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田园散文
文章内容页

张明柱:菜 园

  • 作者:张明柱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6-19 09:27:49
  • 被阅读0
  •   一

      不知什么时候,楼前的荒草地开辟出来个菜园。只记得那是一个麦收季节,早晨起床,听楼前有几个人嚷嚷。探头一看,其中一个赤裸上身,嗓门很大,很友好的说“明柱,弄一下你窗前杂草乱树吧,只剩你这里了,蚊蝇丛生,你不别扭?”“我弄,我弄,”不容申辩,周围荒地都已开垦,我只有遵从的份了。

      清理场地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剩下的那块地最乱、最荒,也是最后剩下的原因。街上哀求半天雇了个人做帮手,我们俩人清理砖瓦,掘地拔草,清运垃圾,足足忙活了一整天的时间,才算初见模样,累的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休息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来,太不容易啦。最后开垦的面积,虽然只有三十余平米,但那是和着汗水和艰辛的,很是开心的事情。

      楼前菜地大约五百平米样子,先前种植些草皮和低矮灌木。住户陆续搬进来后,由于这些绿植一直无人管理,造成绿植渐渐枯萎,最后荒草遍地,满目疮痍。一些勤快的人,大概八、九家吧,他们慢慢开垦,慢慢种上了小白菜、韭菜、黄瓜、豆角、西红柿等,且随季节的变换而变换,吃了一茬再种一茬,永远保持满园的绿色,很是养眼和诱人。

      二

      入冬后,打冻水是为来年准备耕作的第一步。秋尽霜来,万物枯朽,明年的农事从今年的初冬就开始了。掘地翻地,晾晒数十日,待立冬前后,四周做好高高的围堰,大水漫灌,灌满为止。此事过后,忙于他事,管它娇艳的阳光,凛冽的风,白皑的雪,任由戏弄。

      立春过后,乍暖还寒,大地复苏,浇过水的土壤经严冬磨难的历练,愈发坚韧有力,大块的土壤风化成小小的碎沫。饱经风霜雪雨的泥土,大有凤凰涅槃的重生之感受,迎接新的轮回的慷慨,历练后的沃土就是精华。

      整地也是很有学问的。一冬的风沙干旱,菜地荒芜落败,整地前再次浇水,晾干后再次掘地是很累人的活儿。冬天沉睡的大地再次翻掘之前,把事先买好的农家肥均匀撒在园田里,不止一遍的掘。畦陇里的每一颗石子,小碎屑都要清理的一干二净,大的土坷垃还要不时用锄砸碎,用手捏碎。钉耙找平,最后形成几条整齐不等的畦陇,非常平整细腻,放眼一看,壮观的很呢!

      播种前,菜畦里种啥是很有讲究的,要有规划的。不能重茬是准则,高低错落、通风采光充分是原则。选种是非常关键的环节,大的、信誉好的菜籽店是首选,集市上的包装的很精美,是不敢要的,好的品种当然是贵的,但是值得的,道理浅显易懂。

      园子里的蔬菜,出生到成长,成熟到收获,不同的阶段,都是赏心悦目的事情。种瓜点豆,应在傍晚或清晨进行。遵照节气播种,是人们根据自然规律行事的具体表现。怀着敬畏的心去播撒希望,到时会得到应有的收获。播下的种子,播下了希望。那种盼望,期待展望,伴他一起欢乐,伴他一起忧伤。破土的艰难,自身的努力,外力的帮助,也是不能省略的事情。帮它松土,起初只能喷淋,不敢大水漫灌,到后来的必须大水漫灌,都是视生长的阶段而进行,不能弄错、颠倒。时机非常重要,何时施肥,何时浇水,如何浇水是非常有讲究的。

      “偷着浇”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光明正大地浇地,浇水,为什么还要说偷偷的浇呢?其实这是浇菜的一种方式,基本的一种技巧。畦陇上的幼弱苗刚刚离地,大水漫浇是不行的,一些会淹死的。于是只有在畦陇里少量的放一些水,不能漫过畦梗,浇过的水会浸到苗的根,但表面儿都不淹及秧苗表面。这样做好像是水不能见到秧苗,有一种偷偷袭击的感受,一般人是不会用的,许多时刻是把握不好的,水不是多就是少,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但这是初期保苗增效的绝密制胜法宝,不是一般“老农”在这一点上是不能见端倪的。

      一旦去种,则必须种好,这是我的原则,我也是这么做的。起初不会,跟别人学。上岁数的长辈,经验丰富,手把手的教。苍天不负有心人,一季种下来,基本得其要领,秧苗茁壮,甚是高兴。精耕细作,种地不能糊弄,你糊弄他,他就糊弄你,父母亲常常这样说。

      三

      清明时节,“种瓜点豆”的季节,园子里一片繁忙的景象。五百多平米的菜园子,大小被勤劳的十多户“老农民”分包了。其中大多数人已经退休,摆弄菜园成了他们最大的乐趣。今年园子里田间的小路重新进行了规整,进一步带动了各家各户种菜的积极性。早种,地膜覆盖,有的菜品很早就能采摘了,比往年提前了一个节气,更早的给院子里的人们带来欢乐。

      王老爷子,军人出身,在供电所岗位退休,父辈大的年龄。不知啥时候耳朵不好使了,但仍装作很正常的样子,在别人前卖弄,时常“打岔”闹出很多笑话。园子里最勤劳的人非他莫属,种的早,种的品样多,不经常浇水是他种田的特点,地膜双覆盖技术在他这里广泛的应用。乐于帮助别人是老爷子的另一特点,教诲你如何点种,栽种,乐此不彼。不明白的提问,骄傲的回答是这个年龄老人最开心快乐的事情,土地对他的情感是近乎本能的虔诚和不辜负。

      韩哥退休后喜爱旅游,种地种菜是他的副业,长得快慢好坏他不管,地荒了就荒了。在别人的嘲笑下,也很努力一把。携老婆一起干他个半月,杂草除尽,博得众人的喝彩。几日的旅游归来,还是老样子,快乐着,活的洒脱,是人生的真谛,一切都无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唯有饮者留芳名,开心就好。

      精工细作,给黄瓜,豆角搭架子,绑瓜秧,搭棚是技术活。邻家倪哥是榜样,编织的花样,多彩多姿,光看就是艺术品,美妙的架子都能让你流连忘返、忘回家。

      学习别人,模仿别人,扬长避短,后来者的我也进步不少了。有时父母来我这里小住,在精心指导下,种菜技术不断提高。“水大粪勤不用问人”的谚语,是有一些道理的,多撒仔,多施肥,多浇水,是我的菜不差于别人的制胜法宝。甚至个别的产品,在满园中能拿到第一,父母的真传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家在农村的父母每次来,都是满脸的疑惑,满心的喜爱。他们的儿子从小到大一直上学,几乎没事过农桑,居然自己能种出这样的好菜,每次都是大大的表扬,感谢父母亲。

      虽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一直上学的原因,没能真正的在田地里干过农活儿,只有假期里或放学后偶尔的帮忙。说是帮忙,其间辛苦也饱尝了不少,更能体会父母在田间劳作的艰辛和不容易,这也是父母亲不惜代价一直供我上学重要原因,跳出龙门,做公家事,当公家人,始终是全家人的梦想。还好,那年月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完成了家人的使命,成了一名公家人,荣耀邻里,算是完成了父母的心愿,感谢父母亲。

      马上芒种节气了,天亮的很早。“芒种三天见麦茬”,催熟的季节。天气很热,人们起的也很早,菜园子自然成了人们谈天说地的绝佳场所。住一楼的原因,人们的谈笑声听的较为清晰,尽管有些人已压低了声音。俄乌冲突已经90多天了,智慧的普京和天才的演员仍在较量;国外疫情管控已经放开,彻底“躺平”;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动态清零,消息令人振奋。大家畅谈国事、家事、天下事;闲谈小区里的家长里短,谁家孩子读研、读博了,成绩优秀。谁家孩子结婚了,离婚了,参加工作了……;高谈眼下的种管经验和小有收获。每天的清晨,充满的生活的惬意,活在当下,看在眼前,眼前的风景是美妙的,深入其中的人体会是最深刻的。千里万里,家里的温馨,眼前的曼妙,是无可替代的。

      四

      倚座窗前,满目的葱绿,无限的慰藉。蔬菜的种植分类较多,不同的菜品,不同的种植方式。西红柿秧苗是退休的刘局长在苗圃亲自移来的,还带着土台呢。茄子、辣椒的秧苗是某日的早晨,和妻子在早市上买的,小心翼翼的端回来的,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没什么区别,呵护中成长。黄瓜、豆角的种子是在菜店店里不惜重金买来的,买最好的种子,种最好的菜,很有雄心大志的。

      移来的秧苗栽种,幼苗优先挑选茁壮的,太大太小的都不是很好的,主要是要保证成活的。黄瓜,豆角是在地里播下种子的,移植秧苗的办法在他们身上行不通,天生就这样,大自然法则,遵从规律,世世代代。至于说黄瓜育苗也试过栽种,比较过,确实不如下种自己成长好。这类蔬菜成熟后吃的是果实,是老百姓口中,常说的“细菜”,价格比叶菜贵的。还有果实是长在地下的,土豆,大蒜,也是园子里的主打。长在高处的当属任性十足,十分高傲的丝瓜,苦瓜之类,高到三层楼去看风景,后劲十足,点赞!一楼的种子三楼的瓜,也是很招人敬仰的。

      小白菜,小葱,韭菜,香菜等长熟后,吃的叶子,娇嫩可餐,水灵灵的讨人喜欢。种下种子的叶菜,如韭菜,菠菜更是值得表扬,经历风雪严寒,来年初春,向阳的地方,是他们身子展示的地方,第一个葱绿的地方,他来得早,来的很是时候,是我心中的君子。羊角葱,甚是耐人寻味的,类似于韭菜,菠菜,但也有不同。春天来了,夹着乳头的羊角,肉肉的,茸茸的,炝锅、烹调他是主角儿,是我心中的“萌哥”。

      各种蔬菜是有生长期的,黄瓜五十天,西红柿,茄子是两个月的。韭菜从春天萌发,每月一次收割,常年的生长如同人的头发,他是君子,大多数人的最爱。北方人家招待客人包饺子,包韭菜馅儿的饺子,馅儿里配好鸡蛋,香菇,红萝卜,红黄绿的搭配,体现了满满的热情,诱人无比,天不留客人留客。

      五

      每天的晚归,心中那片绿是牵挂的,是放不下的。呵护幼苗,如同呵护脆弱的生命,小心翼翼的。希望中、期待中,等待孕育生命一样的破土而出,由牵肠挂肚到喜笑颜开。长成后的那片绿,如同人生过半后的初恋,那片全部放下的放不下。那片对绿的钟爱情结,于此时此景,心情的回归,回归陶潜的那种回归,回归人性的本质状态,外面的精彩与我无关。做好自己的当下,回归家庭,回归亲情,友情,大爱就应该是这样的事情,不必纠结,不必遗憾,终归于此,终归于土。于此乐此,放飞自我,敬畏天地。收获的多少,收获的结果不重要。春夏秋冬的循环往复,处处散发的勃勃生机给人以奋进的力量,拥有情怀比拥有才华还重要。

      每天的归来,探望菜园是一件必须的事情,是等不到回屋换鞋换衣服的,这里的吸引力,强过妻子做好的美味佳肴。首先看长了多少,每天看是察觉不到生长的,缺水缺肥是必须关注的事情。你的精心,痴心在这里有真实的回报,给那深情的土地三分还三分,给十分还十分,道理每个人都懂的。每天的早晨,推窗观望,也是早起后的第一件事情,胜过早间新闻报道。眼前是乐园,上厕所那么重要的大事都往后推。看风景,看熟睡一宿的秧苗,体态可好,生长可好?他们如同圈养的小猪小狗,某些时刻甚至于超过对自己孩子的关心关照。滋润阳光的他们永远都是健康的,漂亮的。

      六

      这是一个生机盎然、人情味浓厚、尽享欢乐的菜园。各种蔬菜花儿开了,好像刚睡醒了似的;田间的鸟儿飞了,好像飞上天了似的;虫儿叫了,好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是活泼的样子,有着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

      初春,小葱、大蒜、扁扁的韭菜像列队的士兵,绿绿葱葱的,仿佛在等待着检阅似的;盛夏,丝瓜、苦瓜婀娜多姿,匍匐前进,长出了长长的枝蔓,沿着窗前的铁艺延伸着,攀爬着、缠绕着。叶子小的像手掌,大的像蒲扇,交叉着、重叠着、婆娑着,襟飘带舞;秋风飒飒,偶尔的蝴蝶或大或小潜藏在泛黄叶子间,露出灿灿的笑脸。碧绿的黄瓜,红彤的番茄,清脆的芹菜,多姿多彩,风情万种,一派丰收的景象。

      菜是吃不完的,新鲜的蔬菜或送人或让他人自己采摘,很骄傲,很满足和心慰。博得他人赞赏的片刻荣光,像那攀爬高处的丝瓜叶子,有些时候飘飘然了。蔬菜的吃法多种多样,新采摘的果蔬,经过初加工、精加工、深加工,烹饪出佳肴和美味,怡然自得的享用。别人体会不到的情愫,陶然自乐,美哉快哉。对照自己,对照他人,分享幸福和快乐,有田有闲做快乐事,做快乐人。感恩这个伟大时代,感谢大环境的安宁,才有小环境安康,小菜园的美好。

      小时候,家在农村,每个生产队都有菜园,定期供应着每家每户的时令蔬菜。分瓜菜是孩提时代最欢乐美好的事情,小小的人,大大的筐,满脸的汗,焦急的排着队,分到的东西有时都装不满筐。瓜菜是按虚分配的,是按人口的,有多有少,当时也算公平的。由于估算不精准,分“二回”也是常有的事情。队里的菜园是有人看护的,住在茅草搭棚或简易小屋里。老光棍是很好的人选,既能提供岗位,又能提供食宿,喝酒吃菜吃肉,一人饱了,全家不饿,体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不能让一个人掉队。菜园的管理者,既有责任心又是种菜的行家里手,人选基本上是退出队里领导层“老领导”,合理的人事安排,也体现了社会的和谐进步。流年岁月,管理者带领着“退役者”、家庭妇女把菜地侍弄的平平整整。偌大的园子如棋盘般井然有序,棋盘里种满了各种各样蔬菜,如同养育婴儿一样,处处离不开细心的照料。一口老水井,人工挖的,几米的水位,清澈清凉,掬一口甜甜的。井口上边架设一个链式的老水车,铁链子又粗又大,延伸在水槽中间,汲到槽中的水顺着沟渠,又缓缓的、汩汩的流向田间。一只毛驴拉磨式的拉着水车,黑布蒙着眼,被人驱赶着围绕井边周而往复的绕圈。那驴子心想,何时是那尽头呀!他不知方向,只知不停的向前,向前……。菜园里的人们吸着旱烟,聊着家常,摘下来的果蔬,在衣服上蹭几下,用手捋几把,大口嚼起来,不知道啥叫讲究卫生,纯净的年代。

      “一听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也许是一个午后,阳台里,两个人惬意的泡壶茶,掩半卷诗书。午后的阳光,慵懒的照耀着,曾经的过去都变成了暖暖的回忆。微风阵阵,鼻子里闻到的都是果蔬的芬芳,泥土的芳香。此时此刻,还有什么人生的心结不能打开,还有什么世事的道理悟不透彻。在天凉好个秋里,浅浅一笑,能和相爱人随时随地闻到菜香、花香,晒晒太阳,看看风景,那是最浪漫的事儿。

      菜园、乐园,心中永远的爱!

    【审核人:雨祺】

      标题:张明柱:菜 园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tianyuan/2179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