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过年记忆之放鞭炮

  • 作者:圆圆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30 16:30:13
  • 被阅读0
  •   放鞭炮是儿时最大的爱好之一。

      童年时,每逢过年,最大的乐趣不在新衣服,不在美食,却偏偏在燃放鞭炮的快乐中,那瞬间的爆炸带来新鲜刺激的快感胜过美味佳肴,令人痴迷。

      记忆中,鞭炮是稀罕的。那时农村大多数人家人口多,经济紧张,但每逢过年,再穷的人家都得买上几挂鞭炮。因为经济拮据,父亲买鞭炮通常是精打细算的,比如大年三十年夜饭前放一挂五百响的,正月初一开门放一挂一千响的,包含着对即将过去的一年的感恩,对新的一年红红火火的期待。大年初二、初三就依次递减至三百响二百响,初七和十五小年就各弄个一百响算是有个交待。即便是这样,欠收的年景,初七和十五这样重要的日子也不能保证周全。所以那时候,鞭炮显得尤其稀罕。放整串鞭炮的美差便是我和哥哥俩争抢的焦点,后来弄得父母没法,就让我俩轮值,我放年三十、哥哥便放年初一。在放整串鞭炮之前,父亲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课,就是要拆出一小部分零散的鞭炮,均匀分出三等份,给我、哥哥和姐姐各一份。因为数量极有限,我们都舍不得放,便各自用纸把自己的那一份包好,认真地收藏好,提防被窃取,不定期取出几颗过把瘾,先放完的,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享受放鞭炮的快乐。光景比较好的年景,父亲便会给每人买上一包一百响的,偶而还会一人发两支“二踢脚”,我们称之为“大地雷”。每每此时,大家便会心满意足,不再为多分得一颗或者少得一颗而争执了。过年家里购买鞭炮的多少,便也成了全年收成情况的“晴雨表”。

      放鞭炮首先得选好引火之物。那时农村孩子基本没见过打火机,也决不会奢侈到放一个鞭炮用一支火柴的地步。于是便有小孩捡大人丢下的烟屁股重新燃着,有时候嫌烟屁股太短,也不安全且不卫生,便设法寻来干燥的麻杆在火钵里点着,可以远远就能将鞭炮燃着,从容又安全。

      男孩子喜欢放鞭炮,大多在于燃放过程中的那种惊险刺激的体验。将鞭炮置于地上、砖头缝、树缝,点着导火索后人即迅速撤离,随着嗤嗤的一屡轻烟,嘣的一声便在屁股后头炸响,紧张而又刺激。也有那胆大的亦拿在手上点着火后,即时抛出,那小小鞭炮划出优美的弧线在空中瞬间绽放,精彩绚烂。更有那大胆的,两只指尖轻捏着鞭炮的屁股,任由其在手中炸响,即便小手被震得麻木,在别人“佩服”的眼神中却也颇觉自豪和快意,也许这便是男孩子喜欢破坏和冒险的本性罢。看那小小的鞭炮瞬间变成千万个碎片,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中弥漫的火药的味道,一种强烈的满足感便在胸中升腾。

      放鞭炮的过程中,大家还学会了创新,尝试了许多新鲜的玩法。比如将两个鞭炮的导火线扭到一起,便有了“双响炮”的效果;将一只烧掉引线但没有爆炸的鞭炮齐腰折断,然后用断裂处夹住另一只鞭炮的引线,点着后便会先有火花喷射再送来一声脆响;有时会制造鞭炮在落水的瞬间发出的闷响,有时会将雨后的泥浆炸得飞溅;更有调皮的,趁人不备将点着的鞭炮扔到他人脚底下或身后,在别人惊吓的表情里找到成就感,对这无伤大雅的游戏人们倒也司空见惯,并不会引来过多的责难。鞭炮放完了,便会想法资源再利用,到各家门前收罗尚未爆炸的鞭炮,即便是没有了焾子(即导火索),也有办法,将那没焾子的鞭炮放在石头上用锤子一敲,便也能制造出爆炸的效果,只是这种办法有一定的危险,弄不好会将手炸痛,好在农村娃子皮糙肉厚,一点疼痛是无所谓的。

      岁月在声声爆竹中流逝,市场上电光鞭炮、各种冲天炮、各种烟花层出不穷,随着经济的逐年好转,父亲不再为分配鞭炮而犯愁,但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对鞭炮的热情却逐渐冷却。上初中后,迫于学业的压力,再没更多的时间去玩鞭炮了,对春节的兴致也少了许多。早上开门放鞭炮倒成了我和哥哥的负担,互相推诿直至抽签决定谁起床放鞭炮。

      如今,随着时代飞速发展,孩子们的娱乐项目极大丰富,加之多数地方已禁放烟花爆竹,放鞭炮似乎已是比较陌生的事了,他们哪里能体会得到放鞭炮那种简单纯粹的快乐啊!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过年记忆之放鞭炮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8799.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