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田园散文
文章内容页

心灵的舞者:一座村庄的消失

  • 作者:心灵的舞者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6-21 03:21:09
  • 被阅读0
  •   晚霞随意涂抹,有轻风拂过。我在一条新筑的柏油道上行走,一半在歌声里,一半在道旁的蔬菜上游离。这是夏日黄昏里,这一段时光中我的全部。有泪水滑落,咸涩的味道,身体和心灵都是放空的,只剩下皮囊。

      柏油路的尽头,出现了两条路。一条尚未铺上柏油的宽阔土路呈水平状伸向远方,一条水泥浇筑的半新旧小路倾斜往下。人生永远逃不开选择,此时的我就面临两难。

      没有太多理由,双脚不自主地往下。水泥路旁有一株毛桃,“桃之夭夭,其华灼灼。”错过它的绝美花季,恰好与之相遇在果实累累的夏天。这是一种并不招人待见的植物,人们一般不会将它栽种在家门口,桃树永远偏居屋旁或屋后。就像有些人,纵使才华横溢,一辈子也只能屈居幕后。想到了老家的那一株桃树,那株给我的童年带来无尽欢乐的桃树。想到了母亲,那个在阳光下躬身制作果脯的农村女人。

      下坡,向左拐个弯,眼前竟是一片十分开阔的地带。十几户人家随意散落,房舍不合眼下潮流。这是一个偏僻落后的地方,心里这样想。恰好有三两妇人迎面而来,她们穿着随意,脚步悠闲。见到我,她们停止了交谈,有些诧异地打量了我一眼,继而又恢复常态。自己仿佛是一个入侵者,打破了她们原本平静的生活,心里多少有些局促不安。往前几十步开外,一口水井旁边的空地上,一对母子正在吃晚饭。孩童坐在学步车上,两手胡乱抓取散落在扶手上的饭粒。年轻的母亲一脚跨进学步车,另一边大腿上放着手机。她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给孩子喂饭。一边是肥皂剧情,一边是现实生活。一座低矮的瓦房,突兀幽暗。一位老者刚从田里归来,正在檐下拍打鞋底上的泥巴。厅堂的白炽灯发出昏暗的光,他的老伴端着饭菜从厨房里出来……眼前的场景,不用笔墨点缀,已是一部浓意绵绵的爱情小说。

      与一座村子的偶遇,让我拾得温馨满怀。

      常往

      那个残阳如血的傍晚,让我邂逅了一座村庄。以后的日子,选择到村庄里绕一圈是我茶余饭后散步的保留节目。照例听音乐赏风景,轻车熟路。从村口一头的下坡到村头另一边的碎石渣铺的小路。散步的妇人,喂饭的母亲,贪玩的孩子,劳作的老者……每天陪伴我在黄昏的镜头里出现。村庄,在我的生活里一天天活变得熟悉起来。

      一间平房前的芭蕉树繁盛至极,深深浅浅的绿在叶片上张扬。忍不住想折下一片,也学铁扇公主与孙悟空大战一场。如果是怀素再世,他定会欣喜若狂,一手持酒盏,一手挥毫,姿意纵横,洒脱豪放。“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少见的事物是引发欣喜的触点。芭蕉树伸出的长茎干上长出了好几串芭蕉,有青绿的外皮。芭蕉茎干最前端长有一朵红褐色的芭蕉花,翻卷的花瓣吐着大舌头,有妖媚的风情。曾在另一处见过一株芭蕉树,因其长在水渠对岸,几次想拍果实都因距离太远而不得——距离并不一定产生美。后来因创建卫生县城需清理渠道,芭蕉树被连根挖起,不知所踪。而眼前的芭蕉树叶、果实与花朵,可以用指腹体验其质地带给我的触感——柔软丝滑,如玉如帛——真实的体验打破了隔靴瘙痒的尴尬。

      枣树一直是人们的宠儿。人们盼“早”——早日成才、早生贵子、早日归来、早日康复……趁早,一切都来得及。村头的大枣树俏立于一座两层楼前,枣花细碎,不易发觉,有蜜蜂流连其中。我用目光拂过每一片树叶,猜想日后果实满树的景象,甚至闻到了多年前母亲蒸红枣的清香。整个夏天,每天傍晚我都会绕村一周,渐渐地,村民们习惯了我的存在。他们不再因为我的到来而停下手中的活,甚至目光也不再为我停留片刻。

      感谢旧年夏天里,那些陪伴我身心灵魂的那些事物。

      消失

      时间不紧不慢,岁月的纹理里又涂上了一层油彩。秋风捎来消息的时候,我与村庄失去了联系。从消毒水刺鼻的病房辗转到家中的床榻,我终日抑郁寡欢,双脚被禁锢,心也到不了远方。直到今年半个月前,还是一个傍晚,没有晚霞,只有白云在天边悠闲。我兴致勃勃地再次来到村庄,眼前的场景令人始料不及——到处是拆房留下的碎砖断瓦、搬家遗弃的废旧家具、砍倒还来不及搬走的原木……似乎一夜之间,整个村子消失殆尽。村中的水泥路还在,却已被雨水冲刷来的泥沙覆盖;村子里的那口水井也还在,井圈旁边放有一张主人扔下的条几,上面有一双黑色的女士旧皮鞋,一正一倒,显得那样滑稽可笑。斜阳下,在主人吆喝声中前行的那头老黄牛早已不知踪影……那行走如风的妇人们呢?那佝偻着身子的老者呢?那条尾随身后的大黄狗呢?他们都去哪儿了呢?

      芭蕉树还在!时间仿佛凝固,时隔一年,芭蕉树还在同一位置,还是抽出茎干,依然长出了芭蕉,开着褐红色的花朵。只是在这样破败的场地里,她愈发落得叫人怜惜。枣树也还在,绿绿的叶细碎的花,一切似乎依然。只是树干上多了一段拆下的椽木,乌黑的旧物硬生生地闯进了枣树的世界。村前的水田里,本该有长势最好的秧苗,而此时,田里只有成片的杂草……

      村庄在挖掘机的轰鸣声里淹没,连同村后的红石山头一块被夷为平地。新平整出来的开阔地上进驻了工程队……一座村庄就这样消失了,消失在城市建设的大潮中。那些淳朴的村民迁到了何处?离开了祖祖辈辈栖息的故土,他们的灵魂该如何安放?

    【审核人:雨祺】

      标题:心灵的舞者:一座村庄的消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tianyuan/2188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