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映山红的舞台

  • 作者:陈草旭变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4-06-29 10:12:00
  • 被阅读0
  •   映山红的舞台

      一

      灿烂的阳光,铺满了舞台,在偌大的剧场,映暖着前面的那片演出之地。地上时而开满了映山红,时而有提琴协奏曲,音乐的舞台上,花儿一样扑棱扑棱的开放,在那绽放的映山红溪谷之中,不知别的观众目光是否放亮,只我一个人的思绪,飞绕到酷烈的革命时期,看到红军的鲜血,丰沃了南方的坡谷和山野,在春天到来的时候,满坡满谷满山的鲜花,在暖暖不断的山风中摇曳。

      正是此时,一台新的舞蹈,不,是《映山红》的续曲,在花风中演绎。一群少年的《时刻准备着》。当孩子们聚集为坛,坛上升起艳艳红的领巾之时,不正是烈士的鲜血染红了那红旗和红旗的一角;让我一颗在红尘中不止蒙羞的心,让这颗已经苍老的已憔悴的心,为之蓬勃,为之感伤。

      本来的周日休息,可以在家读书写作,却置换了方向,来到这里,以为是很辛苦的劳作,但是劳作吗?是当班值差吗?不是自由的心吗?不是可以放任情怀和志趣,在原野和山风中飞翔吟唱吗?这开满艳艳映山红的山谷和舞台,这历史的人生和人生的舞台。

      是的,可以的,不仅演出的节目《映山红》和少先队的《时刻准备着》,让人情动,刚刚演出的大合唱:《好一朵茉莉花》,一样打动我。不仅是他们的童音天籁,起伏开合,流水山峰,而且与孩子们不同的是,我想到了这一阙词,一首曲,我们孱弱大清的国歌。但如此美好的旋律,在驻外使馆里奏响的时候,屈辱的国民正在深渊中呻吟,纪维钧,不久就要自尽,八国联军的烧杀也将上演。如是,这首曲子应该是悲情的。就像我要叙述的年馑时代,重庆的官员们正在一边豪饮,一边观赏一群少女的舞蹈一样,让人揪心。

      二

      “草长莺飞的5月即将过去,夏意渐浓的6月就在眼前”。这是为一个同事写的消息语句,因为整台晚会的串词是我写的,所以顺手就写了这篇发往《晨报》的消息。这样的稿子,还要隐瞒着其他的人,悄悄的发送,唯恐生出是非,这个是是非非的世界和社会。

      去他的吧,还是听听歌曲吧。一首同样的《映山红》,一首是《十送红军》:“一送红军下了山,秋风细雨缠绵绵,锣儿无声鼓不敲,鼓不敲,双手拉着长茧的手,心像黄连,脸在笑”。这些语言不用唱,只要读一读,便禁不住哽咽。泪欲流,心像黄连泪欲流。他写出了那个年代革命的艰辛和军民一家的血海深情;被感动,泪欲流,是以革命烈士的牺牲和流血岁月为背景的,山溪清流,满坡满谷满山的鲜花。

      在《映山红》的旋律中,查了半天的一个作家,竟是《花城》出版社的社长,是语言文字的干净,让我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作品推荐给他,就是自己的《桃源秘卷》,尽管试试吧,那关于《映山红》的传说。机关楼下的外面,已经开始传来了孩子们放学的声音。去门口的报摊上查一查《小说月刊》吧,一进一出之间,众多的人,拥在学校的门口,翘首张望,等待着寻找那娇小熟悉的身影,他的孩子或者孙子,谁是红军的后代?

      办公室内,我刚刚坐下来,放下《小说月报》,只听“咣当”一声,我知道是快手快脚的儿子放学了。果然,手持着雨伞,携带着红色的领巾,背负着书包,挂着外套,映山红一样的脸庞,匆匆忙忙的推门进屋。同事们都夸他红白红白,他就按着桌子跳着,说他饿、饿、饿。这些幸福中的孩子,我知道那鲜血染红的茶花,那映山红的颜色,没有凋零,还在开放,满坡满谷满山的鲜花,满坡满谷满山的舞台。

    【审核人:站长】

        标题:映山红的舞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shuqingsanwen/183886.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陈草旭变陈草旭变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73篇
      • 获得积分:160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