥远的西北高原走来,带着对法官工作诚挚的热爱;她,扎根中山深厚的土壤,中山市人民法院给了她良好的平台。近25年的法官生涯,她把爱洒向了每一起案件的原告与被告双方。像岐江的河水,静静流淌;像五桂的云霞,绚丽多姿。用法律,诠释着人性的关怀;用真爱,化解心中的阴霾……炳红法官,你的心中,有一片深广的海!

      情满岐江:25年的法官路

      她,皮肤白净,一脸祥和,面如满月。她的美,应该说,是那种平静和谐的美。在同龄人中,她一定是非常随和而平静的姐妹;而在未成年人面前,她一定是少有的慈善和高贵的代言人。她那平静的笑容,如一泓春水,清澈透亮又是那样涵蕴丰富,可以想象,炳红法官的人生,一定充满了故事。

      炳红法官对工作的热爱,最早源于父亲的影响。她来自陕西安康,她的父亲,也在当地的法院工作。年幼的炳红,对法官这一神圣的职业充满向往。从学校毕业进入法院工作,一晃快25年了。二十五年的经历是何等丰富,自不必说。公平,公正,执法如山,律法无私,当然是她作为法官的信条;然而,她在执法过程中,更多思考的是,如何用法律保护当事人,如何通过法律制裁来化解社会矛盾。

      1993年,炳红从陕西的安康来到中山,在这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开始了她人生新的旅程。

      在西北高原浓厚的文化底蕴中成长起来的她,对中山的一切充满了好奇。老家季节分明,秋、冬季的陕西,早已衰草连天,而这里一年四季如春,石岐的大街小巷,常常一排排绿树,向四周无私地伸开树冠,像一顶顶巨伞,庇护着每一条街道和行人,给人们遮荫的同时,也增添了人性的关怀和诗意;每一季的鲜花,发出不同的清香。这给青春勃发的炳红带来了更多的温暖的气息。因此,她一开始就喜欢上了这里,很快融进中山的生活中。

      当时的中山市人民法院,在人民医院的对面,那是一栋相对较为陈旧的楼房,法院的人不多,全是广东人;作为书记员,炳红兢兢业业,她跟随几位法官审案,帮着查卷宗,作笔录。可是,常常遇到语言的障碍。为了尽快听懂中山本地话,炳红虚心向周围的人学习。周围的人都很热情。法院的同事们和周边人都非常欢迎这位漂亮勤奋而说着普通话的小女孩。只要有空,就教她说广东话。居住区有一位热心的阿婆,炳红用了不少时间去找她聊天。城区人的文化素质相对较高。老阿婆尽管说白话,但也能听懂普通话,就常常有意识地教给炳红一些白话。几个月时间,炳红就听懂了白话。这给她的工作提供了更多的便利,从书记员到助理审判员到副庭长,再到正科级审判员,炳红的路走得非常踏实。

      老家安康,一年也没几件真正的案件,刚刚从学校出来想一展抱负的年轻人,常常会感到有些失落。而这里,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四面八方的人云集,人员特别复杂,案件特别多。因此,也给了炳红相当多的历练机会。她喜欢这些工作,因此,加班加点已成为工作的常态。好在身为教育工作者的爱人能理解她的困惑,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孩子教育,包括有时对案件分析,他也可以提出一些相应的看法。这让炳红在民事审理中,一边以法律为准绳,更多的是有意识地倾向于对当事人双方的教育。

      她做了九年的民事审理。这九年的工作中,她已养成了对当事人帮教的习惯。炳红认为,法官的工作,法律制裁,是为了解决问题,是为了教育,是为了最终化解矛盾。因此,当她后来负责刑事审理,她也尽量帮当事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依据当事人的要求,尽可能帮助当事人进行民事调解,她站在当事人的立场,帮助双方分析法律规定,并为双方分析各种利弊,达到最终化解矛盾的目的。有时,也常常会遇到特别不讲理的,炳红就更加有耐心地去说服他们。炳红知道,依据法律来判案,这是每一位法官都可以做到的;但是,如果当事人不服,尤其是民事赔偿不执行,判决也就等于一张白纸。只有当事人能够真正地认识到事情的性质,才能保证被害一方得到相应的补偿,也才能保证犯者不再重犯。这才真正地达到了促进社会和谐的目的。因此,几十年的审案,都达到了良好的效果。通常来讲,案件的审理分为庭前调解、庭中教育和庭后帮教三个步骤,庭前调查不需要花太多功夫,只需找公安取证;尤其是刑事审理,公安和检察院基本上弄清了所有的情况才提起诉讼;而庭中的教育和庭后帮教,就成为工作的重点。

      自从2007年开始审未成年人和无数的少年犯打交道之后,她的思想深处,更有了用法律来保护未成年人,特别是帮助教育未成年人的愿望。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尽可能把这些失足的未成年人引到正确的轨道上,让他们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开创新生活。她被自己感动了,工作也感到温暖了。

      法理与柔情:促成“浪子”回头

      那是2008年的9月,刚开学不久。南朗某理工学校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三名女生气势汹汹地把另一名女生拖到教学楼二楼的女厕所,这引起了一大班男生的好奇,他们纷纷跟上女厕所门外。只见三名女生对那女生拳脚相加。

      “哦——哦——打人了——打人了——”外面的二十多名看热闹的男生,一边看着热闹,一边不停地起哄。“快打呀!用力呀!”三个女生受到了鼓动,其中一个扯住被打者的头发,把她拖到洗手盆边,把头按进洗手盆,另一女用水淋她的身体,打得更起劲了。

      “怎么不脱衣服呀?”不知谁说了一句。三名打人者,脸早已扭曲,眉头紧皱。“快脱衣服!”光打还不过瘾的一名女生受到启发,将被打者的衣服一把拉上来蒙住头。门外的男生纷纷掏出手机,要录下这“精彩”的一幕。其中一男生跑去借来同学的手机,津津有味地拍摄着。正在施暴的女生之一,干脆从后面解开被打者的胸罩,一把扯下,扔在了地上。光着上身的女孩,就这样狼狈地暴露在二十多名男生的睽睽众目之下……

      这件事并没有完。男生们把拍的视频拿回去,互相转发,一男孩回到家,即把收到的视频传到互联网上。瞬间,点击率3400多次。整个网络沸腾起来。

      受辱的女孩,羞愧难当,直接报了案。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很快锁定了嫌疑人。并移交检察院提起诉讼。检察院批准逮捕。

      案件移交到中山市人民法院,负责未成人案件审理的炳红法官开始了全面的走访、调查。

      学生所在的学校,位于南朗镇核心地带。这里面朝伶仃洋,紧邻伟人故居。校园内绿树成荫,芳草遍地。学校的教学楼、实训楼、图书馆等分布有序,一切都显得优雅,宁静。走在干净、整洁的校道上,阵阵轻风拂面,感到舒适,惬意,真是个培养人才的好地方啊!炳红法官心中暗暗地赞叹着。

      来到学校德育处,德育主任早就候着了。他彬彬有礼地请市法院远道而来的两位法官坐下,倒上茶水,一面根据事先校长的吩咐,打通了校长的电话。校长很快赶到。一进门,就激动地握住炳红法官的手,眼中还有几丝愧疚。“真是不好意思啊!劳二位领导大驾,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啊!”校长是本地人口音,一脸的慈祥。炳红急忙安慰道:“不要这样说,老校长辛苦了!我们今天来,是想全面了解一下几个孩子的在校情况的。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为了帮助孩子,更好地教育孩子。力求给孩子一个公正的评判。”对于未成年人,无论犯了什么错,炳红依然称他们为“孩子”。老校长似乎遇到了知音,心里有一种隐隐的希望升起。说实话,这些天来,学校的确面临很大的压力,这不仅仅因为事故在网上的传播影响了学校的声誉;老校长更是担心着两个学生的前途。他为此深深自责,感到自己的工作太疏忽,竟然没能在事先发现苗头。此时,炳红法官简单的几句话,让老校长沉重的心稍稍放松了些。他诚恳地说:“是啊,要说这两个孩子平时的表现呢,的确是没得说。都是好乖的,平时从不多言多语,很安静的孩子。事故发生后,所有的老师都吃惊,没想到这两个孩子会做这样出格的事。法官先生,这事给你们添麻烦了,想不到法官这么忙,还亲自到学校来,辛苦你们了。下次有事,你们直接给学校德育处打个电话,我们可以过去,需要怎么配合的,你们尽管说,我们一定尽力做好!”看得出,这所学校的确是比较重视德育工作的,德育主任也是一位很实在的老师。随后,德育主任又找来了学生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和科任老师,大家都是一致的意见。

      在回来的路上,炳红默默地思考着,是那社会青年带坏学生?还是学生之间本身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呢?总觉得,两个孩子也没什么大的仇恨,要说打架,可能就是性格急躁,而上传视频,也许是出于好奇。只是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影响,因为他们与社会接触少,没想到自己的行为给社会造成的危害。想到这,炳红转身问书记员,想听听他对这事的看法。书记员是八零后的大学生,应该也是比较接近未成年人的思想。没想到,书记员的看法与自己一致。

      回到法院,炳红把调查情况和自己的推测向院方领导作了详细的汇报。院领导也是十分重视未成年人的教育,听了炳红的案情分析,也基本同意炳红的意见。炳红还向公安了解了情况。得知公安去学校抓人时,两个学生还在学校上课。要不是被抓,他们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犯罪了。事故发生后,公安部门第一时间去网络总部请他们屏蔽了网上的所有视频,学校也让所有的学生删除了手机上的相关视频。

      第一次庭审,看着几个孩子,和学校介绍的的确没有两样。两个在校学生,样子都很乖,很纯朴,没有一点叛逆的样子。男孩一米六几的个子,女孩不到一米六,那眼神,怎样看都是稚气未脱的孩子。两个社会青年,虽然沾了点社会习气,比两个在校学生略显成熟,只是没有了在校学生的朴实。但也还是未成年人的样子。

      庭审现场,当妈妈的都在哭,而几个子女也在抹着眼泪。

      原来,事件的直接造成者李姓女孩,就读该校,仅仅因看不惯同样就读该校的陈姓女孩,就纠集已辍学的两名社会青年,殴打陈姓女。两名辍学女翻墙进入校内,与李姓女合伙制造了事件。

      几个孩子都表达了真心的悔过,都请法官酌情减刑。两个在校孩子都想回校读书,他们从去年9月份被拘留,至今已经半年多。耽搁的学习时间,已经难以弥补。

      炳红审判长考虑到几个孩子,虽然犯了罪,但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思想,只是出现了认识上的偏差,需要帮教。而如果在监牢中待上一段时间,不仅浪费了大好光阴,而且给人生留下永久的阴影。

      庭审后,炳红法官把详细情况再向领导汇报,和院领导协商处理办法,院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尤其支持炳红的帮教设想。

      炳红第二次前往学生所在的学校,想请学校接纳几个孩子。慈祥的老校长听了炳红的陈述,非常感动,他想不到,一个大法官能这样为孩子的前途着想。学校当即表态,愿意接受孩子回校,并配合法院对孩子帮教。

      炳红再一次提出自己的忧虑,就怕孩子心理上受影响,学校的工作就更不好做。炳红提出建议:“为了孩子能真正的不受影响,希望学校给其他的学生做好思想工作,一是不要歧视他们,尽可能不要提原来的事,真正保护他们的自尊,保证他们有一个真正轻松的学习环境,否则,太大的压力这些孩子会受不了的;二是为了提高他们的自信,希望学校尽可能多给他们一些发展空间,比如各项活动,多给他们一些机会,让他们尽快走出心理阴影。”

      “好!这一点,没问题,请您放心!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们一定尽力!需要我们做什么,随时吩咐!”老校长紧紧握着炳红法官的手,他的眼里,充满了感动。从事教育工作几十年来,虽然自己一心为孩子着想,但看到炳红法官竟然能够为了两个犯错误的孩子,如此设身处地考虑问题,这样全心地为孩子着想,老校长心里震撼了。他把炳红一行送出校门,看着他们的车出了校门开向市区的方向,他的心里依然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涌动着。这哪里仅仅是一名法官啊,这明明是一位一心为孩子着想的伟大的母亲啊!似乎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感到自己工作的神圣!

      回到法院,炳红法官马上安排给两名学生的取保候审手续。

      两个学生终于回到了学校。

      可是,对于炳红,她要做的事还很多。一方面,这个案子是经公安和检察院起诉移交过来,涉及公诉与自诉问题,及时与公安和检察院进行沟通,达成一致的意见。

      此时,两名社会青年的女子,也给炳红写来了悔过信。炳红似乎看到了她们哀求的眼神。炳红知道,孩子犯错误,无非是需要教育。根据他们的罪行,如果判刑,就得在监狱接受教育。既然孩子们都有真诚的悔过,在社会教育同样是教育。炳红向院领导汇报,并取得了一致意见。

      第二次庭审。四个孩子的父母也来旁听。法院经调查,视频的直接拍摄人年方十五岁,还不能承担刑事责任;上传视频者为谭姓男生,而其余的作案者及网络传播者均已过十六岁,但不到十八,属未成年人。最后,法院判处几名嫌疑人犯污辱罪。念及他们是未成年人,初犯,均有自首情节,并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获得谅解。为此,免于刑事处罚。四名孩子的家长们感激不尽,纷纷拉着孩子的手,反复叮嘱:要感谢法院给了这么好的机会,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做人。

      炳红的工作并没有结束。此后,她常去学校了解几个孩子的情况。

      在一间宽敞的办公室,老校长、德育主任、班主任等都围坐在一起。谭姓男孩和李姓女孩也来到办公室。他们的精神面貌与先前完全不同了。看到炳红法官,两个孩子的眼中露出久别亲人一般的欣喜。校长对法官说:“这两孩子,争气,成绩不错,都拿了不少奖。”回头对两孩子说:“快去把你们的荣誉证全部拿来给法官看一看。”两个孩子蹦蹦跳跳地去了,一会儿,就拿回一些荣誉证。炳红接过来,认真翻阅着,这些奖,有省里的,有市里的,还有学校的。谭姓男孩果然是电脑高手,还是出色的运动员!炳红的心里,充满了喜悦。老校长接过荣誉证,亲自把这些证件复印了,给炳红一份。回来的路上,炳红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手里捧着厚厚的一叠荣誉证,似乎比当年自己的孩子考个高分还高兴。她在想,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是一个漫长的曲折过程。而孩子在人生的关键时候走了弯路,好在处理的方式恰当,没有给他们心理上造成阴影,而是成为他们奋发的新的动力。正如一棵棵树苗,偶尔长歪了,用耐心帮它们扶正,它们依然成为社会的良材!而法官的工作,不正是做这种扶正的事吗?相对于人生之路和影响,每一个人,也是一个世界啊!

      2009年的一天,炳红法官要再一次前去南朗学校。这一次可是意义不同以往。法律突然来了一个“前科消灭”制度。就是说,未成年人因犯罪被判刑,前科取消,不记入档案,不影响升学、就业等。炳红知道,这对两个孩子来讲,该是多么好的机会!她要亲自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一大早,炳红就安排了有关事宜,带上书记员前往学校。两个孩子高兴得泪水就要流下:“法官阿姨,这样,我们是不是考大学就不受影响了?是不是大学不会知道我们曾犯过错?”“是的!”炳红微笑地看着他们。

      “太谢谢您了!我们一定努力学习,以后用努力回报社会!”两个孩子的眼中闪着泪花,心里好像还有很多的话想说,却说不出来。

      炳红更理解他们的心,微笑地对他们说:“努力学习吧。到时考个理想中的学校。”

      两个孩子不停地点着头。

      后来,两名同学都入愿考上了大学;更让炳红没想到的是,男孩大学毕业后,竟加入了义工!

      庭审现场:一片真情的天空

      四个孩子被带到庭上,看到自己的父母居然坐在现场,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惊讶。凝视了几秒钟,他们内疚地低下了头去……

      坐在旁听席上的父母们,同样惊疑。难道,真是分别才几个月的儿子?儿子成罪犯了?怎么可能?家里穷,儿子不愿读书,选择出来打工挣钱帮补家用,这么听话这么乖的孩子,怎么可能沦为杀人犯了?

      看着面前厚厚的一叠卷宗,密密麻麻的字,是认得不太清;但那电击棒、剪刀的图片,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是儿子作案的工具!

      一个个爸爸眼神凝重,每一个妈妈都在不停地擦着眼泪。

      尽管来之前,儿子的事,已经听法官说了一些,但是,爸爸妈妈们还是宁愿相信,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带着这些疑惑,他们比谁都更渴望知道真相!他们希望儿子当庭否认,说自己是冤枉的!这时,我这条老命也不要了,哪怕是给法官当场跪下,求法官弄清情况,一定要帮儿子讨回公道,弄清真相,还儿子一个清白身。

      每一位父母都在心里盘算着。他们甚至猜测,是不是有同名同姓的人犯了事,法院抓错人了?

      可是,当他们看到从法庭走来的,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儿子,还有邻居家的儿子,这血淋淋的现实,把他们的万种可能的美好设想击得粉碎;但他们依然疑惑……

      “现在,请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炳红轻声说。对未成年人的审理,炳红向来注意语气,那是一种刚柔相济的语气,一方面,要让这些未成年人认识法律的威严;同时,又要尽可能把语气放平和些,不要吓坏了这些心志还不成熟的孩子。

      2014年5月15日晚上十一点多,坦洲的一个工业区的宿舍楼内,音响声一声比一声大,隔壁的阳某胜受不住音响的吵闹,敲响了隔壁的门。原来,这里住着阳春男孩刘某景,经过一番争吵,阳气鼓鼓地回到自己宿舍。还没回过神来,只见刘某景带着同是阳春的另三名男孩莫某亮、刘某茂、刘某横冲直闯进来,四人二话不说,就向阳某胜挥起了拳脚。刘某挥动拳头殴打,刘某景手持剪刀,直捅阳某胜的胸腹部、背部,莫某亮及刘某茂持电击捧对准了阳某胜……阳某胜身负重伤。四名犯罪嫌疑人害怕了,扔下电击棒,逃到坦洲镇龙塘二路杨某玲处躲藏。5月16日,四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人员抓获,并缴获作案工具剪刀一把。

      案发后,阳某胜被送医院治疗。

      炳红进一步问:“以上犯罪事实,被告人辩护律师可有异议?”

      “没有。”

      “根据你们掌握的情况,与以上情况有没有出入?”

      “没有。”

      “对以上案情,四名被告人有没有不同情况陈述?刘某景,你有话说吗?”

      “没有。”

      “刘某景啊,你是个男子汉,是你做的事,你就承认;不是你做的,你可得说实话,爸爸给你作主!”旁听席上的刘某景的父亲情绪激动起来。

      “这个事故,是我造成的。我错了。”

      父亲瞪大了眼睛。

      莫某亮、刘某茂、刘某同样承认了犯罪事实。

      “你们平时和受害人阳建胜有仇,还是阳某胜欺负过你们吗?”

      “没有。”

      “那么,你们为什么买了这么多的电击棒,还有剪刀?你们准备这些作案工具干什么呢?”

      “我们是觉得好玩,买来玩的。一边想,平时如果有人欺负我们,也可以用来防身。那天,我们放下下音乐,他来烦我们。我们就去教训一下他。”

      案件水落石出,几个孩子都供认了他们的犯罪详情。

      “案情就是这样,请问各位代理人,对你们儿子所犯罪行,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是刘某景有罪,我们犯下的错误,我们愿意承担责任。我们家里因为穷,儿子出来挣钱,我们做父母的有责任。”刘某景的父亲声音颤抖着,“儿子太小,不懂事,犯下错误,我们愿意赔偿被害人的医疗费。我们愿意弥补。请法官同志念及儿子太小,不懂事,是第一次犯,减轻儿子的罪责。判轻一点,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是的,是的,我们也一样的要求。”其他家长也纷纷求情。

      “我们可以把你们的想法转告受害方,尽量帮你们做好工作,请他们谅解,接受你们的赔偿请求。”

      “谢谢法官同志。”

      “现在,你们有什么要和儿子说的,可以交流一下。”

      妈妈们再也止不住大声地哭了出来。纷纷走到孩子身边。

      “你个仔啊,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啊?”

      “你在家里多乖啊,为什么一出来就惹祸了?你知道这几个月音信不通,爸爸妈妈是怎么过来的吗?”

      “你把爸妈都急疯了!”

      “爸爸妈妈,我错了……”

      庭审现场,四对远道而来的父母和儿子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此情此景,让在场所有的人也忍不住落下泪水……

      炳红法官知道已经达到了预想的效果。她知道下一步工作,已经水到渠成了。

      炳红深知,每次的庭审,只要有父母在身边,儿子就会老老实实地认罪,不敢撒谎;而且,根据多年的判案经验,许多未成年人犯罪,父母的教育欠缺或者方法欠妥都往往是重要的因素,因此,每次对未成年人的审理,炳红总是要尽可能地通知法定代理人到庭。这样的审理,既是对犯罪嫌疑人的教育,也是对父母的一次良好教育。

      可是,犯罪嫌疑人往往出于各种原因,比如,不愿让父母知道,有的是不愿让家乡的人知道,所以,不愿透露父母的信息。这给法院的工作带来很大的难度。可是,再难,炳红也会想尽办法,找到代理人。一般来讲,只要当事人被拘留,看守所就一定知道他的详细信息。炳红每每教会书记员前往调出档案,获取信息。或者查案卷,找到联系方式。这些父母们,只要听说孩子有事,千方百计也会前来参加庭审。

      这次事发后,四个家庭得知儿子在外犯事,心急如焚,却几个月音讯全无。炳红法官针对这种情况,要对犯罪人进行庭中的教育。审案前,通知了双方四个家庭的所有父母必须到庭。几个月音讯全无的父母和儿子终于见面了,纷纷抱头痛哭。儿子见自己给父母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心中的悔恨不言而明。

      这一次的审理,父母和儿子都认识到了冲动付出的代价。

      第二天,炳红审判长通知受害人及法定代理人来法院调解。

      她把受害人的医疗费大致核算出来,让四对父母讨论如何赔偿。刘某景的父亲说:“事情是我们家惹起来的,我也愿意赔偿,但请法官帮着儿子判轻一点。”

      炳红说,“你儿子是主犯,他们三个是从犯,他们是帮你儿子的,主犯应该多承担一些。”、

      “是是是,我们多赔一点。”

      “都是做父母的,你们的儿子把别人伤成那样,要是你们的儿子受了这样的委屈,你们会不会难受?”

      几个父母都点着头。同是为人父母,犯者父母也理解了被害父母的艰难。为了帮儿子洗清罪过,接受了法院提出的赔偿要求。

      经过商议,主犯刘某景的父母答应赔偿18000元,另几名从犯父母也分别答应凑出9000元给不懂事的儿子赎罪。

      而受害人父母念及对方儿子同样是未成年人,深知父母的艰难,接受法院提出的赔偿标准,并谅解了过错方。炳红法官根据双方家庭清贫的现状,给双方做好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让他们为对方着想,双方很快当庭达成协议。

      根据法律规定,犯故意伤害罪要判刑3至10年。受害人阳某胜一家,在炳红法官的劝说下,体谅对方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念及初犯,尤其念及对方父母的不易,当场写下谅解书,请求法院对犯者减轻处罚,请判缓刑。

      得到受害方真诚的谅解,法院遂判刘某景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从犯莫某亮、刘某茂、刘某故意伤害罪,有期徒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第二天,受害方如愿拿到了共计45000元的赔偿款。

      温情的庭审,让双方的父母与孩子都受到了真正的教育。

      法律并非无情。

      (未完,精彩待续)

    【审核人:雨祺】

      标题:黄祖悦:陈炳红,用爱心扶正每一棵小树(1)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ieren/1368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语琴 语琴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123篇
    • 获得积分:136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