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春节征文】年味儿

  • 作者:莉莉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26 19:50:42
  • 被阅读0
  •   这婚后的女人,没生孩子时心里装着丈夫和娘家,生了孩子后满脑子的孩子和娘家,至于丈夫嘛,往好点说顶多算个搁伙计的,往次里讲就跟个保姆送快递的差不多。这不,年快到了,远在外地带孩子的妻子打来电话,交代说近日让我去趟孩子的姥姥家,给她们送些年货。大过年的要说给老丈人家置办些年货并不为过,关键是置办什么她都替我考虑好了。什么猪肉弄块大的,大米、食用油、调味料、水果、粉条等都挑质量好的,最最最关键的别忘了给丈母娘准备些过年的“压岁钱”。听听,压岁钱本来是大人给孩子的,现在都颠倒过来了,开始孩子反哺大人了。“领导”说了,哪敢不办,赶紧准备现金,往超市狂购一通,驱车就往丈母娘家赶。

      岳母娘家在乡下,离县城有三十多里,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一个边远小村。老丈人十年前已经作古,内弟的家里和孩子都在外地打工,我就剩丈母娘和内弟在家。一到家门口,我就嚷嚷内弟出来搬年货,街上邻居见姑爷上门,也都围过来凑热闹,让过烟,寒暄几句,我就回了家。

      丈母娘今年八十三岁,最近身体抱恙,我去时还躺在床上,我顾不上和内弟闲聊,就到丈母娘住的小屋,坐在床边问她身体咋样。八十多的老太太早已耳聋眼花,由于有头疼病,我没让她起床,告诉她闺女回不来了,交代我给她送点过年的东西。她没问送的啥,一个劲打听我妻子啥时候回来,我告诉她由于疫情今年回不来了,不仅她回不来,其他几个姑娘也恐怕也很难如愿以偿。她听后十分感伤,嘴里不停地念叨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她们。我安慰她说这只是暂时的,等过罢年春暖花开,闺女们都会回来看她,让她别想太多,好好保重身体。他接着又问了孩子们的事,见都平安健康,也就不再说什么。

      从内弟口里得知,由于掉牙,她最近饮食一直不好,平时光喝点稀的,加上头疼和一系列老年病,身体每况愈下。更为揪心的是孙子的婚事到现在也没着落,她一直闷闷不乐。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使是自命难保考虑的依旧是传宗接代的事。

      午饭是内弟做的,原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内弟,突然间自食其力,真有些勉为其难。为了不给他添麻烦,我让他随便做点,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实际上,除了稀饭面条,他也弄不来喜出望外的午饭。这也正是我老婆让我给他们办年货的原因所在。

      一碗似是而非的肉丝面,肉切地跟豆腐块似的,甚至未必能熟,好歹面条青菜多,总算填饱了肚子。吃饭时我问他打算怎么过年,他踌躇满志地说,昨天去了趟镇里,买了花生瓜子糖,还有几样新鲜水果,加上我送去的那些年货,过个一般的年应该没什么问题。我笑笑,也就这水平了,这少了女人的家即便会啃个方便面已经很不错了,不然,还能咋的?

      家过成这样,老太太当然心急,因为从小娇惯孩子,四五十的人了,没正经教过他如何做饭,这突然间一下岗,家里的生活搞得慌里慌张。我自然不能给内弟泼冷水,虽然午饭不怎么合口味,仍然“赞不绝口”。

      吃过午饭,拉了会家常,我便向老太太告辞。老太太见我留不住,就强打精神,撑着病怏怏的身体往灶房摸索了好一阵子,拿出一个类似坛子的塑料瓶,说这是她亲手熬制的豆瓣酱,她闺女从小就爱吃,要我设法带给她。我接过来打开闻闻,味道确实很纯很香。

      临行前,老太太再次嘱咐我得空让闺女们回家看看她,说她什么都不想吃,就想见见她们。我答应她,等疫情好转,让她姊妹几个一起回家。

      回到城市的家,拿起那瓶特制的豆瓣酱,闻了又闻,不忍放下,吃惯了鸡鸭鱼肉,这家乡的味道突然间又回来了。这不由得让我再度想起小时候妈妈擀的芝麻盐,奶奶做的香椿酱,虽说是土法炮制,过了几十年,经久飘香,依然难忘。

      年货是送去了,尽管很丰盛,可丈母娘的心事似乎并不在年货上,虽然暂时满足了妻子的愿想,可丈母娘真正在意的并不是是那些过年礼物,而是儿女们的探望。

      过年过年,这过的到底是什么?是烟花鞭炮的炸响?是汤圆饺子的飘香?还是久别重逢的泪淌?没有亲情陪伴,再多的年货也都只是个摆场。

      真没想到,一瓶自制的豆瓣酱,让我突然嗅到了年的滋味。

    【审核人:雨祺】

      标题:【春节征文】年味儿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862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