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爱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刘咏梅:恋恋红尘 · 以诗之名

  • 作者:刘咏梅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5-30 00:08:20
  • 被阅读0
  •   就是在这个冬天就要过去,春天即将来临的一个夜里,我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我从梦里醒来,嘴角依然微微地上扬。

      多少年来,我第一次做这样的梦。在梦里,我见到了妈妈,她那年轻漂亮的模样——梳着光滑的辫子,穿着干净得体的衣服,温柔而慈爱。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屋檐,斜斜地射进屋内,我的嘴角还残留着那丝微笑。我张开惺忪的双眼,做了一个深深的呼吸,空气里似乎有一股泥土的芳香沁入心脾,窗外有叽叽喳喳的鸟鸣,于是,春天一下子把我拥抱了进去:

      “一只小鸟/停在门前的屋檐/童年的歌谣就在耳边响起/往事长出青苔/炊烟漫过微风缓缓升起/几棵老树/仍是原来的模样/油灯下穿针引线的手/点缀我睡梦中的笑/北堂的萱草芳华初绽/桃花依依不舍/书写着离别/我跋山涉水/只为审视/这一次次盛大的生命轮回”。

      哦,妈妈,当我想起你,心里的诗意就像村口的小河水——静静地流淌......

      那静美的小河,在灿烂的阳光下,犹如一面明亮的镜子。两岸的青草、野花铺满小路,环绕着村庄,随着小路自北向南一路延伸。

      小河边,有一片密密层层的小树林,一到夏天,这里就是我和小伙伴们的乐园。早饭后,一群小伙伴相约来到小树林,我们爬上结满青色楝果的小树,将楝果装满口袋,又一个个像调皮的猴子,“出溜”一下滑到树下,迅速从口袋里拿出小刀,在松软的土地里挖出两排对称各五个掌心大小的圆坑,每个圆坑里放进八颗楝果——我们蹲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玩一种名叫“算窑”的游戏。第一盘游戏需要算计和智慧,选定后,抓起其中一个坑里的楝果,绕着其余圆坑,一个坑里放一颗楝果,待手里的苦楝果放完,再继续抓起一个坑里的楝果,直到碰见一个空着的圆坑,下一个坑里的楝果就是自己的战利品,小小年纪,眼睛里时刻迸射出那种算计和较真的光芒,像极了多年以后成年的我们。

      一盘又一盘的游戏结束后,当头顶的太阳光热烈地穿透树林时,几个小伙伴一阵儿小声嘀咕——一个与大人斗智斗勇的计划开始了。我们一个个扒光身子,像水鸭子一样扑嗵嗵跳进小河,我们潜水,抓鱼,摸河蚌……正玩得兴头上,只见妈妈火急火燎地站在河岸上:“小三,快上来,慢一点小心你屁股。”我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跟妈妈藏起了猫猫,可惜我潜水的本领并不怎么样,只一小会工夫,就在水面上露出了头,妈妈更急了:“小三,看我不打坏你。”我看见妈妈生气而着急的脸,心里有一丝害怕。斗勇不成,我麻溜儿地爬上岸,穿好衣服,双手抱起被我们扔在河沿上的河蚌,走向妈妈:“你看,妈妈,给我们家小扁嘴儿们捞的肉肉吃。”妈妈白了我一眼,拉起我的小手,一顿训斥:“淹死你们这群熊孩子,以后再不准下水。记住没?”我点点头,跟着妈妈回了家。

      午后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邻居家婶子大娘、叔叔大伯搬着板凳,带着凉席,摇着蒲扇,聚集在这片凉快的小树林。他们唠着嗑,大声地说话,发出爽朗的笑,不一会,声音渐渐低下去,有人在劳累中沉入梦里,有人眯着眼,依然摇着蒲扇。一条老狗静静地卧在树荫下,吐着长长的舌头,滴着唾液,嘴里发出“呼呼”的吐气声。小树林一片静寂,我和小伙伴们也识趣地不再嬉戏打闹,安静地蹲在地上,拿一根小树枝,看一群蚂蚁忙前忙后,偶尔挑起一只驮食儿的蚂蚁,看它慌乱地左突右进,我们便一个个捂着小嘴,一阵哄笑。

      不知何时,大人们各自散去,我们跑回家,拿出用纸张折叠的面包,在小树林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玩耍,我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折叠它的四边,然后右手高高抬起,“啪——”,“面包”应声而落,稳稳地将另一个小伙伴的“面包”掀翻过来,“哇,我赢了!”我欢呼着拿起战利品,嘴里傲慢地催促着小伙伴赶快再换一个,小伙伴嘟嘟囔囔又慢吞吞地拿出一个新的“面包”继续战斗。

      夕阳西下,袅袅炊烟从小树林上空缓缓升起,劳作的农人扛着锄头在暮色中走向家的方向,孩童散去,牛羊归家,一切显得静谧、安详。

      妈妈来到小树林喊我回家吃晚饭,我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看着那一摞厚厚的纸“面包”,我浑身充满了力量,越战越勇,不肯放小伙伴回家。直到天暗下来,小小的身体里释放了巨大的能量,“面包”的正反两面也变得模糊不清,我才抱着一大摞战利品回了家。

      “来,小三,妈妈看你赢了多少。”我兴奋地带妈妈来到一个蛇皮袋前,将刚赢来的“面包”呼啦啦倒进去,“浑孩子,砸面包,饭都不回来吃,今天我要治改你。”妈妈掂起快要装满纸“面包”的袋子,径直朝小树林的方向快步走去,我一头雾水,不知道妈妈要干嘛,我一路小跑,紧跟在她身后,妈妈扭转身看向我:“小三,记住,这就是以后你不按时回家吃饭的下场。”说着,一抬手,将我所有的纸面包一下子倒进了小河里。我“哇”一声大哭了起来:“妈妈,你真坏。”妈妈没有理我,只拉着我的手往回走,我哭着,走几步就扭转身望向小河,心里默默地和我所有的纸面包说再见。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因为贪玩忘记回家吃饭。

      乡村的夏夜,会有短暂的嘈杂,那时多数人的家里没有风扇和空调,饭后,人们仍然会再次来到小河边的树林里,纳凉,说笑,拉家常......

      如今,树林、小河和妈妈严厉的训斥早已模糊在遥远的记忆里,留存在脑海的只有妈妈无尽的温柔和美丽。就是在这个温暖的春天,我一次又一次执笔,写下心里汩汩流淌的诗意。哦,妈妈,我写了那么多,原来都是关于你,这让我感动落泪,它们就像村里的小河水,在我的身体里缓缓地流淌着......

    【审核人:雨祺】

      标题:刘咏梅:恋恋红尘 · 以诗之名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aiqingsanwen/2026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