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田园散文
文章内容页

大玉:“鸡蛋花

  • 作者:大玉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5-13 00:10:09
  • 被阅读0
  •   1975年的夏日午间,我的乡村正所谓“蝉噪林逾静”。尽管蝉的噪声充满着每一寸空间,乡村却好似一丝不闻,悠然地在每一片阴凉下铺展她绵绵的睡意:侧卧的狗伸开四肢,张大嘴巴哈气,伸出优美的粉舌头;趴下的牛悠哉游哉地甩动着尾巴,驱赶蚊蝇;打盹的鸡不时扇下翅膀……

      吃过中饭的大哥大嫂将堂屋朝东大门的两块木板卸下来,一头放在门槛上,一头放在屋内的泥巴地上。门槛下鸡狗出入的洞,增加了门板与地面形成的三角区域的通透,加上堂屋的阴凉和不时从门外吹来的渐次降温的像轻轻为你挠痒的丝丝醉人的微风,让躺在门板上的大哥大嫂很快沉入这乡村午间的柔梦中。每当他们发出轻微的鼾声时,收拾好家务的婶(我们兄妹几个对母亲的称呼)就牵着几岁的我和小哥,悄悄来到大哥大嫂的脚前,指着大嫂挺起的大肚子轻声说:“那里有你们的侄,在一天天长大!”我们仨这样沉迷一会儿后,就能看见大嫂肚子上忽而这里鼓一个包,忽而那里一个隆起。此情此景,婶又会惊喜地小声说:“那是你们的侄在动!”当我们仨日渐发现大嫂肚子里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强烈时,婶更会激动地小声说:“你们的侄快出世了,要跟我们见面啦!”我和小哥看着听着,觉得无比神奇和不可思议,内心充满莫名的欢喜和期待。整个夏日的午间,我们仨共享着这激动人心的迷人时刻。我和小哥的激动是莫名的,婶的激动是明确的,甚至带着幸福、满足和荣耀,仿佛这一刻是她常年操劳的力量源泉,是她获得快乐的唯一源泉,是她全部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她明确地倒计着侄出生的日子,明确地准备着侄出生后所有用品及大嫂坐月子的营养和花销,明确地计划和筹备着侄出生后的三朝、九朝、满月甚至周岁的庆典所需。在得知大嫂有喜之时,她就又谋购来一只猪崽。今年,她累并快乐地养着两头猪,一头过年用,一头为她的长孙庆生。她老早就不用鸡蛋换生活用品,全家节约着,用皂荚树上的皂荚洗衣,用冲过刚烧成的草灰的水洗发。她集着鸡蛋好为她的大儿媳补身子和席面做菜。她还明确地计划着明年也要多喂头猪,用于她这长孙的周年庆典。这是她的第一个孙辈,她要好好地庆祝,庆祝这家庭的新希望,庆祝出这家庭的兴旺来!她还盘算着如何帮大儿子做几间新屋,立起门户,好好地添枝散叶。她忘记因劳累过度和营养缺乏早早上身的病痛,快乐地不停劳作,还不忘憧憬:当上奶奶,又当上老太,儿孙绕膝、子孙满堂……好日子来了,我才四十多岁,要好好地活,看着儿孙一个个出生长大出息发达。这样想着,浑身又来了劲,觉得再累也乐意。

      暑假过去,我升入二年级。9月9日,这个难忘的日子,那整个夏日午间的无比神圣和不可思议,在这一天显现出她无比迷人的景象一一我家诞生了一位漂亮的小公主!我人坐在教室,心却早已飞回了家。下午一放学,我就冲出教室,一路狂奔到家,来不及放下书包,就冲进大嫂的卧室。忙碌的婶赶紧跟上我,随后关上大嫂卧室的房门。大嫂躺在床上,额头上一圈系着手帕,旁边多了一个襁褓。婶会心地抱起襁褓,坐在床前的踏板上,拉近我。“天哪,真的有个小人儿变戏法似的冒出来了!”一一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惊奇得如坠五里雾中,又仿佛有某种心疼要莫名地流泪。听到婶的话:“我的小乖仔,这是你细姑放学来看你呀!”我才如梦初醒,并且瞬间闻到了一股非同往常的强烈的甜糯温润的香味,从小侄女的襁褓里散发出来,充满整个房间。就在这时,小侄女的脸有些涨红,口鼻哼唧着像在鼓劲,然后哭了起来。婶说:“肯定是拉粑粑了。”说着解开襁褓,果不其然。“我的乖仔呀,拉的粑粑也这么好看,像鸡蛋花,还是香的!小毛,快拿到塘里去洗!”我接过婶递给我的撒着“鸡蛋花”的布片,仍呆呆地新奇地看着这小小的人儿。婶熟练地向脸盆倒点开水,浸湿毛巾,拧干,抖开晾温,轻轻擦拭干净小侄女的屁屁,又扑了点粉,再用干净布片兜好。在包起襁褓之前,婶忍不住充满激情地在小侄女两个小脚丫上各亲了一下,还不自觉地念叨着“我的小乖崽哦,我的香饽饽!”婶的这一反常之举让我有些震惊。一向默默寡言的婶在亲吻我的小侄女时绽放出她生命中不曾显现的异彩。随着小侄女一天天长大,婶的亲吻的感染力与日俱进地绽放着,并且力度加强,次数增多,范围扩大,从小脚丫到小腿、大腿、肉嘟嘟的小屁屁、小肚肚、前胸后背、小手、小胳膊、脖子、小脸蛋。婶对小侄女的亲吻,是一种紧贴小侄女皮肤上的呼气式的亲吻,气流从婶的双唇和小侄女的皮肤无缝密接的挤压中迸出,发出不同声调的“噗一一噗一一噗”,逗得小侄女咯咯地笑个不停,祖孙俩陶醉其中,又骄傲其中。尤其是婶给小侄女洗完澡,擦干后,将她放在床上准备穿衣前,婶会在小侄女身上撒满这样的亲吻。每一个这样的亲吻就是她俩共造的一朵欢乐之花,是她俩合一的爱的美呈现。这样的一幕幕深深地感染我,让我羡慕又失落,却启发我自恋地如此这般地亲吻我自己的小胳膊,听着热气冲破唇和皮肤的密接,迸发出变调的长音“噗一一噗一一噗”,感受着灌注其中的热烈的情愫,自我陶醉。

      从此,我获得了一份天职。每当大嫂在喊“小毛,小毛“时,婶就赶快扩大并发展大嫂的喊声:“小毛,你侄又撒‘鸡蛋花’了,香的,一点都不臭,快拿去洗!”我领着这圣旨,飞也似的去拿小侄女撒着“鸡蛋花”的布片,好像生怕别人抢了我的活,洗之前,还总不忘确认一下婶的话,正如其言,一点不错,是香的“鸡蛋花”,是小侄女用她的小屁屁在布片上画的一幅美丽的画。嗯,这真是一份美差!

    【审核人:雨祺】

      标题:大玉:“鸡蛋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tianyuan/18462.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大玉:“鸡蛋花

      吃过中饭的大哥大嫂将堂屋朝东大门的两块木板卸下来,一头放在门槛上,一头放在屋内的泥巴地上。门槛下鸡狗出入的洞,增加了门板与地面形成的三角区域的通透,加上堂屋的阴凉和不时从门外吹来的渐次降温的像轻轻为...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