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田园散文
文章内容页

野菜小蒜

  • 作者:傲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2 00:24:38
  • 被阅读0
  •   野小蒜,学名薤白,属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其性味辛辣、温、苦。入心、肺胃大肠经,具有通阳散结,促进新陈代谢,润肠通便、降血脂的功效。在我国各地均有分布。

      童年的时候,在我的家乡湖北省赤壁市,为了给穷日子提提口味,为了杂面馒头、粥好下咽,我们这些小朋友手提篮、肩扛铲、下沟渠、越险畔、不远数里去采挖、后来,工作后,生活越来越好了,每次到外面也吃了不少大餐,但是总是忘不了小蒜的味道。心中念念着那一口在城里这东西绝对是稀有物,根本无处找寻,久而久之几乎断了念想。直到有一天,我往大花岭的菜场去买菜,看到岭南菜市场的种菜农家妇女摆着几把貌似小蒜的青苗儿在那里售卖,我壮着胆上前确认,果然是我日思夜想的小蒜,如获至宝,不问价,当即买下,再一次把我的思绪引向过去,——我那简单的青葱岁月,我的同学、老师,一下子活灵活现在我眼前,更忘不了支农聚餐时,服务员端上来一盘绿油油的配菜——小蒜,那舌尖上美滋滋的清香,至今都能回味无穷,青春多么美好!那几天,我家顿顿吃小蒜,血脂血糖也正常了,全家人吃得颇有滋味。

      春天的小蒜格外鲜嫩清香,所以有“三月小蒜,香死老汉”的民谚。小蒜的吃法有很多,可以包饺子、拌豆腐、炒腊肉、炒鸡蛋、炒竹笋等等,不管是哪一种吃法,都让人口齿留香、回味无穷。但我觉得最经典的还是小蒜粑。记忆中,母亲将碎米磨成粉,把小蒜洗净,去掉蒜头,切成一寸长的小段儿,同米粉一起倒进大饭盆里,加点盐,用开水调合揉成团,做成粑,放在大锅里蒸,一会儿,一锅香喷喷的小蒜粑就出笼了,母亲做的小蒜粑香气扑鼻,特别好吃。

      我爱吃小蒜,尤其是春天的小蒜,嫩嫰的、香香的、水灵灵的。每年八、九月也有一茬小蒜,但远不及春天的鲜嫩。小时候,每到有小蒜的季节,放学后我就到田间地头、荒山荒坡去挖小蒜、回家掐黄、去须、洗净后,交给妈妈放进锅里爆炒,满屋生香。在那食不果腹的年代,一碗金黄浓稠的玉米糁粥,配一碟腌过的碧绿的小蒜,吃一口,那满口浓香的蒜味就会征服我那敏感的味蕾,那是催生我流口水的清香。

      倘若说大蒜是热辣奔发的豪杰俊雄。那么小蒜倒也算得上有几分江南婉约的女子的风味了。要让我说,小蒜倒更像陈年的温酒,缓缓流淌,有一种积极向上,敬终如始的心,面对人们的踩踏、锄头、利刀、牛羊的啃食、低温的肆虐、它都不吭一声,默默地忍受着、不哭泣、不抱怨、年复一年遍布乡间的沟沟坎坎、山岭各地,不管人们在意不在意,欣赏不欣赏,它就在那里,不唉声叹气、不妄自菲薄、努力生长、顽强抗争、彰显生命的不屈和神奇。

      如果说过去吃小蒜是求生,那么现在吃小蒜,纯属为养生和健康。

      小蒜对生长条件从不挑剔,不论土质硬软、地力肥瘠、水分多少,它都能适应。只要有泥土,它就有扎根生长,朴实无华、与世无争、甘愿寂寞奉献。它与泥土为伍,与花草为伴,小蒜从不与花草争艳、也不向人们索取,无怨无悔地为人们奉献美味与健康。

      我们在品尝小蒜美味,满足口福享受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小蒜随遇而安、任劳任怨、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高贵品德。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野菜小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tianyuan/560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