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月城之憾

  • 作者:傲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3 00:07:32
  • 被阅读0
  •   我的窗口正对东方,窗大敞着。已经是子夜时分,台灯在临窗的写字台上,为我开垦出一小块明丽而宁谧的天地。又一页台历翻过,我感到有一些被叫做感情的东西,在内心里鼓动,是想起了分手在一周前的几位朋友吧。他们是从外地来西昌参加省建材局宣传工作会议的。西昌人从来好客;西昌人的脸孔从来如中秋的满月般明亮又清朗。却不料,会期3天,老天却像遭了算计般阴起个脸,不但西昌十分雄壮的太阳一直被藏着掖着,西昌的分外有名的月亮也拒不露面。

      西昌供人看的地方当然还有,比如卫星发射场,比如黄联土林,比如螺髻山仙人洞。但也正是由于天气原因,路断,路滑,难于前往。于是,哪儿也不去,等天黑,看月亮。

      这也是,到了月城,不看月亮看什么?何况是中秋月。一早我就强调:这老天爷,再阴着个脸,也实在说不过去了。尽管说这话时天上甚至还下着雨。但是我是西昌人,我说的是西昌的老天,为了我的尊贵的客人,我觉得我有权要求这位厮守了几十年的老伙计放下心事开颜一笑。我寄希望于东南方向上的那一小块天空,就因为那一小块天空上的云层相对地比较稀薄且一直在错动,因而可望通过努力,最终打那里扯开一个洞穴,漏下一束阳光,并进而泄下来无涯的月华……知道么,为了看月城西昌的月亮,看西昌的中秋之月,朋友们不惜推迟4个多小时上车哩。凭这点,老天——

      然而老天油盐不进。

      到天黑时分,到人们纷纷摆出来月饼、石榴、板栗及核桃一应果品,并恨不得伸长手臂扒开乌云抠出来月亮时,老天竟自抽抽嗒嗒哭开了。

      它简直比谁都委屈。

      人们这才想起,已经被娇坏宠坏的西昌月,都第四个中秋夜不跟人见面了。

      我不知道朋友们离开西昌时,怀着怎样惆怅的心情。尽管《中国建材报》驻四川记者站的同志来信说,这次会议开得很成功,同志们“情绪高涨,气氛融洽”,但,我身为“地主”,在感情上仍觉得欠了朋友们一些什么。

      然而现在,那月亮,却强大地、不声不响地升起来了。

      月亮是很大的一块,不是一“个”,因为它已经不圆,说“块”更恰切些。

      把月亮比作银盘肯定是一种误会。月亮并不是银白的,它看上去有点黄有点旧。这显出来一种资历,也证实着天文学家关于月亮先于地球而存在的论断。不过我不管这些,我看重的是今宵朋友们不在身边;原本应当圆圆的月亮只剩了一半多一点。这是一种缺失,一种最不符合美学要求的形状……我发觉我的原本捏着笔头的右手,不知何时拿起了桌上的张小泉剪刀,——是要扑出窗去,把那不圆的月亮剪圆么?我不知道。

      但即使是一个不圆的月亮罢,我仍希望今晚的月华,照着我的远在地北天南的朋友。我甚至希望有一种声音突然响起,那或许是由朋友的右手食指关节击出的亲切的叩门声……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月城之憾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shuqingsanwen/563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