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教师节特辑】老师

  • 作者:薇清清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9-09 08:39:25
  • 被阅读0
  •   人到中年总爱回忆,回想起从前令人高兴的人、让人不高兴的事,回想起自以为忘却的人和事。老师是你生命历程里的哪一类人呢?你又能想起几位教过你的老师呢?你记得的可能是你的大学老师,因为他离你的记忆最近;也可能想起是你的高中老师,因为他是你拼命刷题的“罪魁祸首”;也许记起的会是你的初中年轻英俊的英语老师。而我记得的却是我的小学班主任——朱老师。

      朱老师是我小学三年级~五年级的班主任。朱老师二十刚出头的年纪,板寸头,圆脸薄嘴唇,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用当下时髦的话来说是帅哥一枚。上课时,严肃认真教学严谨;下课时,有说有笑邻家大哥哥。

      那是四年级的上学期,寒冬腊月,几场雪过后,黑、白天平均温度达到零下二十度左右,到处银装素裹一片雪白的世界。学校的操场积雪都被清理的很干净,学生们课间可以尽情奔跑玩耍。可教室后面的雪还好好的留守在原地,被凛冽的西北风强制规划成了 “山川戈壁地貌”。“高山” 高处有一米多高,低处半尺有余,在午后的阳光照射下,北方的平房都是坐北朝南,屋后一米远的地方午后阳光正好直射。熠熠生辉晶莹点点。我们几个女生时不常的在课间来"观山看水"。之前下的雪表面已经被西北风和阳光的通力合作下完美定型,结了一层硬壳,甚至可以承受住我们的体重。在轻雪飘飘的下午,碎雪在 “山谷峰坡” 手拉手划过,似银蛇乱舞,似水面泛起涟漪,偶尔也会扬起手中薄纱一丝丝从我们的脸上撩过,凉凉的冷冷的,虽然围着厚厚的围巾,戴着厚厚的自制狗皮棉手套,可还是会不由得打个寒战。

      教室里虽然生着炉子,可寒冷的西北风还是从窗缝门边钻进来发威,教室里也只是零上几度保持在不结冰的水平,学生们写字的手被冻得通红,时不时的用嘴哈着白气暖手。北方的冬天昼短夜长,早晨八点太阳才懒洋洋地露出头来,下午三点一过太阳就踏上了回家的路。因天冷路滑日短,学校从早到晚连续上完六节课就放学生回家了。学生们课间吃点兜里的苞米花,又解饿又解闷。此苞米花非彼爆米花,是黄澄澄苞米在沙子的协调帮助下,在大铁锅里炒至暗黄亦或浅褐色而成,其实深褐色的是炒糊了,也能吃。没有现在爆米花的朵朵雪白莲花,只是变了颜色变成臃肿的胖子罢了。细嚼细品酥脆略带一丝香甜。吃过后自然要喝水来解渴。不知是谁的主意,不喝教室里的水,要尝尝洁白的 “高山之雪” 。几个女生手拿格尺,“穿山越岭” 来到 “高山之巅”,刮开表面硬壳,刮起白白的雪放进嘴里,咀嚼慢品这 “高山之巅” 清凉甘汁。

      品尝白雪解渴的事,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东窗事发,被朱老师知道了。朱老师没有批评我们,只是说要做个试验。

      朱老师拿来水壶,装满洁白的雪--就是我们高山之巅上的洁净之雪,放在火炉上使其融化成水,把这雪水倒进玻璃杯子里,拿给我们每个学生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雪水里有若干个肉眼可见的黑色小颗粒或漂浮或折抵沉沙,水体还有些浑浊。我们几个女生你看我我看你,二丫不由得暗暗吐了下舌头。朱老师就这杯雪水讲了一堂雪的前生后世,其实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堂亲近大自然的课。

      这么多年多去了,经历了许多事,忘记了许多事,唯独这雪的味道一直在舌尖回味,唯独这雪的前生后世在记忆里回荡。毕业后我也成了一名教师,我一直秉承着朱老师的教学理念:课堂上教书育人、严肃认真、寓教于乐,是传道授业的老师;课间里了解学生的所需所想,做学生的朋友。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教师节特辑】老师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2874.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