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春节征文】虎年

  • 作者:哈哈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29 11:26:44
  • 被阅读0
  •   虎年是我的本命年,回想以往经历过的虎年,真是心潮起伏,感慨万千。时光真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真令人长叹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韶华易逝,岁月无情,想起刚考上大学的那段日子,是何等意气风发,令人羡慕,而现在已经两鬓染霜,即将到了退休的那一天。

      我出生那年虎年,三年饥荒刚刚过去,老百姓开始有米吃有鱼肉吃了,不用再饿肚子或者吃糠了,我妈总是说我很幸运,赶上开始过好日子了。我依稀记得我奶奶任由我从楼上往下扔瓷器的情形,妈妈说,奶奶重男轻女,而且重男只重老大不重老二,不喜欢二妹桂萍和堂弟忠和,把所有的爱都集中在了我身上,就像当年杨贵妃受唐明皇宠爱一样。可惜,奶奶得了高血压,60来岁就去世了,我一点都不记得她的模样,原来有一张她去世时闭目躺着的相片,但后来找不到了。

      到了第二个虎年,我上了中学,初中高中四年都在县中。那时是wen革后期,学校搞开门办学,经常去养猪场、农民的菜地和田里劳动,学会了喂猪、浇菜、插秧和割稻子,基本上没读到什么书。我数学差,不会做作业,就抄那个那个数学成绩好的,记得大家都是抄那个名叫陈学龄同学的;不会做英语作业,也是抄英语好的同学的,记得是一个女同学,叫什么名字,忘了。县中位于金鸡山上,到处是树林,我们经常钻进树林去玩。记得一个姓任的同学很调皮捣蛋,他带大家去捅马蜂窝,结果被马蜂蜇肿了脸,住医院住了好久,捡了一条命回来,我们躲在后面的人,见到马蜂去蜇任同学了,撒腿就拼命跑了,避免了被蜇。

      我最难忘的是1976年,1月初的一天在上学路上听到周总理去世的消息;4月清明节北京发生了天安门事件,那天班主任把我们带到大礼堂去听广播,大家都很静,安心聆听;7月去上饶市区玩,看到很多地方都贴着“深切悼念朱德委员长”的标语;9月初听到毛主席去世的消息,那天傍晚正和二妹桂萍在厨房洗菜准备做晚饭,爸爸没下班,妈妈做临时工去了,忽然听到有人从门口经过大声说了一句:“去听广播,毛主席去世了!”这消息真是晴天一声霹雳,桂萍马上放下菜刀,撒腿就往外跑,我紧跟其后,两人来到旁边的小街上,只见广播下聚集了很多人,大家一边低声哭泣,一边听着讣告,整条街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我常常独自行走在田间小路上,忧心忡忡,感觉没了毛主席,以后的中国一片迷茫啊。看看,一个高一的学生就这么操心国家大事。10月初,听到了粉碎四人帮的消息,整个县城一片欢喜啊,完全是节日气氛。我爸爸参加了单位的游行庆祝活动,结果耳朵被鞭炮声、锣鼓声震坏了,好长时间才恢复听力。

      1978年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那年高中一毕业就参加了高考,成为县中唯一考中的应届文科生,成了受大家热切关注的人物,比今天的明星都还吃香,走到哪里都被人热捧,不管是在县中还是自己住的街道,还有父亲的单位,母亲的村庄,大家都很关注我,欢迎我,赞美我。当年11月6号,父亲把我送进了大学校门,满脸始终都是喜悦的笑容。

      到了第三个虎年,我开始了自己的初恋,是自己的学生。虽然后来没有走进婚姻殿堂,但很多年以后,我们见了面,都能热情交谈,并加了微信。这年三月和本校职业班的一个学生相爱,两年之后结了婚,有了共同的女儿。这段婚姻维系了十三年,在2001年3月结束了。

      到了第四个虎年,老家遭遇了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特大洪涝灾害,我家住在一楼,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洪水泡坏了,家里都快倾家荡产了,被逼无奈,我只好南下广州,在南方人才市场发现一家白云区的学校招聘老师,就去找到那所学校,不巧在校长办公室等了好久都不见校长回来,我正想离开,忽然来了一个人,我以为是校长,那个人说是来找校长有事的,询问我干嘛来了,我说明来由,他要求看我的学历和职称证书,我给他看了。他看过之后,马上介绍自己也是江西人,热情邀我去他学校应聘,并给了我名片。我一看,是花都一所私立中专的教导主任,赶紧答应他了。第三天我就去了他的学校,他叫了几个语文老师听我说课。听完说课半个小时后,确定聘用我,从此我的人生走上了新的征程。在这所私立中专,我担任校报头版编辑和三个班(97国贸班、染整班和财会班)的语文课。真没想到,我从江西师大进修回来,调到县城工作跟父母住在一起以后,时隔十六年又过上了集体生活,重新住进了集体宿舍。后来觉得这所私立中专薪酬不高,我就经常关注报纸上的招聘启事,发现中山大学附属中学招聘老师,我就去应聘了,接待我的副校长也是江西人。两人面谈之后,他征求了校长的意见后,同意聘用我。于是我在1999年的8月中旬入职,担任了初一、初二共两个班的语文教学和校报校刊的主编。工作虽然很累,但很开心,因为薪酬比在花都要高,而且和同居的几个老师相处友好,经常在双休日聚餐,很快乐;中大附中在中大校园里,环境特别好,令人心情愉悦。

      很不幸的是,在中大附中只呆了7个月时间,因为老家的教育局要求在外应聘的人必须回原单位,不然就除名,我只好依依不舍告别了附中,回到了原单位。在那里呆到2002年8月,我调到了广州市增城的一所高中任教,彻底告别了家乡的教书生涯。

      到了第五个虎年,也就是2010年,我已经在增城这块土地上深深地扎下了根,完成了高级职称从老家到广州的转换,后来还拿到了中学高级最高等级的待遇;女儿考上了广州大学,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由中文系转换为新闻系,于2010年夏季本科毕业,去了东莞一家外企工作;我于2009年成为中共预备党员,并在2010年转为正式党员,实现了多年的美好愿望。

      在增城工作的这20年,我渐渐地由在老家不喜欢教学转变成了喜欢教书育人的人,除了待遇高于老家之外的原因外,还因为本地人有一颗包容心,使我能够跟他们友好相处;美丽的校园环境,使人呆在这里感到舒适;我还交往了一大批文友,经常跟他们在一起交流写作经验体会,一起出去采风收获大自然的美丽,写作水平逐渐得到提高,发表了不少的作品,获得过一些奖项。这是我跟其他语文不同的地方:除了教书的同事,还有写作的文友。

      马上就要进入人生的第六个虎年,到今年的夏季就到了退休的时候,现在还无法想象退休之后,没有了集体生活会是怎样一种生活状态和心里变化。我想这种生活既然到来,就顺其自然,肯定能够适应的。

    【审核人:雨祺】

      标题:【春节征文】虎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874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