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年|散文

  • 作者:张平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25 17:52:06
  • 被阅读0
  •   年,谷熟也。后引申为一年的收成、年纪、年节、年代、每年等;年也是时间单位,指地球环绕太阳公转一次所需的约365又1/4太阳日的周期;年传说中还是一怪兽,头长触角,凶猛异常,长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才上岸,吞食牲畜伤害人命。它最怕红色、火光和炸响。从此,每到除夕,为庆贺吉祥,驱赶年兽,人们换新衣戴衣帽、互道喜好,家家贴红联、燃爆竹,红钱包守更待岁。年成了中国最隆重的传统节日。

      看,福虎之年正款步走来。

      从小就听大人们说:“小孩盼过年,大人盼种田”!儿时的我,盼着过年,有玩、有吃,有新衣穿、年画买,有贴对联、做糖果,还有压岁钱、不做功课尽情地玩!大人们盼种田:不种田,哪有过年这几天的好日子呢?哪能满足孩子们新年新衣的渴望呢?哪有让孩子们如期走进课堂的五块半呢?这些大人们的苦衷,孩子时的我们哪里懂?

      儿时过年贴红联。一支笔、一瓶墨、一本历书和几张红纸。历书上选一副喜欢的对联,自家人舞墨挥毫,视觉效果在拜年时有目共睹。为邻居们写对联,成了父亲年前几天的大事。我呢,就在一边当助手,把每家送来的红纸排好,将写好的红联拿到一边晾着,再将晾干的卷起来写上张三李四。忙里偷闲,我偷偷盯着父亲手中笔,一字一笔一气呵成!一个字,帅!有人说,字如人,能反映人的性格。这我信,以致现在的我仍喜欢盯着字看、发呆!似乎试图在字里找寻点什么。如今的红联,华丽、豪华的多,也省事的多,但我仍喜欢曾自家写的、朴素的它!

      贴完红联贴年画。每逢过年前,小镇上的新华书店、街头巷尾,卖年画的摊位一个接着一个。看上哪幅,谈好价、付完款,裹在旧报纸里,用细绳扎好,回家用图钉摁在墙上,即为风景。年画内容有当年的流行电影、电视剧,如连环画一般有画面和文字说明,一张画上有七八幅小画面,两张或四张就是一部完整的电影剧作。有老人家挂的老寿星,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也有挂山水的,远山近水,云蒸霞蔚,恍如仙境。家家过年都要换年画,看年画成了拜年的一项重要内容。年画反映这家人的兴趣爱好、文化程度、审美情趣。如今,白粉墙取代了泥墙,年画被名人字画取代渐行渐远。

      做完这些,厨房里美味飘香了。好吃佬的我们只等父母一声令下,换新衣、燃爆竹、吃年饭!

      话说新年新衣能上身,期末得有好成绩,这往往是我们的软肋!那时年前一个月,父母就为孩子们开始张罗新衣,可隐约传递给我们的是“考好就有,考差就没有”。那年,正流行穿滑雪衫,价格不斐!面对当时家境,我和二姐根本不敢奢求,只能眼巴巴地投向别人羡慕的眼光。直至年二十九晚上,父母也未提及给我们买新衣,只说给在城里上学的姐姐做了两件,说在城里不能穿着太寒伧!我和二姐只有失望入梦。年三十清晨,父母上街备置年货回来,竟送我们一人一件滑雪衫,就是…就是我们朝思暮想的那款。二姐是橙色的,我的是正面大红反面天蓝,正反两面都能穿。幸福来之太突然,那个爱不释手呀!上身后不想下床,生怕弄脏。那刻的兴奋,如今的孩子们无法真正体会到。

      燃爆竹,这是男孩子的事。在我家只有父亲敢燃。平时不喜抽烟的他,这时也换上一身新衣,点燃一支红塔山,连吸几口,让烟头旺起来。先放的叫大冲(CHONG四声),只见父亲一手鞭炮,一手烟。点燃迅速扔向门前的空地,一响、两响……一般有七八响,那响声叫振耳,那个叫“年”的兽闻之应逃之妖妖。接着就是一串小爆竹,点燃就以百米冲刺速度,迫不急待将自己化为一缕青烟,一堆碎片瘫倒在地。我们几个胆小鬼,双手塞住双耳,透过门缝看热闹。

      饭毕,坐等压岁钱。只见父亲故意避开我们,神秘得很。用写对联剩下的红纸,根据我们一年来的表现及期末成绩,用压岁包作为犒赏。我们一般相差无几,记得都精确到元角。压岁包揣在口袋,踏实了,还不忘时不时偷偷拿出来瞅瞅,或用手在兜里捏捏,生怕丢了。过了三天年,大人们就以负责保管,或用于开学等借口收回。这揣在兜里三天的所有权且无使用权,也能给我们小小的满足。

      一切妥当后,父母早准备好的糖果盘上桌了:花生糖、芝麻糖、大米糖和小扎糖,还有我最爱的花生酥(在花生糖的基础上最加上几道工序),口感特别好,在所有的糖果中,就算它级别最高!这些家做的糖果原料绝对绿色无污染。年前,家家皆要花一整天时间,经过熬糖丝、炒、锤、切等直至成品。整个过程,孩子们是最快乐的了,边观摩边过嘴瘾,能够最大限度地满足。这天一结束,糖果都将收起来,留着过年、招待家里来客。怪不得小小的我们就盼着家里常来客、盼着新年快快来!

      如今的年,成了团圆的代名词,那个叫“年”的兽渐被遗忘。年之历程,却是指向未来。网络的发展,疫情的加持,那些从传说中走出来的年之味道,一屁股跌在儿时的记忆里,美滋滋。

      你说呢?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年|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8569.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