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爱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教我如何不想他

  • 作者:文大侠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06 11:52:42
  • 被阅读0
  •   我仍然记得,哦,不,不对。

      我是说我记得,我将一生铭记那只手的感觉,那只缓缓地伸向我的手,手掌宽极了,每

      一根手指的骨节那么明显,手指头粗且极长。

      比起我冰凉的、肤质细滑而瘦的手掌和手指,那手的手心好暖和,手背许是因为冬季里

      缺乏保养的缘故,摸起来有点粗粝,粗粝也是对的,这证明他是条硬汉子,是工程师,是建筑师,也是一名大学的教员没错了;那必定是诞生过无数座建筑,在建设工地的钢筋和管道间碰撞,被粉笔无数次摩擦过指纹的,也是温柔地拂过每一张图纸和稿纸的手。他一把就握住了我的手,紧紧的,我的大拇指倔强地搭在他的手背上,似要与他的力量一决高下,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出于友好,手部握力要均衡,这是头一天在《人际关系学》的文章里看到 的内容。毋庸置疑,肯定是比不过的,那双手多有力气,我的四根指头被踏实地攥在他的手 心里,触到了最中心的那个位置,有断掌褶皱的位置,最温热的地方,那热量,噌地一下, 经由脉络、手臂,席卷了我的整个身体,我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他这才松开来,在这之后又 三十天里,我每天都在想那个感觉,是什么呢?是遮风挡雨的大伞,是一棵高大无比的树干, 是广袤而干涸的大地迎来的甘霖,是造物主,是领路人,是舵手,是盘古,是炎黄,是尧舜 禹,是一切的一切,亦是我当适时的整个世界。

      我们一生中会握很多的人手,在初相识,在告别,在商务会晤和谈判之间,但唯独这次 初见而后告别时伸到我面前的手,让我如此着迷,放不下,也心不安;我爸爸开玩笑说过, 他和妈妈的握手就像左手握右手,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觉得不是的,那是他们的“流量”有 问题,人到中年,失去了爱的新鲜感和激情,特别是心流。是的,我终于明白了那句话正相 反的意思,我感受到心里流淌的一丝能量,这能量也曾是剜肉的刀,是决绝的泪,是长久的 等待时一点点消磨的意志,是难言的,是苦涩的,也是少许的甜,那就是心流吧,是我拼了 小命,付出全部精力,终于如愿的洪荒之力啊!

      握手的时候一定要注目对方的眼睛,要目不转睛,眼神要流露出客套和柔和,要保持谦 恭和微笑,如果站的远,如果身高有差距,如果对方是女性,如果对方是比自己职级或身份 要低的人,一定要主动握手,要近前,要躬身。和书上写的一样,对,他就是这么做的,高 大魁梧的身躯进入我的眼帘,那柔和带笑的目光注视着我,那眼睛好大啊,是双眼皮,透过 600 度的眼镜我也能看得清楚,因为长期的读书,已经丧失了灵活和澄澈,也因为工作的负 累,少了些生趣,不过依旧是柔和的。我确信,这份柔和的光只属于我,投射在我身上和脸 颊之间的这份绝无仅有的光,比头顶冬夜的月色要透亮,更比日间的阳光还炽烈,有那么一 阵子,我们四目相对时,我看到那柔和渐渐放大、放亮,像是两个小马达,源源不断地向外 传递着一束光。

      啊,我的小鹿乱撞,我曾经蓬勃的生命,因为他而黯淡无光,这束被我捕捉到的短暂而 美好的光芒,融化着绝望的、了无生机的、我的心房。

      那身材好高大呀,背脊直挺挺的,肩膀那么宽,让人不得不想到古巴比伦的宫殿,亚特 兰蒂斯城的残垣,帕特农神庙,大明宫的夯土台基,像一面墙,像擎天柱,像旗帜,这将是一个女子踏实安全的倚靠,也是一个家庭坚实的支柱和温暖的归巢,一个趔趄之后,突然醒 过来,哦,这一切暂时还不属于我,是我非分的想象。

      我回赠了他一个微笑,那微笑没有露出往常的门牙,两个脸蛋用力地向上抬,努力挤出 来的、一个保持约 5 秒的笑容。时至今日,在不断的回想之间,连我自己都琢磨不透这微笑 的意义在哪?是出于勉强?是埋怨?是渴望?是矜持?是无奈?有点混浊,有点复杂,更是那么的心口难开。

      如果你闭上眼想,一定会哭出声来,为了那双手的那个感觉,甚至是在 21 世纪高度文 明、信息技术如此广达的今天,有个姑娘,众叛亲离之下,不顾后果和影响,用最原始的方 式,执着地、倔强地、在生死间徘徊过无数次地.......痴痴等待了 264 天。

      如果因为上面的描述,你们会以为这是一个双向奔赴的故事,那就大错特错了,这 264 天,是一个执着的有点痴狂,有点着魔的崎岖夜行路,是别人口中的单相思,一意孤行,并 非因为战乱、异地、国家使命、非常事态亦或是亲族违逆而造成的分离或不得见。所有的人 都劝我别等了“再找下一个吧!”“大好青春耗不起啊”“你看,他不理你,连一条信息都懒 得回;”“天下之大,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可是,不!不行!我坚定地认为,他不是众人 宣称的那种人,不会绝情如此。有个闺蜜说:“你看呀,你们两个人:一个在金星,一个在 火星,还是两朵罩在玻璃里的新鲜玫瑰花。你要奋不顾身挣脱你的玻璃罩子,在极短的时间 内,在恶劣的条件下登陆到另一颗星球上,还得帮他打碎玻璃罩子,想想都觉得难啊!”

      可是,谁教我如何不想他呢?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师、建筑师、教员,他不仅有宽厚的肩膀,柔和的目光,高挺的鼻梁,菱角型的口,不会因为熬夜压力而秃顶、反而无比茂密的发量。令一个女子痴情到如 此程度的,绝不是因为外表!他是一个教建筑设计的教员,是大学里为数不多的小小年纪既 取得副教授职称的人,如果单凭这一点,在评职称上没有任何竞争力的无名小卒之我,便要 顶礼膜拜;那么国士弟子,博导,十篇以上核心论文,多个国际核心期刊撰稿人,各类国际 奖项及发明专利、各种主任专家项目带头人头衔,洋洋洒洒,好个目不暇接,凡尔赛不为过 分。此生头一回,不由自主地发出啧啧称赞,这才是无可厚非的真凭实学呀!

      我是在寻踪时,意外发现他是共产党员的。太不可思议了,这算不算 21 世纪 20 年代初 期最伟大的发现?相当难得,高校海归博士有志入党的,据我所见屈指可数。一面想,国士 诲人有方,一面又在想,我看上的人没错,爱国家,知上进,和我一样,我们有着相同的信 仰,行思一致,在走向未来的道路上,我们可以并肩作战,共克艰难。在我眼前,抛硬币决 定入党的白灵和鹿兆海,终于走到了一起,他们的爱本是纯洁热烈,因为信仰而分道扬镳, 我仿佛将看到,在同样处于这壮美台塬下的崭新长安城里,这对可爱年轻人的爱情得到了再 现和延续。

      同样,三尺讲台上振振有词,旁征博引,循循善诱,我为那个在黑板前驻足的形象而沉 醉,也为他劳累忙碌的身影无时不牵挂着。他夜以继日的工作,心里时刻装着学生、项目和 会议,那个短信不回、回声微乎其微且只言片语,漫长日夜只能靠“微信运动”里几万步数 确定还活着的人,难怪与听说的判若两人。

      那一天,我还见识了一个真男人,在谈判中,在质询里,在中英文无缝切换之间。小女 子向来偏爱英雄,这一次也是人生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展现在社交场上的彬彬有礼和儒雅风范, 在专业知识中的博学睿智深深折服,更为他言语间表现的谦逊和低沉绵软的嗓音想要献上膝 盖。啊,原来,这位来自江南的才子代表了我一整个留恋的水乡。

      看吧,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五体投地的英雄却不多!在国外留学时,我总是一个人: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听课,一个人做饭,孤独感常常有,那种孤独是身处祖国同样孤单时感受不同的,那种解决不了生活和学习麻烦的 无助,那种无法倾诉和无法解决的焦急,真的会把人逼疯;即便在工作后独自一人出国出差, 面对人流如织的柏林火车站,突然感到被世界抛向一座黑洞。当适时,我多渴望有一双手啊, 那天伸向我的那双手,接过我手上沉甸甸的购物袋,当被路人挑衅,当年久失修的衣柜突然 倾倒,当阁楼楼顶的防雨层被狂风吹下楼,当炉灶和热水器发生故障,当遇到劫匪......

      一个女人需要的并不多,但为了达到这样的“并不多”,往往没几个男人能胜任。正因

      此,在漫漫相亲长途里,我一直在找寻这样一双温暖坚定,并和我处在同一世界里的手。

      当然,为了能匹配到他的高度,向他靠拢,在职级之外的精神和能力层面上势均力敌, 这个执拗任性、时而犯傻的姑娘,苦等的日子里没有闲着,她挣脱掉颓废,沮丧,绝望,收 拾起泪水后悲伤的倦容,开始如饥似渴地积蓄能量,学会了忍耐,磨砺,克制,坦然。在找 寻研究“他”的过程中,也发现了一片新新世界。

      这个美丽的世界叫做“双碳目标”,是低碳环保可持续的绿色世界,是他研究的世界, 也是我们人类赖以长久生存的世界,因为“他”的缘故,我关注且痴迷于“碳排量”“零碳 减碳”“节能减排”“30-60”“太阳能光伏发电”“风、水、生物质能”“CCUS 技术”,从视野 里只有文学和语言到硬生生地认识了“碳达峰”“碳中和”“碳税”“碳边界调节机制”“清洁 能源”“非化石燃料可替代能源”“卡脖子技术”“新型低碳工业体系”“碳配额”“绿色成本” “绿色股权”。

      这是一场经济结构调整,社会认知提升,能源变革和技术创新的大转变,是他的报国志, 守业情,同样是我的革命。是他为我打开了一扇窗户,在此之中,我找到了我的博士研究方 向,那就是绿色文学,用文学找寻“他”发现“他”纪录“他”。建筑是实体的文学美学, 文学是解构的虚拟建筑,这一层面上,看到了吗?我们融在一起了。

      即使满腔热情喂了狗,即使热脸贴了冷屁股,幸好我所掌握到的、了解到的知识,远比 苦等所获得的能量要高,兑换成“绿色债劵”,我也算是这场革命的赢家了。

      风雨走过的两百天,指引了我低碳可持续的未来,是绝望中找到的希望,是泥泞里开出 的花儿,是没有路的地方杀出的一条远方,也教会了我如何不想他!

      因为疫情封控使我们第二次相见遥遥无期,我还在期待着那双手,那双真正的长久的不 愿放下的手,以及紧紧依偎的肩膀,也或许正如我梦魇里感受的那般,薄情寡义,冰冷决望......

      不过,我, 哦,不是,是我们所有人,离拥抱那个世界不远了......

    【审核人:雨祺】

      标题:教我如何不想他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aiqingsanwen/13512.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教我如何不想他

      缺乏保养的缘故,摸起来有点粗粝,粗粝也是对的,这证明他是条硬汉子,是工程师,是建筑师,也是一名大学的教员没错了;那必定是诞生过无数座建筑,在建设工地的钢筋和管道间碰撞,被粉笔无数次摩擦过指纹的,也是温柔地拂过...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