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大全睡前故事
文章内容页

诡异客栈

  • 作者:荆棘鸟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2-07-30 10:15:51
  • 被阅读0
  •   我梦见与人结伴到一处偏僻得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旅游,那地方方圆百里人迹罕至,我们夜宿唯一的一家客栈,坐落在山路尽头,四周光秃秃群山连绵。那户人家共四男两女,一个孤老头儿,其余都是他子女。这家人有些怪异,说不上来,就是总让人感觉哪方面不对,也许是太过封闭,久不见生人的缘故吧,感觉他们总从背后阴阴地窥视。客栈不大,但四周围墙很高,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威压感,墙外紧邻的还有破败不堪的庄院,里面有一些棚户。

      这里节气不明显,每日气候变化很大,山里很冷,刚入驻当夜就下起了雪,大雪封山,本来打算好的旅游计划看来不得不推迟了。然而,诡异的事,这家客栈只有一张大床,无论客人还是主人都睡在一起。风刮了一宿,夜里从山里传来狼嚎声。我心里不安,乱糟糟的,始终处于半睡半醒状态。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手无意中碰到了旁边的柔软的身体,我忙把手移开,而那个身子竟朝我贴过来,柔软膨大的部位搔着我的后背。我一激灵,忙用臂肘推开那软绵绵的身体,那身躯似乎有点儿不甘心,试探几次都被拒绝,不得不怏怏的退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饭,胖姑娘拿眼斜睨我,嘴角露出坏笑的神色,我感到一阵恶心。相比之下,他家另一个女儿就漂亮多了,很性感,也时不时对我暗送秋波。但只要一触碰到她父亲——那个怪老头儿那双阴险的眼,我心里就是一阵战栗,还有这家几个兄弟们冷酷的表情,尤其是那个瘸腿的,总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转天,我在院里正好遇到那父亲,我尴尬地点点头,搭话说:“昨晚怎么没见你家大儿子?”

      “别担心,我们叫他’夜游人。”哈哈,他干笑了两下,就离开了。

      天气的原因,我们不得不羁留在此。晚饭的时候,所有人围在脏兮兮的饭桌四周,趁着昏暗的蜡烛的光亮,我瞧见那家人贪婪邪恶的目光在暗影中如磷火般闪动。我们几个伙伴都小心翼翼,勉强咀嚼着盘中味道奇怪的肉。

      每晚我都蜷身在伙伴中间,以躲避两个姑娘的骚扰。每到夜间,迷迷糊糊的都会听见异乎寻常的响动,急促的喘气掺杂着野兽般的呻吟。

      忽然有一天,我们的伙伴A不见了。我们四处寻找,未见任何踪迹。这更加重了我的忧虑。令人恼火的是,那家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小儿子还冲我们狡黠地微笑,粗壮的二儿子仍是那副冷冰冰呆滞的目光。虽然气候转好,但由于同伴一直没有下落,我们只好继续每日在四外寻找。

      晚饭时间又到了,妖娆野性的大女儿端上肉汤,从我身后走过时,妩媚的冲我笑了笑,并抛了个媚眼。老头子咧开缺齿的嘴,不怀好意地瞟了一眼我们几个,好像在揣摩着胖瘦。

      “年景还不坏!”他意味深长地自言自语。

      我的心绷紧了,恨不得插翅飞出这阴暗邪恶的房子。

      我出去方便的时候,同伴B悄悄凑上来对我低语“你难道没发现那碗汤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接着,他又紧张地瞧了瞧,觉得四下无人,才说“汤里有几根好像人的毛发,这地方太诡异了,我们应该早点儿离开这里。”

      我们开始计划溜走。不知怎么的,似乎这家人也察觉到了什么,我们无论到哪,都有人跟踪监视。老头子时不时像是自言自语地嘟囔着:“食物不多了!”这让我们越发紧张。

      虽然天气仍然不佳,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计划今夜逃走。为掩人耳目,我们先让伙伴C借故方便先走。然后我们再瞧机会逃出去。

      然而,事情远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容易。C才到门口就被小儿子拿着斧子凶神恶煞般截了回来。

      这次轻率行动不仅没成功,还暴露了我们的意图。二儿子粗鲁地将C踹倒在地,一把拎起拖曳到屋里。大女儿围着他跳起淫荡的舞蹈,嘴里发出瘆人的大笑。二女儿走上前去狠狠朝我们那可怜的朋友脸上啐了一口痰。

      我们吓得全身筛糠似的颤抖。大女儿过来轻浮地抹了一下我的脸,得意地朝我挤了挤眼,嗲声嗲气地说:“小心肝儿,别怕,有我,谁也不能碰你!”哈哈哈……

      他们决定处决C,给我们点儿颜色看。二儿子把他带到院子里,C拼命挣扎哀求,身体蜷缩一团,抱头哀泣着。当着我们的面,二儿子斧子一挥,一下就将C的头砍了下来,脖腔里的血喷出老远。C的血淋淋的脸上,还圆睁着惊悚的眼睛,嘴巴半张着,似乎还在拼命呼救。我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等醒来时,我们发现被关在一间阴冷的地窖里。老鼠在四周吱吱叫着,窜来窜去。几个脏兮兮的盘里,盛着几块残剩的焦黑的骨肉,那是C的尸骨。

      大女儿端着烛台出现在地窖门口,然后把我带到一间草料间,她露着淫邪的笑,一件件脱去身上的衣服,雪白的身子一丝不挂,她挑逗地将丰满的乳房在我脸上摩擦着,热烘烘的体温让我窒息,在热胀狂热的刺激下,完全无法抑制地疯狂做爱,在癫狂中突破极限,江堤决口般爆发奔涌,大女儿发出狼嚎般吼叫……

      为了活下去,我竭尽全力讨好她。二女儿虽然嫉妒,但好像非常怕她姐姐,她只敢在她姐姐不在的时候,才挺着油胖的肚子,撅着肥大的屁股向我偷偷调情。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这家男人都出去了,大女儿也不知去了哪里。我假意亲近二女儿,博取她的欢心,在她意乱情迷时,趁机骗她说:“我的朋友还在地窖里,反正你父兄不在,让他们暂且出来透透气,要不他们很快就生病死掉了,病死多可惜,新鲜的才有用,不是吗?再说,我们的双手都牢牢绑着,跑也跑不掉的。”二女儿傻乎乎的,竟同意了,真的打开地窖,把伙伴们放了出来。我趁她不注意,一个箭步过去,用头狠狠撞击她的太阳穴,她闷声扑倒,随即昏死过去,我们彼此背对着将对方绳索解开,然后将胖姑娘掐死,一起将她推进地窖。

      处理完尸体,我们从屋中拿了把斧头和几根木棍,然后从大院稍稍溜出。才出院门,正撞见大女儿回来,险些撞个满怀,她惊叫一声,刚想转身跑开,我的一个伙伴迎面就是一斧,斧子作作实实地从头至颈劈开,顺势没入大女儿的胸腔,并划开了肚子,热腾腾冒着气的肠子脱垂出来。

      我们拼命奔跑,沿着唯一的一条山路。我们还记得来时路上不远应该是一个破败的临时木屋。我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见要接近木屋的时候,突然跑在前面的D立在那里不动了,同时我们几乎也同时绝望的看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一幕,那家大儿子正蹲在木屋前,翻着两只怪眼瞟着我们,阴险丑恶的脸抽动着,仿佛恶魔见到了祭祀的血物。他狞笑着站起身,拖着一条瘸腿,从身后拽出一张弓箭来,猛地一箭,射穿了伙伴D的脖子。我们惊恐万状,转身往回便跑。

      我们飞快跑回客栈,把院门用木头从里面牢牢顶住,想在里面据守。本打算从院里的柴堆转进屋里,没想到,小儿子从柴堆后面猛地跳了出来,用镰刀砍伤了B,我情急之下,一挥手抛出手中的斧子,正砍在小儿子脑门上,那小子应声倒下。一声呼哨,二儿子抢身破门而出,身后是老头子声嘶力竭的咒骂声。

      我慌不择路,一跃窜上高墙,顾不得墙顶上密布的铁丝网和荆棘枝,跳进墙外的庄院。正好落在几个废弃的黑乎乎的鸡舍棚上,里面同样黑洞洞的,我随即钻进去,隐约散布着许多空空如也的鸡笼。没时间多想,我团身将自己塞进一只狭小的鸡笼里。

      外面传来跑动的脚步声,然后听到东西被翻动和碰倒的声音。我的心突突跳个不停。响动越来越近,甚至听到气喘吁吁的呼气声,我要被发现了,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一线光线照了进来,笼子盖被掀开了,伴着一个粗吼的声音,头顶寒光一闪,眼前血光模糊,世间终于安静了……

      我终于从噩梦中惊醒。

    【审核人:雨祺】

      标题:诡异客栈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ushi/mrgs/2385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荆棘鸟 荆棘鸟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73篇
    • 获得积分:1652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