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落雪倾城

  • 作者:湘诗飞翔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1 00:25:50
  • 被阅读0
  •   那夜的雨声,如同在耳边打开了音乐盒一般,在睡梦中淙淙流淌。黎明到来之前,一道闪电宛若绽开的烟花,雷声轰隆,一声巨响震裂长空。

      不知是谁搭了大戏台,闪电、雷声、雨点、雪花轮番上阵,好不热闹。这情境似乎更符合北方人秉性,暴风雪开场时必要轰轰烈烈。

      农谚上说“十场秋雨穿上棉”,还没等上十场秋雨,当绵绵密密的雨滴化作漫天飞舞的雪花,我的城市就已经进入冬季了。

      记得去年冬天在写《等一场雪》这篇文章的时候,提到了2007年正月那场气势磅礴的大雪。彼时的雪是呼啸的北风裹挟着白花瓣降落人间,雪后的世界极富层次感,犹如一片波澜壮阔的海,泛起波涛汹涌的白浪。距离上一场暴风雪时隔十四年,这场大雪似曾相识,故人归来。这雪是稠密的,是轻盈的,是伶俐的,它落地无声,不紧不慢,仿佛蕴含了细水长流的寓意,让身在雪中的人如梦似幻。

      这场大雪从立冬之夜一直持续下了三天,仅是沈阳的降雪量就达到了四十厘米的深度。雪霁云开,人们一边除雪开路,一边欣赏着北国雪景。朋友圈里晒着堆雪人、打雪仗的照片,孩子们在雪地上打滚,拿着小雪锹出来铲雪。雪人被雕塑成灵巧多变的造型,街头艺术家般的创意,漫溢着儿时的乐趣。

      雪后,我们的城市里屹立起一座座雪山,有人调侃说“我们的沈阳成了歌里唱的可可托海,你要来北方看我,就要翻越一座座雪山喽”,尽显现代人的风趣和欢乐。

      除雪这项工程成了全民行动,人们挥舞着铁锨,把雪移到路边,为上班的人开辟了一条人行路。风雪中,黄马甲和执勤的工作人员组成了城市的风景线。雪,没有封住家门;雪,没有让城市停摆,这场大雪让人想到了愚公移山的气概。马路上的行人穿着羽绒服站成长排,那踩在雪上蹒跚走路的姿势像极了南极的企鹅,从地铁口鱼贯而出,人们舞风逐雪,嬉闹着,欢笑着。

      我们赞美雪的纯洁,吟诵雪的晶莹,把雪花和梅花相比,“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终究无法媲美,难分伯仲。雪,是冬天的气质,一个不曾下过雪的冬季,一定是缺少了韵致和风情的。雪是仙子洒落人间的祥瑞,昭示着丰收年景。

      感叹光阴流水一般,我总是慢了一步。刚刚写了《拾秋》,一场冬雪翩然而至,便是一定要为雪写点什么。那日看到南方的友人发桂花树的照片,我留言说“从未闻桂花香”,在湖南的无鬼兄回复我“果真是没见过桂花,来年秋天可以寄给你”他还美其名曰:“聊赠一枝秋”。

      彼时,我手中捧着的一杯茶上浮动着袅袅热气,雪花在我的窗上化成水珠。在同一片天空下,冷暖交织,雪花和桂花,各绽其华,却殊途同归,提醒着时间之舟缓缓地划进冬天。

      与此同时,北方的妹子给我发来内蒙古通辽地区的暴雪视频。那里比沈阳的雪还要深,大地成了茫茫雪原,清早起床,住在“雪洞”里的人们,把家门口的雪铲开,又去寻找埋在雪地里的汽车。农民的蔬菜大棚被大雪覆盖,棚架折断,雪渗进那片绿油油的蔬菜地上,雪后降温,残雪需要及时清理,大棚正在修缮。还有一位在北方做生意的商人朋友给我发来微信说,厚重的雪压塌了厂房,整个仓库都已经沦陷。

      这一场大雪并不善解人意,它装饰着人间,也给人们带来了烦恼。也在此时,新冠病毒再次封锁了大连这座北方滨海城市,当地民众配合着一轮轮的核酸筛查,医护人员穿着的防护服和城市的大雪一样洁白无瑕,两相呼应。

      世间的动荡与磨难从未停止,人们早就筑就了强大的内心堡垒。没有听到叹息和抱怨,人们依旧各自忙碌。真正不会摧毁的是那种重新修复的勇气,在北方,我不仅感受到雪的魅力,也感受到了雪的魄力。

      在一位朋友发的动态图片里,我看到了雪中的沈阳故宫,古色古香的城门,琉璃瓦上金碧辉煌。北陵的苍松翠柏上顶着白雪,仿佛一夜白头。大雪让沈阳秒变盛京,雕梁画栋,亭台楼阁,落满琼花,成了真正的金枝玉叶。元代的薛昂夫写过一句“天仙碧玉琼瑶,点点扬花,片片鹅毛”,正是此番景致。生活在这座有历史的城市里,感受着冷暖分明,尤爱落雪时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冷峻和遒劲,惟在心中长久记住的是风吹塞上,雪落倾城之神韵。

      小时候,我爱踩在雪地上,听那种咯吱咯吱的声响,每一场雪都是故事。到了中年,再品雪的况味,沉淀着人生百态。在防疫常态化的今天,人们一边抵抗病毒,一边积极地备足粮草准备入冬。暴雪之前,气象部门有过灾害天气的提示。一时之间街头巷陌多了抢购粮食和蔬菜的大爷大妈们。年轻人反而觉得无所谓,不屑于跟风,甚至带着嘲笑的眼神看他们在超市里扫货。

      《朱子家训》上说:“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意指在风雨来临之前做好防备,不要等口渴了才想起去挖井。千百年来,人类对抗自然灾害的经验传承到现代,不断进化和推新,感念先人传承的生存智慧。我们便是踩着前人趟过的路,才绕过了沟沟坎坎,平安无虞。

      城市移走了雪山,又恢复了繁华与喧嚣,每一场雪都值得纪念。落笔成诗,对雪当歌。一句诗行翩然而至——那是蝴蝶的羽翼扇动着玻璃窗,也是月光的吻遗落在人间。

      诗人尼采告诉我们“每一个不曾迎风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悠长的冬夜,和文友一起读和雪有关的诗句,我朗读了毛泽东的诗词“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落笔之时,雪化成水滴沿着屋檐流淌,流风回雪,水滴如瀑,仿佛听见时间在流动。大雪落地,终究无痕,惟草木生灵在雪中生息,孕育,繁衍,轮回。

      确信,每一场雪都是春天的伏笔。

      2021年11月16日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落雪倾城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shuqingsanwen/554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湘诗飞翔 湘诗飞翔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80篇
    • 获得积分:42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