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伤感散文
文章内容页

石楠:喷自心井的滚滚诗情

  • 作者:雨祺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7-09 14:21:03
  • 被阅读0
  •   刚刚从安徽作家公众号得悉,著名诗人洪哲燮先生逝世的消息,非常悲痛。他是一位充满豪情和正直感的诗人,我很钦敬他,且互为知己。我很爱读他诗。现将我读他的诗集《山悟》后写的读后感展现出来。作为对他的悼念。

      ——写在前面

      年初,洪哲燮先生打电话给我,说他的诗集出版了,给我寄了一本。没几天,这本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山悟》就到了我手里,我翻开就读,很快被他那些富有深刻人生哲理和蕴含着真切人生感悟的诗篇吸引了,两个多小时我没动一下,一口气就读完了。

      我很兴奋,很感动,这很出乎我的意料。我有这种出乎意料的感觉,是因为我们相识时间不长,我对他的了解还停留在肤浅的表层。他当前的社会角色是铜陵市政协副主席,某次省政协常委会期间,一次用餐,我们偶然坐在了同一张饭桌上。茫茫人海,相识就是缘。他为人豪爽、率真、热情,一看就是个性情中人,一个可以成为朋友的人。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大多都是在会议中。我能感觉到,他读过不少的书,对文坛也有些了解。去年夏天,他到安庆参加一个媒体举办的活动,散会那天,他打电话给我,请我去他下榻的宾馆吃午饭。我家饭菜都已端上了桌子,推辞再三,他执意要我去,并说他还邀约了我的又一个文友,只是想谈谈。盛意难却,我只好去了。我们的话题当然还是离不开文坛和文学。回来的时候,我的那位文友送我回家。路上,他跟我说到,哲燮先生在铜陵日报任总编的时候,曾想调他去那里任副总编。尽管未能调去,他却一直感激在心,记着他的知遇之情。我的这个朋友是个很杰出的诗人,从洪先生想把他从安庆挖过去这件事就能看出,他是个爱才惜才具有识才慧眼的伯乐。在和他的闲聊中,我感觉出他是个有文化有学养的官员,他虽是个官的角色,他骨子里却还是个文人,有着文人的特质。但他从没有在我面前宣扬过他会写诗,更没张扬过说他的诗写得如何如何的好。突然读到这么好的诗,不由就有了那种出乎意料的惊喜。

      我虽然喜欢诗,但我却是个诗的门外汉,更谈不上对诗有什么研究见地。我对诗的赏析,全凭自己在阅读过程中的感受,我认为阅读的过程就是一个审美的过程,如果这诗写得情景交融,意境高远,发自真情实感,能打动我,给我某种人生的启示,能唤起我心灵的共振,或者给我快乐,或者让我有种美的感受和遐想,想反复吟咏的诗,我就认为是好诗。我说我喜欢哲燮先生的诗,是因为我在吟咏他的那些诗的时候,能从中获得很多美的享受。

      他的这本诗集中收入了100多首诗,在读它们的时候,我就能觉出那股扑面而来的汹涌情涛,高远的意境以及令我心颤的那种对人生的苦苦追问和痛苦的思索。辑在《视点》里的诗篇多是纪游诗,但却不只是纪游状物,诗言志,这些诗篇,无不借景抒发他的人生感悟。《牧童》写的是城市花园中的牧童雕像,他的情愫却是在那笛声上,“笛韵里滚动着山野的露珠/山花的骨朵/顺着柳丝滑落/跌成湿漉漉的音符/被一群上学的孩子捡起/塞给沉甸甸书包一份快乐/……”清丽的诗句里有着诗人对田园牧歌生活的向往。《过山车》写的是诗人在深圳“聊发少年狂”乘过山车的心境:“……头足倒立/个个笑得舒心惬意/给金丝鸟笼以鄙夷/让‘套中人’去妒嫉/用血肉之躯/划一道生命的曲线轨迹”。

      我想,他是想说,一个人应该自己活给自己看。想活得轻松快意,就不要在乎他人如何去说。

      在《龙池神泉》中,诗人用俭朴的诗句,抒发了他对清明世界的向往。他写道:“王母瑶池/东海龙潭/神泉/你源起何方/聚成瀑——/展一身洁白/跌成溪——/拥一流清亮/绝无尘世纷扰、污垢/千年雕/万年琢/——龙的形象。”他借《龙卷风》抒发出了对世态的感叹:“逆风的/旋入谷底/顺风的/窜入天庭/弃一地龙鳞龙甲龙子孙。”

      我省著名青年作家许春樵在为这本书写的序文中说,“《物语》是思想最深刻的一辑,是诗集的诗眼。”其中“大量的咏物诗都表现了‘自我’压抑下的无奈,人性异化的悲凉,人格瓦解后的愤怒。”我极赞赏他的看法。收在这辑中的《一块铜矿石的自述》《盆景》《哈哈镜》《山悟》都表现了出了诗人的这种无奈、悲凉和愤怒的情怀。他借一块深埋山底的铜矿石的嘴说:“……无缘去铸造夏鼎,/无心去锻制商彝;/更不想成为铜戟、铜钺,/血腥厮杀的冷兵器;/也不慕玲珑的编钟,/去宫阙鸣奏乐曲……/我渴望发现。/我渴望钻机。/我渴望爆破。/我渴望剥离。”可一旦被开采出来后,“千百次地被球磨啊,/我不再有棱有角;/千百次浮选啊,/我绵软如泥。/我碎成粉但拥有高品位的铜元素,/庄严地去接受凤凰浴火式的洗礼:/我想拥烈焰。/我共舞火星。/我舌舔紫烟。/我携手电极。/我有幸还原于金色的汁液,/喷吐一行赤诚的诗句;/浇成一面纤毫毕现的铜镜,/给世人添一只明慧的眼睛……我是谁?我是一块铜矿石。/恢宏天宇中一颗不足道的微粒。”这无疑是诗人的人生独白!

      我最喜欢的还是《盆景》:“你从有雷有电的山坳里走来,/走进这个无风无雨的盆里;/醒来,满眼是水泥的丛林,/再也闻不到兰和蕙的呼吸。/将幼稚扭曲成苍劲,/主人刻意培养、剪裁、妆扮你;/看虬枝上伤疤叠着伤疤,/成材的日子全是痛苦的记忆。……”好一句“成材的日子全是痛苦的记忆”哟!

      《哈哈镜》这样写道:“一种马戏式的逗趣/一册漫画式的摄影——/拉长/变短/扭曲/畸型/高矮胖瘦/全没了次序、常态/只因镜面凹凸不平/照人间万象/照世态人心/不缺眉眼笑/惟少一个真!”

      《山悟》是这样写的:“山/躬腰曲背/一名伫立的挑夫/石级/垒成/挑夫的脊柱/攀山/循着脊背/一级一蹬/挑夫驮着/上升者的脚步/任你千踩万磨/岩的椎骨/呲牙咧嘴/不吭一声/扯云/扯雾/捂住自个的痛处。”

      在这本集子里,我喜欢的诗太多了,不胜枚举。

      这是一本非常好的诗集,是本让我看得懂的人生之歌,哲燮先生在《后记》里说:“只要是诗,就应该是心井喷射的热血,灵魂烛照的光芒,情愫滋养的花朵,思维放飞的纸鸢。”

      说得多好啊!好的作品应是作者心灵的传记,让读者感觉到心灵颤动和热血的汹涌。读完《山悟》,我觉得,我更深地了解了哲燮先生。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石楠:喷自心井的滚滚诗情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sanwenshige/185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