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站在辛丑年的尾尖

  • 作者:莉莉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31 11:54:17
  • 被阅读0
  •   一枚露珠悬在狭长的叶子顶端,调皮得孩子似的弹跳,偶会还有欢快的尖叫,站在旁侧的我心惊肉跳,我想用手或者身体护住那露珠,生怕它突然跃下草尖,消失于眼前。这个场景,在2021年的最后几天,一直在我眼前复叠。我到底在怕什么呢?大约像我这般年纪的人都是怕的吧!年,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坏孩子的。

      这一年,疫情像一只藏匿于地穴里的怪兽,不时从穴里冒出头来,喷出一股毒液,空气中弥漫着的分子,侵入生命体,每个生命体之间又以我们难以觉察的方式牵连、蔓延,一簇簇毒蘑菇链状在人群横冲直接。人类成为其攻城掠地的靶子。疫苗、检测、隔离、逆行,成为年度热词。疫情之下,白色的身影成为最可爱、最让人敬重的人,白色成为最易让人安静、最夺目的颜色。他们别离家人,他们推迟婚期,只为了挽救生命。还有那些本可以呆在家里的红马甲,他们送物资、送药品,置个人安危于不顾。灾难面前,人,很渺小,也很伟大。

      三月,树木会吐芽,也最适合放风筝。在这个新鲜的季节里,一个新鲜的小生命,带着上天赋予他的使命奔这个世界而来。“任何事物的诞生必经过苦痛。”谁说的不重要,关键是说出了一个普世真理。同样,他的到来,也让他的妈妈——我的女儿的腹部留下了一道伤痕。痛在身上,喜在心里,我知道的。看着这个“从头到脚都是新的”的小生命一天天地长高,表情日渐丰富,一种由衷的爱意被激发。他教高中语文的妈妈取《论语》中句“乐以忘忧,一世长安”,名以安,我诙谐称之为“牛哥”。从此,这世上,我又多了一个牵挂的人。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就是一幅太极图,充满变数而阴阳平衡。女儿尚处于生产康复期,我的生活突然飘过一层阴云,且遮天蔽日。4月11日,我在朋友圈写下过这么几句话:一群蝙蝠/扑棱棱 扇动翅膀/遮住我的天空/背转家的方向/我变成一道纵情飞瀑/迈进门/我汇成一条潺潺小溪。

      6月16日,这么吉利的数字,完全是被我无意撞到的。这一天的下班路上,我终于完成了一个心愿。在市体育场的流动献血车上,我毅然绾起手臂上的衣服。400ML带着我体温的血液汩汩流入一个透明的袋子里。平生,我才知道,我的血型是AB型。之后,这400ML的血液会被输入某个陌生人的体内,或许于他是救命呢。爱有时是以亲情的形式存在,有时也会以素不相识的面目出现。疫情期间,在小区门口做志愿者;疫情之后,上下班的路上,总会见到这台流动献血车。每每看到,有冲动,也有顾虑,毕竟自己已愈天命。做了,也就释怀了。如果可以兼而其美,何不去做?

      献了血,也献了书。这一年,我有幸成为全国“书香三八”特约作家。按照组织方的要求,我负责电话采访了两位优秀的书香女性。一位是甘肃省武威市第十五中学语文教师周娟,她是一位在“书香坊”辛勤耕耘,为带动女性阅读做出突出贡献的女教师;另一位是中建海峡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副总经理沈亚波,她是个奋战在装饰行业,并做得有声有色的业界精英。数次沟通,数次易稿。集结成书之后,组织方赠送了样书。我想到了市图书馆。七、八年前,图书馆刚搬迁新址时,我就办理了借书证。几年来,我数次往返于图书馆,多有受益。与更多的人分享,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文化传播的队伍中,我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迅速联系了在图书馆工作的一位朋友,请他牵线。捐书的场面并没有我想象的那般宏大。接收人员的一句很官方的“谢谢”和一纸捐赠证书作为了对我的回报。本就没有期望什么。

      我万没想到,8月10日会以这样的方式向我走来。那天凌晨,骤然响起的电话把我们惊醒。是我家先生的!我还未完全清醒,先生急言:穿上衣服,快走!我瞬间清醒,一种不祥的预兆在心头升起。“你爹!”慌忙打开电话,我这才发现,好几个未接。昨晚设置成了静音。一般不这样的。车上,我俩谁也没说话。我的喉咙里一直有一股气流在盘旋,像春季大风里的漩涡。踏进我离开不到24小时的家门,有人影在忙碌。我爹一如平时躺在床上,只是被拿去了枕头。我跪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哭喊。我设想过有这么一天,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我还是接受不了。爹就这样走了,很突然的。爷爷奶奶都是90余岁驾鹤西去的,爹有长寿基因,我经常这样想。我原以为他还会躺上一段时间,即使他基本和我们没有了语言上的交流。不知何时,爹对常伴着他的一台小收音机里的卖各种保健品的广告产生了兴趣。瞒着我们,他花高价,买来一瓶瓶据说治疗各种病的保健品,效果可想而知。前年,爹又不知从哪里买来一罐罐药酒,白治百病的,还算有点文化的爹竟然相信了,关键是他停掉了多年吃着的治疗糖尿病的药,导致血糖爆表,不得不住进医院。一而再,大大损伤了元气,健康亮起红灯。如今,身为共产党员的爹,不得不委身于一口陶罐中。就在农历“七夕”这一天,“纤云弄巧,飞星传恨,”,人间的牛郎和天上的织女每年唯一的会面之际,爹迁居于村外的一片农业项目“万亩花海”中。从此,爹在花丛中,我在尘世间。

      人说,人过四十不学艺。还有人说,活到老,学到老。不过,如我这般,已过天命的人,精力和记忆力都打了折扣,这是不争的事实。孰料,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莫名被调岗。过去的两年,刚刚接手一项新工作,也是边做边学。现在忽然被调离,来到这项专业性超强的岗位。以我的年龄,再去学习一项新业务,真的是一场挑战啊!我愤懑,我抵触。“强扭的瓜不甜”“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各种情绪郁积,我凌乱地做事,好像在用这种方式和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抗争。

      近几年,因为能写几篇不咸不淡的小文,一枚“会写”的标签被牢牢贴在身上,像树身上很突兀地绽开一朵小花。可惜总是徘徊原地,几无长进,像一个永远升不了高一年级的学生。这一年,报纸、杂志发文4篇,5篇被收于采风专辑,两篇获全国系统和域内三等奖。荒芜了时间,收获的定是秕谷。我常在这种悔悟的心情中再立下来年的志向。

      牛,是我们的先祖图腾,是勤劳、无私奉献的代名词。如牛一般憨憨的夫君,在牛年将要没去的时刻,升职加薪,实现了他的职业理想。牛年还是换届年,这一年,在一位难求的状况下,我凭着在上届的表现,幸运续任市人大代表,开启了又一个五年的履职生涯。这一年,我家先生送我的唯一一件可心生日礼物连同贵重家私蹊跷失踪,想起就觉心疼。

      小家是小事,国家有大事。诸如,郑州洪水漫漶,建党百年,全会以及通过《决议》等。

      过往,勿念;未来,可期。轻轻推开2022的大门,老虎小虎,虎视眈眈,我怎敢怠慢?

    【审核人:雨祺】

      标题:站在辛丑年的尾尖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8820.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