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张昌爱:山寨老屋,一首温暖的诗

  • 作者:黄传瑞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3-01-12 22:24:39
  • 被阅读0
  •   在岁月的某个点,如年关将近,会特别地想老家,就是再远,其心跳的旋律,总会在耳边悠悠响起……曾经,老想一尾鱼似地游出山寨木屋,由此,常走到老家的小溪边,注视鱼儿的游动……离开家乡,并不是不爱,而是心中的梦总催促我去追求和飞翔。随着年龄增长,会时常打开窗户朝老家的方向遥望,那家乡的气息里,蕴藏一种满足和幸福。

      好几年,想老家很强烈时,一般情况下,会带回二瓶酒或几百元钱给我叔父。是叔父,在守山寨老屋。叔父,一砣岩头似的躺在老屋怀里,惟一的表达,是借助炊烟,让我发现他对生活的坚定与理解。在我的世界里,母亲早年病逝,父亲因工作早已离开老家等原因,我的童年是随祖母叔父一起过的,因此,长大参加工作后,回老家看看的路,总显得漫长而难下决心。回味一下,已有10年之久没回过山寨老屋了。山寨老屋,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母亲离世的伤心地。

      这里所说的山寨,是湖南湘西州泸溪县石榴坪乡一个叫高椅坡的自然山寨,这山寨怀抱有一栋小木屋,收藏着我童年的哭泣与戏闹,也留有我儿时的向往与憧憬,还有追赶鸟儿飞翔的高呼!对山寨木屋的回味,越久越快乐、越久越心绪悠悠,要去遗忘是不可能的,除非心脏停止跳动。老家,地薄山深水秀,长不大总在一二百人左右。没出走,坚守山寨的人,有到外转过一圈又回来的,如六爷就是这类人;也有不愿走远、一直守着山寨不动的,如我祖母之类的人。六爷,曾走出山寨很远,是有故事的人。他还识草药,从六爷的生活里,让我深深感受到家乡山水的厚重与神奇。溪流,炊烟与狗吠、鸡叫,以及波光闪闪的田园和弯弯山道,会时常在我的记忆里渐渐生动、苏醒。黑黑的旧木屋,是我一辈子都读不完的一本书,里面有我亲人亲切的身影与声音……儿时,见叔父有滋有味在堂屋火堂旁饮酒的样子,忍不住用筷子插进叔父的酒杯,沾上来的酒虽不多,可放入嘴,那股浓浓的辣味使我马上有了要换双筷子的念头。

      胃对酒的不接受,使我成年后,在酒桌上老被朋友戏称为“小女人”,弄得十分没面子。虽然如此,我对酒仍怀有一种天然的敬意与崇拜,觉得五谷是大地精华,而酒则是精华中的精华。5岁那年,我眼睛老发炎,痛得怎么也睁不开,那时山里没什么药,祖母就找来一片白纸,撕成两块沾满酒,往我眼皮上贴,十来次后,我的双眼就不再痛了。由此,酒的那份凉意、那股清香无形之中融进了我的血里。只是几年过后,也就是我9岁那年,双眼痛得钻心,祖母用同样的办法治,我的眼睛却怎么也不见好,这时,我开始害怕,祖母开始害怕,叔父开始害怕,寨里的六爷知道后,上我们家安慰说:“没事,没事,我能治,包好!”

      六爷,当年65岁,是读过好多旧书的人,也能摆好多龙门阵。他几乎每夜,只要不下雨,都会在山寨中央的坪场生一堆火,让寨里的小孩围着火,听他讲山外世界的故事……此刻,我觉得六爷是世界上最受看、最有能耐的人。当然,六爷同所有湘西人一样,还能喝酒,且从来都是慢慢地抿,若有人邀他一口见底,他会用一句文雅的话来劝说:“这你就没品位了,喝酒急不得,一急便大老粗一个了。不知道吧,酒是有生命、有灵气的,我们喝酒,其实是在同古人对话,在倾听、品味一支古老的人类文明之歌的!”

      六爷讲帮我治眼睛,他说话算数,没多时,就把草药送进我们家老屋,问我祖母有酒没有?说这味药得用酒去配。六爷的话,驱赶着漂浮在我们家的那朵黑云,一束美好之光照亮我眼前的生活。心想:有六爷真好,有酒真好。觉得,我的双眼始终同酒有缘。几天过后,我的双眼好了,又可以去发现与寻觅这世界的漂亮花朵与美丽人与事了。请六爷,来我们家喝酒是自然的事,那个晚上,叔父高兴,喝醉了。从祖母、六爷与叔父身上,我感受到一种大山内涵、一种乡土精神与执着、善良,打心底里对他们产生起一份感激之情,且随着岁月的推移,年龄的增长,这份对家乡的感激与怀念之情,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沉甸甸的。

      为了表达我们家,对六爷的感谢之情,叔父每年都要提两瓶自酿米酒或包谷烧,上六爷家拜年,一直到六爷他老人家去世。如今,每回味起这些,就觉得特别温暖,心绪悠悠。人生,在岁月里编织故事、创造美好。山里人的人生,虽然生活辛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荷锄的挥汗如雨,不一定能敲开每年的丰收之门,可他们在春天里地耕耘,从未犹豫过,那牛的步态安详与坚定,以及铃声悠悠,无不让走出山寨的游子感受到,回老家山寨的路,始终散发着一种泥土的期盼,芬芳和希望。

      是的,是时候回老家看看了。生活在老家的叔父,其实,常邀我回去看看的,可我总说忙……1米63个子的叔父,瘦瘦单单的,木匠手艺,他无师自通,在抓计划生育年代,能养两女两男,在我们老家也算个厉害、勤快的角色了。上个月初,接到叔父电话,他讲他小儿子最近要结婚,要我这当哥的再忙也得回老家喝杯喜酒。我忙回答,声音有点发颤地激动,说:“小弟,有30多了吧?要结婚了,庒您老叔胸口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您算完成一件大事了。小弟结婚,我一定照您要求,提前一天赶到,不会有误的,一定不会!”

      收好手机,鼻子有点发酸,仿佛一下感受到了叔父的不容易。此时此刻,我好象看到,山寨旧木屋的大树下,叔父正守着一轮明月和一堆火,计算我一日挨近一日的归期。决定,从今往后,山寨老木屋里只要有叔父在,都要回去看看,因为,那里有一首童年的歌、一首温暖的诗,在把我吸引、等待我去深读。

    【审核人:雨祺】

    《张昌爱:山寨老屋,一首温暖的诗.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x格式

      标题:张昌爱:山寨老屋,一首温暖的诗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shuqingsanwen/5367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