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老田:赐我一生 相伴一程 | 母亲节献礼

  • 作者:老田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5-08 00:53:33
  • 被阅读0
  •   这是一篇我动了一年,每每准备提笔,却次次停住,如早已结了痂的伤疤,生怕不小心重新揭开后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让我不忍直视。子欲养而亲不待,此次清明恰母亲过世一周年,我回老家祭祖。晚上路过老屋,里面没有一丝灯光,思绪云蒸雾绕般铺展开来。让我更加思念我的母亲。

      我不知道怎样来描述我的母亲,脑海中激荡着的思绪一经回忆整理,总像扯着心肝般的疼痛,让我书不成章。抑或我无法用自己匮乏的辞藻来表达对她的爱与思念,任我穷尽言语也不能描述万一。更或者是自己的怯懦,这些点滴始终是我不愿也不敢重新揭开的疤痕,就连想用文字留存她在这世上存在的痕迹,也始终不敢尝试。我不知道怎样去书写她,我写不出母亲一生的坚强、无私和对我们的爱。是的,我的母亲,当所有的悲伤思绪可以沉淀成笔尖的文字时 ,她已离开我一年有余。当我还在回忆她与我相伴的四十多年的点滴时,她或许已经在下一个轮回里辗转着另一个一生。

      母亲2014年突发脑溢血,当时幸好抢救及时,虽然有残留血液留在脑颅内,但也总算保住了性命,日后的生活尚能自理,只是后面血压上来脑供血不足,头晕头疼痛苦了几年,但思维还算清楚,每次听说我要回老家总不停电话过来,找个话说,要带什么吃的,想去哪里看看,在家呆几天,什么时候到家,然后一直在路边等,直到我到家。 我经常会在某个瞬间,猝不及防地想起某个关于她的片段,然后陷入深深的回忆中。 记得有一年中途回老家,经过五姐家,打算进去打个招呼就走,五姐说什么不肯,一直要留吃饭,忘了与母亲说,母亲就一直在路边等着,谁劝都不回去,一直等到我晚上9点到家才愿与我一起回去。

      我生于70年代,家里老幺,那个年代,父母养育7个孩子长大成人付出很大代价。幼年时,家中穷困,母亲在困顿的生活中用心呵护着我和姐的成长,用她的勤劳和偏爱滋润着我和姐的童年,在所留不多的印象中,总有母亲不停劳作的身影。每次回老家遇见父辈聊起父母,他们都说:“你爸妈年轻时吃了很多苦。” 记忆中,我上高中时几个姐姐都已出嫁,哥哥也已分家,当时父母已60多岁,我记忆中从未下农田干活的父母为了我学校里的生活开销重操农业,父亲守着家里的杂货店维持家里的开销,母亲则种农田,维持一家的温饱。有个画面一直留在脑海:母亲在田间拔秧苗,因长时间劳作支撑不住,跪在田里拔秧。每想到这个画面,我鼻子发酸。我愧对母亲,她在世时没怎么享我的福,长期受脑溢血后遗症困扰,离世前赶回家时已不省人事,未能好好说上几句话。

      有人说近乡情怯,是因为家中早已没有了那个挂念你的和你挂念的人。但只要一有假期,不管我在哪里,无论时间长短,不论多么舟车劳顿,我总想着回到老家,仿佛这样才能离她更近些 。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仿佛还能见到母亲站在大门外,像往常一样翘首以盼,等接到归来的我,便浅笑转身,去忙着那些永远属于她的琐碎。我跟在她的身旁,轻轻应着她低声的问询。锅碗乒乓的厨房,闪烁的火焰在灶膛里噼里啪啦,映红了她斑白的鬓角,她仍在不知疲倦地烹煮着我们家的酸甜苦辣。如今厨房早已清冷,不复当年的烟火气,以后的出行与归来,再也不见母亲忙碌的身影也再听不到她叫我的乳名 。

      有些人似乎一开始便被命运注定,他们来到这个世上,无私奉献着自己的爱,在承担了一切苦难困顿后,不加喘息,便要奔走到下一个轮回。

      或许是我还是太年轻,始终无法参透生死的秘密,更是曾执拗地想去寻找一个可以慰藉说服自己的理由,在各种宗教神秘的教义中寻找答案,于是翻了很多宗教典义。可是这个世界有无数个宗教教导我们要以坦然之心面对死亡,但就是没有一种教义许我承诺 ——我还有机会与我的至亲渡尽劫难后在某一个地方重逢。我只能想着,她许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再无需像今世一般操劳奔波,平凡悠闲的生活。更一厢情愿地安慰自己,如果人生确是一场归途,在这条归途中,我是不是还能最终成为那个小男孩,在外面疯玩累了回到家,推开门,母亲正等着我回来吃饭,在归途的尽头,我终得圆满,该多好。

      我一直相信时间或者生活会给我一个答案——关于生命中的得到与失去,相聚与别离。也曾用很多方式来祭奠她,幻想着她还没有远去,然而这些所有的思念与回忆也只能化作每年清明的几张黄纸而已。无论我用什么方式挽回,她都不可能再回到我的身边。

      我善良、勤劳的母亲,她把一生对我们的挚爱融进了与我们相伴的这四十多个春秋,将我带到这世上佑我四十多载平安喜乐,含辛茹苦守着我长大成人并能自食其力。她用双手渲染着我成长的年轮,灌输我善良悲悯的品质,教会我坚强不屈笑着面对生活一切磨难,这一程就已经是我们最美的交集。

      不管何时回去,她总微笑着站在门口迎接你,然后转身去准备吃的。这个画面,永远不会忘记。母亲走了,每次回去之后习惯性到她墓前坐一阵,一个人静静呆着,默默流泪。

      可能等到哪天我老了,她会张开双臂,接我回家。

    【审核人:雨祺】

      标题:老田:赐我一生 相伴一程 | 母亲节献礼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18154.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