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王维红:林兰小仙

  • 作者:林翠华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7-19 16:31:16
  • 被阅读0
  •   百度一下林兰,出现频率最高的是人名。

      把它和石斛联系起来,还是这次在参观霍山太平畈中国石斛文化博物馆之后,得知它是石斛的别名。

      我喜欢林兰这个女性色彩浓厚的名字。其花语代表:慈爱、勇敢、欢迎、祝福、纯洁、吉祥、幸福等,几近囊括所有美好的品性。

      几年前,我随一组诗人去霍山采风。活动赞助者是位有着诗人情怀的企业家,他经营一家石斛科技有限公司。第一次,我看到大棚里满世界的石斛,初次邂逅石斛花。后来在家门口的清溪花市,见栽于枯木之上的石斛盆景,我还买回一盆,养了好一段时间。

      三年前的冬天,我远赴哈尔滨拜见儿女亲家。去前曾绞尽脑汁想着带什么礼物,最终想到了石斛。当我请教那位董事长先生哪种石斛好,他建议我买米斛。

      这是之前我脑海里建立的所有石斛的印象。一直以为石斛都是生长在大棚里。然这个初夏,我见到了林下石斛。

      说来也巧。仲春时节,我们回月亮湾作家村,新识了太平畈乡党委书记贺新建。他向我们介绍他们那儿是石斛乡。并给我们看手机里石斛花的图片,当即引发了我们极大的兴趣。贺书记连忙发出热情洋溢的邀请,待石斛花开,请你们来看。

      等花开,赴花约,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每年春,回作家村小住,看山花开,是最充分的理由。春风过处,漫山的花次第开。映山红开后,槐花开,油桐花开后,板栗花开……这一回,山花的词典里多了一个林中小仙。

      参观太平畈石斛文博馆后,知悉石斛又名龙头凤尾草,皇帝草,石兰,林兰等。我一下就记住林兰这名字,它就像邻家小妹,朴素而亲切。

      说林兰是小仙,是我“望文生义”罢。它生长于云雾缭绕的深山林下石上水旁,历岁月经年,依旧娇小玲珑。一株株,一簇簇,素白馨香,可不就是小仙么?再说,林兰是九仙至尊,说它是小仙,还屈了它呢。

      从石斛文博馆出来,对石斛的前世今生算是有了一些感知。随后一行人去药王何云峙故居及他的石斛林参观。

      夕阳西下,穿过一条青藤缠绕的长亭,在阵阵林涛,声声鸟鸣中,我们走进了那片山林。第一次见到林中遍野的石斛花,同行者,女士居多,免不了的就大呼小叫:美呀!太美了!

      是的,我们见到了真正的林兰——它作小服低,匍匐于林间石上,旺旺地开,素白一片,婉转清扬,美到不可方物。

      记得那个瞬间,我神思恍惚,怔怔地站立,心里痴痴地念想着“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蹲下,细细观之。真是“不藉水土、缘石而生”。这与我之前在大棚土所见的种植石斛有着直观的区别。这一簇簇向美而生的精灵,绿叶素花,茎细,朵小,香隐。乍看洁白似玉,细瞅浅黄淡绿,在自然林中,它开得清新脱俗。我屏气凝神,用大光圈对准拍摄。可无论怎么,也拍不出它仙子般的千娇百媚万千美好。

      初夏的风是绿的。夕照山林,斑斓梦幻。秉山川之天然灵气,裙袂飘飘馨香满怀的女子们,忽忽的,也都似有了仙气,个个神清气爽。有人戏谑:瞧这般飘逸,也快分不清是花仙还是狐妖了。

      一路上,贺书记为我们做着讲解,他引经据典,谈笑风生。这位石斛乡的第一书记,俨然也是山乡的第一导游。他通识石斛及其相关的历史人文知识,对全乡产业概况,药农种植规模以及前来投资石斛深加工产业的商家营销现状、产值利润和发展愿景,都有着敏锐的洞悉力。看来,立足石斛特色,全面优化产业链模式,带动山乡脱贫致富,是他们一以贯之的奋斗目标。

      初夏的山乡,日色很慢。出门,见许“员外”正在木屋外悠闲地踱步。他镜头故事里的那几只鸡,羽毛光滑,红冠鲜艳,也那般自在地彳亍在林荫道旁觅食。那条肥硕的萨摩耶,正伏在何家大院门槛外,一旁小方凳上奶奶,发丝齐整,面色红润,脚上一双黑底绣花布鞋,干干净净。她端着一碗溢着浓浓米香的白粥,笑语盈盈地和我招呼。

      清清亮亮的早晨,清清爽爽的老人。

      想到昨日陪同我们的那位面目姣好,身着白衣衫牛仔裤的小女子,也这么清清爽爽。看着她,就想到兰心蕙质、人素心兰、青春芳华这些美好词汇。她微信名为米斛小仙,也真是恰如其分。席间听闻她在2016年抗洪期间,差点被泥石流淹埋的故事,直叫我们惊叹不已。后来才知她是太平畈的程副乡长。此事虽过去几年,我向贺书记打听。他还记起小程父母第二天一大早赶来乡政府,想探望女儿。当得知女儿当时被送去医院包扎完伤口,就悄然离开医院,又赶赴抢险前线之后,两位老人默不作声,眼里满是泪水……

      我脑海里闪现那份当年因通信受阻,霍山太平畈乡手写政府文件向全国各地乡亲报平安的手稿,想着这最温情的政府红头文件背后,却有多少人付出的劳累和艰辛。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从东西溪到太平畈,这几年的驻村和采访经历,以我的所见所闻,感知到霍山的乡镇干部们真是不简单。他们虽身居深山,却能涵养大气;他们见微知著,视野开阔,有大格局,更有着责任和担当。由衷地慨叹,他们才是引领风骚的“前浪”。他们的能力魄力、工作作风和为官一任造福百姓的理念,非但不输于前沿城市的精英,却更多了一份山乡父母官的情怀。

      两天的走访,观石斛花、品石斛汁、听石斛故事,尽享到大山深处的清新宁静安详,也满满的体验了一把回归自然的轻松与惬意。

      斯时,在书桌前,我敲打着文字,有一杯石斛花茶共我清喜寂寞。闻一闻,似乎还沾着当时当日林兰的气息,轻啜一口,滋了心,也润了肺,心里就有种一路走来被岁月善待的温情。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王维红:林兰小仙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iejingsanwen/196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